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的程度 过程与结果


【明慧网2003年8月10日】曾经有同修在交流时提出一个问题,说自己的脚流脓淌水几年了,一开始以为是消业的反映不当回事,“7.20”以后这种状态仍然持续,就发正念,也不见好转,很困惑。许多被关在劳教所里的同修不怎么发正念,认为没用,或者消极地认为该承受的只能承受,有些则只在有具体目标时才发正念。有许多没有失去自由的同修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表现在身体出现不适,或在证实法的路上,在讲清真象过程中,在家庭中、在社会上遇到各种干扰、魔难,发正念不见效果。甚至包括正念清除邪恶,有的同修认为全世界大法弟子到整点就发正念清理控制首恶的烂鬼都好几年了,邪恶还在蹦跶,有一种困惑、失望、沮丧的感觉。其实这些都和自己信大法信到什么程度有关,是自己受人心和外在事物左右的表现,是我们需要修去而未修去的心在作怪。借个还不算那么恰当的例子说,当年愚公移山,就是因为坚信,才做到不受智叟嘲讽、表面进度缓慢的影响,持之以恒地做自己该做的事,结果感动了天神,达成了功果。我们大法弟子今天说发正念、正念正行,也不是想当然的、或者自我标榜就算数的,也不是说给别人听的,而是要修到那儿,要真做到才能行。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都知道遇到问题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向内找、同时发正念。可是向内找时不是注重是否找到了自己的心结,发正念时不是注重自己是否心态纯净,而是一味的注重发正念的结果,注重事情是否按照自己期望的结果得到了解决。如果没有解决就有些灰心失望,时间拖得长一些甚至开始怀疑法的威力。

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

其实根本执著不去的学员,对修炼之内涵的理解也都存在着根本的不足,比如其中很多人内心深处是希望通过修炼而使自己在世间的生活更幸福美满,也就是说基点在做人而不是彻底返本归真,有的可能把世间的所谓现实看得比师父在法中指出的修炼前景更实在、更真实;有的虽然信师父,可那个信是有条件的,条件是自己能理解能接受的才信,超出了自己知识面和思想水平的就不真信了,就不能放下心地按法的那部分要求去做了,要按自己人中的思想和方法去做了。那么依照旧势力的本性,它们能不针对此致命弱点下手吗?这也是邪恶一再组织洗脑(因为它们看到有希望)、很多人本不想放弃修炼却多次在邪恶面前屈服、背叛大法的主要原因。

修炼是信在先的,面对大法和师父却只有打折扣的信仰,即使每天在读法炼动作,也无法看到法中更博大的内涵,无法从法中看到比世间的表象更现实、更真实不虚、更能持久的一切。这不是法不想给你,而是你自己不愿意、不敢把自己完全交给法,交给比世间父母更关注你、给了你真正生命的神。说到底,还是信与不信的问题。神看到、知道和能做到的永远不是人所能想象的,包括修炼中的人。如果你真的放下一切杂念,就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无论自己觉得自己能力大小,都纯纯净净地一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坚持每天发好正念,同时遇事静下心来向内找并及时纠正自己,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无所求而自得,就会看到大法威力通过你在世间的展现,也就是说,你就能在这方面起到证实大法的作用。

师父在《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那么作为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的正神,特别是今天的正法弟子被赋予了神圣的历史使命与责任,要清醒的认识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对于不正的因素,如果它们破坏正法,那就用正念彻底清理铲除。当有迫害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时,我们不是觉得自己活得不自在了而用发正念来解除自己的痛苦,发正念不是为了让自己过得舒服、没有魔难,也就是说基点不是自私为我的,而是有破坏正法的事情出现时,就一定有邪恶因素的存在,我们不去清理它,它不但迫害你,也会干扰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正的生命理应为了众生和宇宙的安全清理一切不正的因素,“无求而自得”的法理师父早就明示过。

作为大法弟子,要在一点一滴中重视自己心性的升华,那是修炼中最本质的东西。因此正法的路走的正不正,取决于大法弟子的心,也就是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你的心是怎样摆放的,心的基点摆在哪里。同样是发正念,人间的表面形式是一样的,由于“心”摆放的基点不同,往往结果也不同。为什么有的同修正念的威力就强,有的同修正念的威力就展现不出来,关键是那颗心。

师父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2)“当然了有的时候你们说我也努力了还不行,那么你的努力是不是单单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努力的呢?你真的是修炼状态到那儿了吗?”(3)“还有我们许多学员哪,在思想中顾及的很多问题啊,这些事那些事的,其实一想就已经是掉了境界了。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用管。”(1)“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4)

