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魔难心志坚 正念正行证实法


【明慧网2003年8月1日】1996年石坚(化名)有缘喜得大法,他如饥似渴地读着《转法轮》这本宝书,知道人活着的真正意义、知道这是万古难寻的宇宙大法。得法后他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身心很快得到了净化,身体健康了、道德升华了。

去中央电视台上访

1999年7月初我们听说中央电视台要播放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电视节目,周围同修们纷纷自发地给中央电视台写信、发电报,用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亲身感受,讲述法轮大法是对任何人、社会、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诬蔑善良就是对邪恶的纵容,所以我们要阻止播放对人民有害的节目。石坚想,写信、发电报不如面对面讲,他决定亲自去中央电视台讲明法轮功的真象。

1999年7月13日石坚到了北京,先去了北京的燕京饭店的炼功点,那里空气已很紧张。他看到有几个人坐在车里在监视炼功点,说明它们在7.20之前就已经着手要迫害法轮功了。他问了功友去中央电视台的路,然后来到了中央电视台门口,各种原因上访的百姓很多不让进,一打听才知道不少同修已来过。有人专门“接待”法轮功学员,石坚被带到一个屋里,一名女工作人员凶恶地问:“什么事?”他说明了来意,这时又过来一个男子,问:“你干什么来了?” 石坚答:“听说中央电视台要播放诬蔑法轮功师父、诬蔑法轮功的电视节目,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这样的节目不能播。” 那人恶狠狠地说:“播能怎么样,就播。”他说:“不许播!”他俩僵持了半天。石坚平时是个不爱言语的人,在关键时刻他以一个大法弟子的正气,抑制了那帮人的嚣张气焰,他们只得给了他一张纸让他想写什么就写上面,还说保证给反映上去。石坚写了来中央电视台的目的,然后就回家了。然而大陆百姓这样的自发地对“真、善、忍”的维护却成了所谓围攻中央电视台的“罪证”。

去北京信访办上访

谁知“风云突变天欲坠”(《心自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修炼群众进行疯狂的镇压。1999年10月石坚听说镇压又要升级,他就和另一同修10月25日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向政府反映大法是利国利民的、对社会和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是被诬陷的。他们刚到信访办就被扣押,又被押送到驻京办事处,后被当地公安局带回关押。他们提审他时问他×××进京上访的路费是不是他给的,哪来的?(同修进京上访没钱,他把平时省吃俭用省下的钱给了同修,那位同修被公安抓捕时给他说了出来。)他说:“是我平时自己攒的钱。”恶警就开始毒打他,恶警们打累了就说:“你随便编一个人吧,没有这个人也行。”他想:我信仰“真、善、忍”哪能说假话呢?如果编了个人他们就会诬蔑法轮功是有组织的,上边给拿的钱上北京,用心多险恶呀!他识破邪恶的诡计,坚定地回答:“不能编!”恶警凶狠地打他无数耳光,他还是不编。恶警就用子弹放入他五指中间勒他双手,用几根香烟捆在一起点燃按着他的头熏呛他,他痛苦地大喊。就是这样他也坚定不屈。最后恶警把他关进了看守所关押、折磨近两个月,还勒索他亲属8000元钱。

开法会遭绑架,绝不能出卖同修

2000年5月石坚因在同修家开法会被恶警绑架到佳木斯市看守所,他绝食、绝水9天抗议迫害,9天后被无条件释放。

2000年6月2日为了同修都能够在法上提高上来,他们又召开了几十人的法会,再遭绑架被关押在市看守所,他马上绝食绝水抵制迫害。第一天分局提外审时,问他谁通知的开法会,他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出卖同修。他不说,恶警就让他坐“老虎凳”,凶狠地打他。第二天恶警又把他提出夜审,追问他是谁组织的法会,他还是不说。恶警就把他的手反背铐用木棒别住手铐让他处于蹶势后,把他的裤子扒掉,用橡皮筋弹抽他小便处、用木棍狠打小腿骨、在电暖风上放烟头熏呛他、用特制的锤子把他胸部垫上纸猛击(这样即使内脏被打坏外表却没有伤痕)。就这样恶徒毫无人性地折磨了他一夜,他也没说出一个同修。2000年7月非法判了他3年劳教,关押到劳教所。

正念正行 脱离劳教所的监控

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劳动、不准炼功、不准学法,有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到期恶警也不放人,还给无理加期3个月。法轮功学员找一名恶警队长说理,恶警扬言:“上边有文件不放人,有能耐你去自杀、绝食、逃跑,随便啊!” 石坚和其他几位同修悟到不能在劳教所里受迫害,我们是大法一粒子,迫害我们就是迫害大法,这里不是我们修炼的环境,应该出去救度众生、助师正法。就这一念,“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劳教所里从来不停电,一天晚上突然停电了,他们十几位同修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冲出了魔窟,汇入了正法洪流。

正念显神通

2002年除夕夜石坚和同修出去做真象资料被恶警跟踪抓捕。他马上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心性上有漏的地方后,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企图迫害他的一切邪恶,并请师父加持离开派出所。趁恶警上厕所,他戴着手铐冲向门口,推了两下玻璃门锁着,这时他感觉恶警已到身后,当时他用手铐轻轻碰一下门玻璃、人下意识地向外走,人就出去了。到了几米以外的马路上,而玻璃却在身后碎了,身上没有一处划伤。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他正念走脱。

“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2002年9月5日由于别人的出卖,石坚被跟踪,在打电话时被恶警抓捕。他坚决不配合邪恶,大喊“法轮大法好!”5、6个恶警把他绑上抬到警车里,周围围观的人很多,恶警用胶带封他的嘴不让他喊。这时师父的讲法出现在他的脑中:“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他想不管遭受怎样的迫害也不能配合邪恶。一拿下胶带他就喊:“法轮大法好!”提审他时他也喊,恶警就打他,喊一句打他一下,后来他们打累了就不打了。7个保安轮流用树条专门抽他的脸,树条抽碎了换新的接着抽,这样抽了他12个小时,把他的脸抽的面目皆非,没一块好地方。审问了他10天10夜也没他从嘴里抠出一个字。后来他们找来一个所谓“全国十大预审员”之一的人来提审他,他已不能走路、不能说话、不能睁眼了,他想我死也不说一个违背大法的字、出卖同修的字,最后恶警也没能从他嘴里抠出一个字。

他被抓后一直绝食抗议,恶警给他强行灌食的食管给他一直插了5天5夜。他被折磨得昏迷不醒,保安就用针扎他的脚、用打火机烧他的手。在2002年10月末,他绝食近2个月时被转回看守所继续迫害。它们天天给他强行灌食插鼻管50多天,锁在铁椅子地环上5天5夜,后把他押到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他被关进了小号,双手给固定到地环上7天7夜,管教凶狠地踢他,他昏倒了才把他放到床上。这时他已起不来了,连续绝食快3个月了。恶警叫两个犯人24小时看着他,那样了还不放过他,还天天强行给他灌食,又送入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医生给他检查身体时,要抽4ml的血用于化验都抽不出来了,做心电图的仪器吸盘不能吸住他身体,这时他只呼气没有吸气。管教们交头接耳小声说:“他不行了,就这几天了。”当时他已连续绝食近5个月了,被折磨得已无人样了,瘦得剩一把骨头,不能说话。恶警看他不行了怕死在劳教所里担责任,就找到他的亲属逼他的亲属把他接回家了。

在这次关押他的5个月多里他一直绝食抗议、没回答邪恶一个问题、只喊了“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