风雪中的冰冻和毒打――受迫害者自述(上)


【明慧网2003年8月1日】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曾经和其他同修一样走上了天安门证实大法。当我拉开真相横幅后,跑来几个恶警,一顿拳脚后就是电棒猛击我的头部,强行将我拖上警车。其中一个恶警手拉着我的外衣,反扭双手,另一个脚踩在我的头上、脸上、脖子上,将我打倒在地上,鼻子擦在地上,弄得我透不过气来。我高呼着“法轮大法好”,凛冽的寒风呼啸着,电棒击打着我的头部,我昏迷了。他们将我拖下警车,关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的铁笼子里,那里早已关满了几十个大法弟子,她们中有怀抱婴儿、被打得满脸是血的妇女,有被恶警打伤手臂的青年,有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有几岁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在集体背法,向恶警讲真相,他们无愧为伟大的修炼者。

接下来把我们拖到了看守所,那地方牢房狭小,没有棉被,零下二十几度,通铺上结满了冰,寒风吹得人浑身打抖。我们一连数天未合眼,未进水米。恶警一看集体绝食,气极败坏,把我拉出去进行第一次冰冻。地上一尺以上的冰层,天上白白的雪花下着,刮着寒风,恶警将我在这里冻了半天。然后把我拉到房间,身子背贴着墙,用皮鞋猛蹬我的小腹部,弄得我连续拉了几天的脓血,几个月后肚子上还留有恶警的深深脚印。接下来是灌食,她们将我强行放倒地上,背上垫上硬块,脚踩在我身上、腿上,反扭双手,用铁竿强行撬开牙齿灌食。再下来是电棒电头、脸等处,一看实在没办法,拖回号子。

两天后,第二轮更加残酷的冰冻又来了。恶警们利用吸毒的女犯人(给犯人以小利)把我们号子里的同修一个个地轮番带到狭长的冰天雪地的过道里(实际上是常年见不到阳光的空场地,冰柱一尺多长,挂满了过道的屋檐。冷风吹得人皮肤发紫,我们中有七十古稀之年的老人,有年轻的姑娘,有的姑娘正在经期,鲜血沿着裤腿流下来,邪恶的犯人全然不顾。她们将我们一个个扒光衣服、鞋袜,赤着脚站在雪地上,弯腰屈腿,做喷气式,稍有做不好的她们就用皮鞭抽。脚上是一尺以上的冰层,头上下着雪,刮着呼呼的北风。有一个七旬老人被她们推到了直径一米以上的下水道洞边,她们还要打,继续推,差点将老人推下洞去。折磨了二个多小时,穿着皮鞋、皮衣、皮帽的打手也实在承受不住这寒冷,才将我们放回来。接着是电刑,再下来就是强行灌食(灌食是将人强行放倒,用一米长以上的粗塑料管直接从口里通胃里,弄不好,刺破食道,更是苦不堪言)。又被折磨了两小时后,我们已经精疲力尽,浑身打抖,上下牙床直嗑。连续七、八天的绝食,不准睡眠,再加上惨无人道的折磨,我已经无力说话,人已脱了原形,心动过速。恶人害怕我因心动过速死亡她们担责任,才释放了我。

我是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为了还我师父清白,只是说了一句心里话,她们就下此毒手,她们的人性何在?人民养活她们,她们放着吃喝嫖赌的坏人不管,却来对付我们这些赤手空拳的年迈老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天理何在?!

这是我一个修炼者的亲身经历,讲述出来希望善良的人们都来认清这场恶毒镇压迫害的真相。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