有的同修身体不舒服了,今天发完正念后看看效果如何,明天发完正念后再看看。师父在国外讲法时曾经讲过有的大法学员身体出现病态,他不吃药,还告诉别人不吃药,可是他却出现了问题,有的学员不明白为什么,其实他有一个侥幸心理,我有病了不吃药,师父就能把我的病拿下去,他还是把它当成病了。他不吃药的目的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就像人有病了吃药的目的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一样,在这个问题上他还是个人。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有这样两段讲法:

“ 问:弟子长期受病业的干扰,特别是在炼静功、发正念时,我意念思想集中时特别厉害,有时会呼吸困难、疼痛。

  师:师父讲法不能针对个人讲,我也不完全针对你的情况去讲。我们有些学员是出现过不对劲的情况,但是我告诉大家,多数都是两种原因。一个是新学员,你修炼的那段过程和你证实法的这段过程是溶在一起了,要你撵上来嘛,所以个人修炼是伴随着做证实法同时进行的。再一个呢就是被干扰。被干扰,你不能老是觉得谁干扰了我要消灭它、谁干扰了都不行。(众笑)可是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什么干扰你?为什么能够干扰得了你?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执著?放不下的?为什么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这儿,它才能钻了空子!你不是有师父管吗?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何况你们修炼的人呢?还有个别学员真的得了不治之症,大家想一想,有多少学法前的重病人及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学了大法都好了,而为什么有一些学员反而不行了呢?难道大法对众生有分别吗?我这个当师父的对学员不同吗?我真的要问一问你们:你是在真修吗?你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吗?!在讲清真象中是以对迫害法轮功不满那种常人心在做,还是真正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证实法、救度着众生?旧势力是安排了一些人进来,为什么多数都能行了,而为什么自己就不行?我的法不是讲给你的吗?!

  出问题的时候啊,感觉不对的时候啊,一定要看自己!看看自己哪儿错了被邪恶钻空子了。错了就应该认识到了,就应该做好。你们别忘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你们是来证实法的!修炼苦,证实大法中邪恶更邪恶呀,能走过来的,就一定是众生之王。”

“ 问:有几个弟子遭受非常大的病业魔难,相当长时间了。可不可以集体发正念帮助?

  师:当然可以,我上回已经谈到过这个问题了。但是有些学员,要从自己内心上讲,觉得自己到底做得怎么样?作为正法时期这么伟大的一个生命,你到底做得怎么样?也不要一出现问题就说“大法弟子怎么出现这个事啊”。

  长期以来啊,有一些学员就是有那根本的执著不去啊!堆积到最后了,过不去了,难就大了。出现问题哪,不是从心性上去找,不是从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这事放下、从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过来,而是针对这件事情:哎呀我这件事怎么还不过去啊?我今天做得好一点应该好一点啊,我明天做得更好一点应该更好一点呀!他老是放不下这件事情,看上去还好象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为它而做好!你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应该去做的那样做的!”

  “其实很多学员哪,那么长时间了,尤其从99年7.20以后走过来之后呀,很多问题真的应该从根本上好好看一看了,应该冷静下来了,真正地思考思考。你不要觉得我是大法弟子了,就什么都不应该有了,有就是不对的;也不要觉得别人怎么样你就应该怎么样。每个人的情况是不同的,关键是你们自己到底做得怎么样。整天那思想中执著的都是常人的东西,甚至被情困扰得颠三倒四的,来了魔难你就说‘我大法弟子长期遭受魔难’。(众笑)唉,所以有的时候师父说重了不好,说轻了又不想去悟。快结束啦,你们得想想自己了,时间不等人哪!”

我们在正法的路上遇到的很多具体问题,都应该用师父的法理要求自己的思想和言行。例如有的同修在讲真象过程中,总是注意看对方的态度是否转变了,有的同修遇到愿意听他讲真象的世人就心情愉快的多讲一些,遇到对方提出些反对意见或提出些疑问,心里就不舒服了,就不愿意讲了;如果对方提出的疑问苛刻一些,心里就将这个生命列到不能救度的行列中去了。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努力提高自己慈悲心的容量,没有从内心深处发出那一念:比不明真象的生命更珍惜他们的生命。其实,一个生命慈悲的容量有多大就能包容多少生命。

有一些同修在家庭矛盾中也摆不正自己的心态,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后也不见家人转变态度,就有了心灰意冷的感觉,心想:他有他的人生目标,我有我的生命选择。师父讲过“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如果你真的那么纯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在你的场中熔化。

