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经历中的神奇 修炼因素大家悟


【明慧网2003年8月12日】去年1月5日,一学员发真象资料被抓,两三天后在迫害下供出了与其同住一小区的A同修,当时警察便进入该小区对A同修进行秘密监视。这样,和A同修住一起的另4位大法弟子也被暴露。

就在A同修和另一位同修到我家及和我们同住一小区的B同修家取资料时,被恶警跟踪,这样我们全被暴露。

A同修去B同修住处时,恶警在B同修家对面的楼上安了摄像机进行监视,整个过程都被摄了下来。A同修从B同修家出来到我家时,恶警用对讲机向上级汇报:“她们又去了X号楼X单元了”(A同修从劳教所出来后我们才知道)。

这样,恶警秘密监视我们三套房子约三四天后,1月12日晚9点便动手了。当时出动了近20名警力,领头拿着枪,气势汹汹,B同修不开门,恶警撬门而入,在B同修住处的4名同修全被绑架。而A同修处,恶警先让收水电费的人借收费的名义确认5位同修全在后,便破门而入,这样共9名同修被绑架,损失真象光盘200~300张,真象资料上千页。当时恶警把9名同修全部用黑布蒙上眼睛,双手用绳子从背后反绑着。绑架到派出所后被关在铁笼子里连夜审问。

当时我们住处没有任何动静,我们也全然不知。

1月14日我们住处的C同修去找B同修一块做真象时发现B同修家的门被撬过,屋里有陌生人在说话,当时就警觉了,立刻返回。回来后大家觉得先不要猜测B同修那里的情况,大家静下心来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一起发正念近30分钟,感到了强大的能量场。后来联系不上B同修及她家住的其他同修,证实她们出事了。1月15日我下班后,我和妻子及C同修切磋后,大家谈到我们是否应该考虑搬家,于是当晚我和妻子去看房子(由于价钱太贵当时没定),在楼下发现有保安监视。

找房子回来后,我担心A同修来B同修家被邪恶撞上,便急呼了几遍A同修想告诉她们不要到B同修家了(当时不知道A同修也被绑架)。

A同修没有给我回话,我心里很不踏实,后又去A同修住处想告诉她们B同修的情况,此时已是晚上10点。我敲门,里边的人问我是谁,我说找A同修,里边的人不给开门,后来我又提了该住处的其他同修,还是不开门,我说我是小X,里边的人仍不开门,并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到最大。我当时以为A同修太怕,故意不给开门,这样双方对峙了约10分钟后,里边的人说你明天早晨来,我们给你开门。(后来得知里边住的是蹲坑儿的,想抓捕其他同修)一看这种情况我就走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是师父的保护,使邪恶象吃了迷魂药一样,里边的人象乱了营似的,敲了十几分钟门竟不敢开。

我回来后心里还有些委屈,觉得A同修的房子都是我同事帮找的,对我还不放心,我去都不给开门。结果当晚我做了一个很真切的梦,梦到A同修泪流满面地告诉我,情况不是那样啊,不是我们不给你开门。梦醒后,我感到有些不妙,心想A同修不至于不给我开门,那屋里究竟住的什么人呢?

1月16日我们决定搬家(恰巧房子也到期了),把东西都收拾好了,结果没找到房子,先前看的房子已被别人订走了。于是第二天我请假又找房子,依然没找到。在这过程中大家心态很好,坚持学法、发正念,于是我们想:难道不该搬家?既然没找到房子,那我们就不搬了。

我下午照样上班去。就在我上班的路上,另一同修呼我,说已帮我们找到了房子并交了定金,下午就可以搬家。于是我打道回府,并在路上就约好了搬家公司,让他们下午两点钟来搬家。结果等到两点半搬家公司的车还没到,我每次打电话对方都说马上就到,就这样我们一共打了七次电话催搬家公司,对方三点半才来了,晚了一个半小时。并且来的不是我约好的搬家公司,而是另一家搬家公司的车。我当时没做到用修炼人的心态想问题,心里还很生气,质问搬家公司的人:约你们两点钟来,怎么三点半才来,约的是XX搬家,怎么来的是你们搬家公司?对方一再说你们放心吧。我说:“你们这样,真叫人不放心。”对方还是说:“放心吧,放心吧!”就这样我们很快便搬走了。

事后一被抓的同修正念闯出后,我们才知道,原来从她们出事当天到我们搬家那天,我们家全部在被监视中。就在我们搬家那天,这位同修在看守所被提审时,负责盯梢的派出所打电话请示看守所这边问监视我们的人是否撤?看守所这边似乎同意暂时撤离。同修出来后我们一核时间恰好是搬家公司晚点的那段时间,监视的人刚撤走;如果搬家公司按点来,当时都是有危险的。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给我们化开了一难又一难……

这一切的发生,当时表面是平平静静的,我们也是事后才知道。A同修被抓后,房主在半夜就打电话给我单位的同事(是我同事帮A找的房子)问她介绍住房的是些什么人,他报名是房主里边的人也不给开门。同事告知我这些后,我才感觉A可能出事了,当时想万一通过房主和我同事找到我怎么办?因出事前(后证实是出事当天)她们还从我这里拿了不少真象资料呢,转念一想,有师在,有法在,我还得堂堂正正上班,不能受这些干扰。

另外B同修被抓当天,我去过B家两次(当时邪恶已全面部署),一次是下午去送真象资料,另一次是晚8点钟去送她们缺的经文。而这一切均在被监视中。那时恶人对我们家的楼号及其他情况已有一些掌握,在她们被绑架后,恶警连夜提审问X号楼X层(指我们家)是不是还有几名大法弟子,同修们坚决抵制邪恶,后陆续被分别关在看守所、郊区私人住宅及一单位地下招待所审讯,并在审讯中又多次问我们的情况……

现在回想整个过程,真是捏一把冷汗,因为当时有很多同修在我们家住过(包括出卖A同修的那个人及被绑架的9名同修中有7名在我们家住过)。在恶警基本掌握我们的情况、并从A、B同修处抄出各种真象资料的情况下,我们能安然无恙地搬离住地,确实是大法威力的体现。

有时大家交流的时候,同修不经意地说:“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就行了,邪恶根本动不了我们。”通过这次经历后,我认识到,很多时候不是光靠我们正念正行就行的,我们在正法中正念正行是不错的,但最主要还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就像我们的这次搬家经历,完全是大法法力的体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