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劳教所用以进行信仰迫害和精神折磨的七种常见酷刑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人的任何一种姿势,不管多舒服的姿势,如果让你保持时间长了都是一种巨大的痛苦。在劳教所恶警们用罚站、罚坐、长时间铐在床上躺卧、军蹲、强制跑步、盛夏关在开水房等各种方式体罚法轮功学员。恶警所用的一切体罚手段是要超越人的承受力极限,以摧垮人的意志,所以无所不用其极。受到长时间体罚、剥夺睡眠、打骂恐吓等精神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常呈现出头发变白、体重严重减轻、肢体肿痛、肢体功能受损、精神抑郁、记忆力减弱等症状。更主要的是,酷刑留下的伤痕和疼痛将随着时间渐渐愈合,但思想和精神酷刑留下的烙印常常能伤害人一生。

为了让人屈服、为了对人实行精神控制,为了彻底剥夺人因为有道德和精神信仰才拥有的作为人的信心和尊严,江泽民及其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全国性犯罪组织610办公室采取了数十种软硬洗脑手段。以下是610控制下的在北京的劳教所、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信仰迫害和精神折磨的七种常见酷刑。如果是大陆其他地方(外地),则更加无法无天。

罚站:
被罚站者通常要一动不动地站很长时间,不得有任何动作。军训过的人都知道,士兵站岗时,要把重心放在前脚掌,因为足跟部的神经压迫时间长了很容易晕倒。爱尔兰法轮功学员赵明曾在新安劳教所里被恶警逼每天站二十来个小时,手、小臂、脚和小腿全都肿了,脚肿得感觉鞋越来越小,足底的神经从脚跟到脚掌都极其痛苦。

罚坐:
曾有一段时间,恶警对我们进行洗脑,用一帮流氓看着我们坐着,听它们歪理邪说的录音,每天除了限定的上厕所、吃饭外,要坐十五、六个小时,不许动,一动旁边警察指使的流氓就大打出手。长期这样坐着的结果是臀部和腰都剧痛。

在团河劳教所五大队,法轮功学员刘永平也曾受到这种体罚,而且他还被警察派来的劳教犯用塑料凳毒打,最后凳子都打碎了。

罚“飞”:
被罚者双腿直立,弯腰低头头向下,双手向身后伸出,直至手臂直立,指尖向上。此姿势时间稍长,即感到头晕目眩,腿软腰酸手臂痛。同时,呼吸急促,汗如雨下。

长时间铐在床上躺卧:
躺着看似省力,可是恶警把有的学员手脚绑或铐在床上,整月不让你起来,最后就是生褥疮,任何一块沾床的皮肤都痛苦无比。胳膊保持张开的姿势被铐在床上时间长了也是痛苦不堪。

罚蹲:
有双腿蹲和军蹲两种。双腿蹲:有时还要求双手抱头,将两肘收于两大腿内侧。蹲时腿脚酸麻、腰部疼痛,随时间的增加而愈发痛苦。军蹲:最邪的一种体罚还是军蹲,劳教所恶警经常用这种姿势长时间体罚法轮功学员。这是军队士兵队列训练里面的一种暂时性姿势,就是两脚前后间隔半步蹲下,后脚只前脚掌沾地,又承担主要重量,一般人只要蹲几分钟脚就很疼了,时间一长后脚和小腿极其痛苦,直至完全失去知觉。

赵明在新安劳教所期间,有一阵恶警找一些少年劳教犯按着他军蹲,一只脚失去知觉了再交换前后脚接着蹲,一天十来个小时,最后两脚的脚掌都剧痛无比,象脚的骨头直接站在地上。

罚跑:
团河劳教所恶警还逼法轮功学员跑步,跑不动,用人推着跑,有的推着也跑不动了,甚至用人拖着两脚跑,拖得衣服在地上磨烂了。

电击:
一般的电棍几万伏。连续放电时,发出蓝光,伴随着刺耳的啪啪声。电在人身上就象火烧一样,又象被蛇咬。每放电一下,就象被蛇咬一口一样痛。被电过的皮肤会变红、破损、被烧焦、流脓等。更高功率和电压的电棍更加凶猛,电在头上就如同用锤子砸头一样。按照安全使用电棍的规定,是不允许使用电棍电击人头部、胸部、脸部、器官和下身等处的,而劳教所里的恶警专门电人的头部、胸部和下身等。为避免被电击者反抗,通常先要把他捆绑起来,或者铐起来。普通人被一根电棍电一两下就会放弃反抗,而恶警对待法轮功学员时,就是以折磨为目的,经常使用10根或更多电棍同时施暴,甚至专门电击头、胸和其它敏感部位,而且电击的时间非常长。

灌食:
医学上对于需灌食的人采用“鼻饲”的方式,即从鼻孔伸入一条管子,通过咽喉部位的食道进入胃部。可是劳教所的恶警为达到迫害的目的,即使在鼻饲灌食时也要对绝食者进行折磨。比如管子上不涂润滑油或润滑粉,并在从鼻腔进入食道的过程中,故意反复抽送皮管,使绝食者的鼻腔极其疼痛,同时恶心、呕吐、剧烈咳嗽。每次灌食结束后管子上面沾满血迹。可是劳教所恶警还经常采用非法的直接灌食的方式,即把绝食者捆绑起来,让几个其他的劳教人员使用暴力撬开绝食者的嘴,并授意其故意用铁勺等硬物损伤绝食者的嘴部和牙齿等。这种野蛮的灌食方式,很容易将水、食物等强行灌入气管,造成肺部损伤,甚至出现生命危险。

许多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活活灌死的。其中2000年2月11日山东29岁的工厂工程师刘绪国(男)因山东省济宁某劳教所警察对他强迫插管时所造成的肺部损伤而死亡。2000年5月17日44岁的北京法轮功学员梅玉兰(女)在北京市朝阳看守所经一名在押犯人粗暴灌食浓盐水和豆奶后,经历五天难忍的头痛、吐血等折磨,于23日去世。这是经海外媒体最早披露出的两例灌食致死案例。陈刚本人也曾被北京的劳教所以灌食为名进行折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