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恶人的迫害也是在挽救他们


【明慧网2003年8月13日】在一次转监狱的路上,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在警车中开了一个小型的心得交流会,因为大家已经好几个月没见面了,都想谈一谈近一段时间各人的情况和体会。虽然警察在前面的驾驶室里威胁我们不要说话,并把音乐放得很大声,但我们还是谈我们的。

有个学员对我说,有一次她们号房的几名大法学员集体炼功学法,警察进来要打她们。她以前从来没被人打过,当警察吆喝着脏话过来要打她时,她的怕心一下子就起来了。警察就打了她;但真打上了,她又不怕了,她马上对警察说:“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我们是好人,你们不能打我们。”警察听了后就不敢再打她了。

我知道她这样做是对的,我们都应该用各种善的、非暴力的方式去制止邪恶的迫害,不管这个警察是打我或者是打其他的学员被我看到了,我都要去制止。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最近我学了师父二零零二年三月《北美巡回讲法》的经文后我才明白。

师父说:『中国国内有些学员有时做得不是太好,当他们被抓去迫害的时候,那些恶警在打他们时,打得很厉害。可是,那个时候有的学员,正念是不足的,所以遭受的迫害就更加严重。邪恶在打他的时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没有想到,我求救师父帮助。有的求救师父的时候也带着强烈的怕心。很多当被打得很痛的时候嘴里却在喊:“妈呀!妈呀!”完全把这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了。那么这个时候我去保护他,这些旧势力它就不干了,因为它在维护着旧的宇宙的理。它认为那是宇宙的唯一理,新宇宙它看不到。它就要说:“这是你弟子吗?你看他把你当师父了吗?他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了吗?他有正念吗?他放下生死了吗?他做到金刚不动了吗?”这个时候师父真的被它们指责得无话可说呀。当然了,一时一世的表现不能说他就不是我弟子了,它们也懂,它们就会说:“我们打他的目的就是要把他正念打出来。你看他连你都不认嘛。他也不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 』

因为这个学员不仅不怕了,她还说自己是法轮功学员,等于说是师父的弟子,那些恶警还怎么敢打她呢?师父说:“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北美巡回讲法》)

我曾经被转了好几个看守所和监狱,遇到了很多的警察和在押犯人,每当恶警或在恶警唆使下的犯人要打我时,我都这样想:我不能让这些无知的生命犯下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我必须得制止他们的迫害,使他们免于遭淘汰。每当我动了这一念时,我都能用各种非暴力的方式制止他们的迫害。所以从我被抓进去到出监狱的这几年,没有哪个警察或犯人敢动我一下的。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在这场迫害刚开始的时候,有个别学员在上访的过程中,警察打他的时候还给警察说谢谢。我不认为这样做是对的。师父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转法轮》)。如果我们能从法上去认识法:那些恶警打大法弟子,犯下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罪。不仅这个生命将来要被淘汰掉,与它相对应的宇宙体系的很多生命也要被淘汰掉。这可是比杀人放火还要严重的事情啊!我们怎能看着不管呢。给它说谢谢不就是等于认同了迫害了吗?!能这样做吗?

所以我认为不管是在国内或国外,我们在证实法,讲真象的活动中如果有警察或国外的一些亲共团体的人渣来搞破坏打人的时候,我们在场的学员都应该去制止(当然修炼人不能使用暴力),如果正念很强的话我们发正念都能把这些坏人定住。制止邪恶的迫害其实也是慈悲众生,救度众生的行为体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