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绳致昏死后用水浇醒──秦皇岛610歹徒和恶警对我的刑讯逼供

【明慧网2003年8月13日】我于1998年6月得法,大法使我身心发生了很大变化,远离了病痛之苦。可是7.20以后,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失去理智的迫害中,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2001年7月15日,秦皇岛610歹徒及恶警徐英斌带7、8个人抄我家,然后把我和妻子及另一个同修和她2岁的孩子一起抓到秦皇岛公安交通分局,家中只剩下未成年的女儿。邪恶之徒将我关进了铁笼子里。晚上9点多又把我带到审讯室,许多大法弟子在这里遭酷刑折磨。它们将我锁在铁椅子上,二话没说,就给我上绳,上绳是一种很残酷的刑罚,用很细的尼龙绳用力套住脖子,然后再把两只胳膊一道一道的勒紧,一只胳膊用力往后背,另一只手从肩上往后背,绑在一起用木棒和啤酒瓶用力挤压,绳子陷进肉中,时间长了胳膊都能残废,它们还用布带将我嘴封住,用电棍电嘴,把全身倒上水,又电击全身,折磨的我遍体鳞伤,最流氓、最下流、最残忍的是恶警用电警棍电我的生殖器,一直折磨到凌晨1、2点钟,邪恶之徒什么也没得到,又将我反扣在铁椅子上,只能站立,不能动。它们不给我饭吃、不给水喝。

第二天晚9点左右,又开始提审,公交分局(原来在公安二处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头子)周连国、张xx又开始对我伪善诱骗,让我说出其他同修。第三天8点左右恶警们又对我进行新一轮的残酷迫害,它们将我按跪在地上,然后上绳,用力压一个小时,等松绳之后又第二次上绳,这一次绳子勒得更紧,我疼得昏了过去。恶警怕出人命担责任,将我松绳后用水把我浇醒,拖回铁椅子反扣上。第四天恶警又问我和谁有来往,我说不知道,恶警气急败坏的脱下自己的皮鞋往我脸上抽,不解恨又找来木棒打,从晚8点迫害到晚11点,迫害的我不能动了,又将我送到秦皇岛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00多天,最后我绝食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我的身体还没恢复,徐英斌又带人抓我,我被迫离家出走。

以上是我被迫害的事实经过。其实我的经历只是大陆众多大法弟子中的普通一例,还有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正在遭受非人的迫害,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够了解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从谎言中清醒过来,同时对江氏及死党提出控告,及早把它押上国际法庭,结束迫害!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恶警
秦皇岛公安一处:处长:王宪增 单位电话0335-3205644 手机13803351637
副处长:徐英斌 单位电话0335-3034387
秦皇岛公交分局恶人榜
局长:夏千
副局长:吴金华 手机:1383358158
田佩春(恶警):单位电话:0335-3414576 手机1308185879
恶警:周连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