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闯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8月15日】我是98年得法,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过,师父让做好三件事,我就一定去做好,凭着对师父的一颗至诚之心,对大法的坚定信念,精进不懈,正念正行走到今天。

2003年7月22日晚上我与两位同修来到另一同修家,准备出去挂条幅,还没迈出门,突然闯进3个恶警,当时把我们4个人手背扣,揪着头发踢倒在地,不停地拳打脚踢,我脑子不停地发正念,心坦然不动,持续发正念,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恶警从屋里踢打到院子大门口,踢倒了我们爬起就跑,我们就是不配合,邪恶之徒怕我们从大门跑出去,就把一位同修踢倒在地用脚踩着胸部,然后又揪着我的头发用脚拌倒摞在躺在地上的同修身上,就这样把我们摞在一块,猛击我们头部,同修的孩子上前喊妈妈,恶警一脚踢开,孩子的头撞到墙上,孩子一动不动,我们大声喊,孩子,孩子呀!恶警全然不顾,同修善心劝阻说:“我们都是好人,你放了我们。”恶警不但根本听不进,还大喊:“打电话来车,带枪来!”我一听猛一股劲站起来就冲上前去,对着恶警胸前大声喊:你打吧,打死我,我也不怕,我们都是好人,打好人要遭报,天要惩治的!我的心很平静,心想在这极为邪恶的环境中为大法放下生死,绝不让恶人电话打通,我感觉自己正念出来了,浑身一阵热流一身正气,一股强大的能量,很高大,很理智,一个巨大的我站在恶人面前,眼睛盯着恶人,恶人老实了,也不打我了,恶徒在正念面前退缩了。

院外围了很多人,这时同修的丈夫回来了敲门,而恶警不给开,还叫人锁上,同修的丈夫就从邻居家的院子跳了过来进院急了(同修的丈夫是常人)恶警齐拥上去就要打,这时我二步并一步跑到大门口,手一拽锁头开了,大门敞开了,我感觉锁头并没有扣上,我悟到是师父不让锁上,我手是拿着锁头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喊师父救弟子冲出去,门外群众这个说快往这跑,哪个说快往那跑。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正念闯出来了,手里的锁头也丢了,忙通知同修家属把大法书放好,然后又把家里写的26个条幅决定当晚用智慧挂出去,我脑子不停地发正念,我是师尊的弟子,只有师父可安排我修炼的路,其他的任何安排都不要,不承认。时刻不能忘记救度众生,一路上求师父保护弟子安全,给弟子加持,正念正行,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26个条幅安全的挂出去。深夜12点了,我离开了家乡。

23日得知,几位同修还有那位同修的丈夫被非法绑架进公安局。

另一同修(就是那个孩子的妈妈)也正念闯出来了,可那位同修的丈夫(未修炼)却遭到无理的迫害,当时被打的屎尿一裤子,现已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当天当地新闻就播放了,抓了几个法轮功,收了多少条幅,条幅在电视里一一播放了,殊不知倒帮我们做了一次更大面积的洪法。

向内找,我虽然闯出来了,但被邪恶抓本身就是有漏了,是被邪恶钻空子了,回想以往与同修出去挂条幅,每次去都是充满信心,慈悲众生,大面积去救度众生,正念很强,一挂一大片,真是遍地开花,迎风飘展,有的条幅挂到树上14天没有往下拿。

这次出去不同以往,临走时,不知怎么,我不加思考的问同修一句,咱们几个人一块去她家行吗?同修说:“行,没事”。不料敲门时有一个人站那瞅着盯着我们不动弹,我是后一个进院,当时我有点怀疑,脚步一停想喊同修不进院,又一想,同修也看见这个盯梢人了,又大胆的进去了,我怕什么,尽管预感有问题还是进去了。一进屋同修说“我家不安全。”另一同修说:“没事啊”。同修说:“师父还让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呢,你们来也没打电话”。你一句,她一句,这些现象的出现分明是让大家悟到,赶快离开此地,当时我究竟在想什么?真是麻木了。基点是你、我、她,根本没在法上,忘记自己是证实法去了,忘记是自己救度众生去了,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了,忘记用正念除恶了,结果造成这么大的损失,都是自己平时学法不深,悟性不高。

师父说“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出问题的根本就是没有协调好,没配合好,回想起来,真的是出事之前都有预感,但都不去重视,掉以轻心。

师父说:“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说来说去,还是自己有漏,以后要多学法,听师父的话,踏踏实实,继续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