有一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采用各种方式抵制邪恶的迫害,有的同修能够在正念正行下闯出魔窟,有的同修却不能。当然存在一些复杂的、我们意识不到的因素。但是有一部分同修抵制迫害的目的就是为了出去。“在神的眼里,旧势力的安排也是这样,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真能放得下的时候,情况就是不一样。”,“明慧网登一篇文章,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得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因为它们想:我转化不了她,还影响一大片,它们还拿不到奖金。没有办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儿留啊?没有办法,送回家去了。”“看上去表面好象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而且目前邪恶数量相当少了,越消灭它们就越少。”(5)这名大法弟子之所以能够闯出魔窟,是因为在她在任何环境下都是以正法弟子的心态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正见网上有一个故事:兄弟三人被一高僧收养,长大后,高僧给兄弟三人每人一个金碗、一支笔、一卷经书。要求他们将舌头咬破将血滴入金碗,用笔沾血抄经书,抄满一百天师父就接他们圆满。第一个兄弟抄了几天就大骂师父抱着金碗和门外等着他的美女离去了,结果一场风沙下了无生之门。第二个兄弟抄了一百天,见师父没来接他,也愤然离去,结果可想而知;第三个兄弟一直在抄经书,第101天的早晨师父来接他了,他成为了某个世界的王,用慈悲来善化他世界中的众生。这个故事说明了几个问题:第一个兄弟从根子上就没有对师父的正信,自然不会坚持下去。这和一些“7.20”之前为了强身健体只注重练动作,仅将真善忍作为常人生活的准则的练功人的心性表现极其相似。结果“7.20”一开始就放弃了,错过了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第二个兄弟为什么坚持了一百天却没有成功,看起来只有一步之遥,其实“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因为他带着一个有求之心在抄法,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等着师父来接他,把心思都用在他所追求的结果上了。

这和上文举的例子很相似,人的表面上也按照师父的法的要求去做,一出现问题,首先意识到是旧势力的安排,因为是对正法的破坏,接下来向内找、发正念,好像公式一样,每个能跟上正法进程的大法弟子都是一个模子的做法,但是在心性上却差之千里。有的同修身体不舒服了,出现亲人反对的情况或者被邪恶抓捕时,心里想着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要全盘否定,我有什么什么心还没有放下,我有心也不允许邪恶干扰,于是向内找、发正念。但是心里总是放不下这件事情,觉得自己按照师父讲的法的要求去做了,这个问题总该解决了吧?结果今天发完正念看看不见效,明天发完正念看看结果不见好转,天长日久,开始对自己灰心失望,最严重的埋怨起师父来了,觉得师父没有教他点绝招。其实这种行为就是将心思用到了他所追求的结果上了,没有扎扎实实要求自己心性的提高,想用大法超常的一面解决自己所遇到的问题。大法超常一面的展现是修炼人的心性达到了那一境界的位置,法的威力的自然展现,不是求来的。

第三个兄弟为什么最后功成圆满了呢?他抄经书,不是看第一百天的结果,不是心里总想着:坚持住,还差××天师父就来接我了!他的心完完全全在法上了,别说坚持一百天,就是一千天、一万天,他也能坚持下去,他真正做到了“做而不求”。为什么有的同修在魔难面前表现的那么坦然不动呢?我认识一个同修,从小在家里娇生惯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就连吃苹果都要母亲削好了皮送到手上,可是在证实法的路上,他所遇到的险恶环境,他所遭受的迫害也是十分残酷的。有的同修认为他承受力大,非一般人所能相比的,其实他的心根本不在其中,他根本不觉得苦,他所做的一切没有为私为己的任何因素,真正达到了无为才出现那种状态的。

“在常人这边表现得越平常的东西,可能在你们看不见的、在你们所修炼的这个境界中表现得却是真的轰轰烈烈的”。(6)也许你没有在人间表现形式上为正法做出什么特殊贡献,没有太多轰轰烈烈的壮举(面对有形的邪恶疯狂迫害时如何金刚不动,面对各种酷刑折磨如何坦然面对)但是你的这条纯正的证实大法之路将成为未来生命在这一问题上的参照,修炼不就是修这颗心、这一念吗?所以我觉得作为大法弟子,不要过于注重人间表面形式所体现出来的结果,多看看自己的心在这个过程中归正了多少。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引号处内容摘自:

1:《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2:《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3:《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5:《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6:《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