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8月14日】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邪恶势力非法关押男大法弟子的基地。为了达到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的目的,恶警们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却经常搞一些活动或虚假录像,什么“春风化雨”,什么“康乐苑“等等,其实都是为了欺骗世人而做的一些表面文章而已。

大法弟子陈岩因不屈服,半夜遭到包夹人员的毒打,第二天报告中队长时,恶警根本不理睬,因为就是它们授意的,所以包夹越来越猖狂,大法弟子遭到毒打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2002年夏天,为了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达到洗脑的目的,恶警经常叫那些犹大在院子里走队列,唱歌,喊口号,把繁重的工作任务交给坚定的大法弟子干,让这些受尽折磨,饿着肚子的大法弟子往汽车上一袋子一袋子的装料。

对那些在体罚打骂之下都坚修大法的学员,恶警始终严管,有的已经超期非法关押4-5个月。有的送回当地继续非法关押。伊春大法弟子王志纤2002年11月就已经到期,可现在仍在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石孟昌因在劳教所受折磨患胃病,身体瘦的不堪入目,连上下楼都得用人背,有一次,深夜里他吐了很多血,劳教所却不给他医治,建三江(他的户口所在地)的邪恶之徒怕担责任,不往回接他。有一天下午开饭,他再也支持不住了,趴在桌子上昏了过去。有的大法弟子眼泪都出来了,可一个年轻的恶警却说:“死了得了”等等。

打骂还算轻的,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恶警们经常把大法弟子关在教室反复看那些谎言诽谤录像,还经常搞一些活动,叫大法学员自己买奖品然后录像,连暖瓶被干警打破了,都强迫大法学员集体掏钱买,还有恶警们用来录像等的羽毛球,篮球等等。家里给存钱的大法学员钱卡都被拿走了,有的学员要回卡买东西,钱少了几十元。

成立集训楼以后,关禁闭成了恶警们迫害坚定大法弟子的一个经常用的手段,只要不屈服,就关禁闭。

2002年冬天,恶警们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利用教育队的那些普教,打骂体罚法轮功学员,楼上两个中队没几个妥协的,它们就把精力完全用在了新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身上,来一名大法弟子,它们就让那些小丑围攻,当大法弟子不屈服时,就利用那些社会的残渣,把大法弟子脱光了衣服洗澡,用水管子猛冲大法弟子关键部位,试图强迫大法弟子屈服。

原绥化劳教所大队教导员杨波,在外考察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经验,回来后见转化率低,便指使恶警大打出手,从那以后,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打骂和被电击的惨叫声。为了减期,那些邪悟犹大也开始助纣为虐,每天都嘟嘟嘟不停地散布邪悟理论到深夜,然后再换一伙,不让大法弟子睡觉。

大法弟子李树文是2001年年底被绑架到绥化所的,每天都遭到那些普教的迫害,恶警指使刑事犯人用脚往他头上猛踢,头上的伤痕很长时间才好。2002年底,四五个恶警用电棍电击他。2003年3月27日,恶警把他和另一名伊春大法弟子孙佳东塞进了小号,坐铁椅子二百二十多个小时才放出来,他们仍不屈服,至今坚定修炼

双鸭山大法弟子潘兴坤,在2002年底因不唱歌被关进小号,四五个干警轮流打骂,直到把他打昏过去。后来,他被打的大小便失禁,都拉在了裤子里,可那些恶警仍不甘心,把他扒光衣服,四根电棍同时电他,连打带电四个多小时,他浑身上下都是大泡,长时间不消。打他的恶警有:范晓东、李健、金庆富、高崇海等,他从此后心率不齐。今年3月份又因不屈服被打得嘴都肿了,几天不能吃饭。

恶警们为了让大法学员放弃修炼,又强迫大法学员打太极拳,不打的都遭到了它们的毒打。

2002年开始,劳教所后边飞来了许多乌鸦,每天都在劳教所上空飞过,算起来有过百只。这儿经常刮起沙尘暴,有时十几天不见太阳,有时看见太阳一点亮光都没有。

正告劳教所的恶警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不要再充当江泽民的罪恶帮凶。否则,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等待你们的是下无生之门。

绥化劳教所恶人:

大队教导员杨波
大队长倪军
一中队队长陈新龙
副队长刁雪松
二中队队长龙奎斌
副队长刘伟
三中队队长范晓东
副队长曾今军
教导员高崇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