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老太太被绑架进洗脑班 邻居们仗义执言讲真相


【明慧网2003年8月15日】一、被无理绑架到洗脑班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610、派出所、单位三方强行绑架至洗脑中心迫害,我要把我的经历和所见揭露出来,向世人曝光。

先是单位领导骗开我家门,却进来几个我不认识的人,说让我去参观一个展览,看完就回来,我不配合,说啥也不去。又僵持一阵,后来说让我和单位领导谈。我心想让这几个人尽早离开我家,想问是怎么回事(单位领导一直没进我家)。我一出门,院里停了一辆面包车,一眼我看见车内坐着三个穿警服的“610”人员,心里全明白了。他们叫我上车,我不上,我快步向单位走,心里盘算着到单位怎么向他们讲真象。然而我刚走到单位门口,几个年轻人就扑向我,我用尽全身力气抵制邪恶,两只鞋都掉在道上,光着脚被它们弄进了车里。坐定,两边两个恶人还死死架着我的胳膊,不许动,只能靠着。这时我感到心里很难受,快喘不出气来了。我警告他们:“我一个花甲之年的老太太,炼功前有心脏病,你们现在害得我心里很难受了,一切后果你们要负责!”于是恶徒才松手。然后拉我到一武警医院,强行体检,在医院里我就往大门外跑,他们便上来一帮硬把我弄回。

当我缓过来些,我就一直向他们讲:“我修真善忍,是好人,我师父让我们做比好人还要好的人,你们如此光天化日下强行绑架我是大错特错的,这样对我很不公”,我一字一句向他们讲,“我告诉你们,我们炼法轮功的真的都是好人……”不知为何,我一说到这句话,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往外直涌:“你们这样迫害好人,将来会后悔的……”它们似乎很怕别人(医院里有看病的人)听见我这些话,其中一女人一直劝我:“别说了,看,别人都看着你。”我心想让越多人听见越好!我的血压当时100-180;心电图做完,他们还故意向我重复:“很好,心电图正常!”其实它们在撒谎掩盖,就这样便把我送洗脑中心迫害。

到了洗脑中心,气都没喘定就被轮番围攻洗脑——所谓的“谈话、教育”。我还是不停地揭露邪恶:“我修真善忍,做好人,哪错了??做好人被绑架,讲理吗?江××动用四分之一国家资源迫害做好人的法轮功,坏人不抓专抓好人!你们可去我院调查调查,我是不是好人?!电视对法轮功的报导全是诬陷,有脑子的人一看就知是造假,我院的人评论说,不管什么功,炼功象她那么善、那么精神,就是好功。”我说完就闭眼,一是心里一直很难受,二不愿听他们的谬论,他们就造谣:“你说你炼功身体好,你怎么还说心里难受,血压又高,心电图心脏供血还不足?”我大声道:“我六十多岁一个老太,被几个大小伙强行绑架,血压不高那才怪哩,血压高才是正常了,不信换你妈试试。”他们无话了。

在洗脑中心所谓的“谈话”一拨接一拨,这拨没走那拨已到,有时三、四拨汇集,我感到很累,没力气,眼睛似乎都无力睁。他们看到我闭眼就冷不丁地时不时向我大声吼叫:“老太太!听没听见我说话……”并用很多莫须有的罪名和不实的词强加给我,吓得一个陪教小姑娘,在我一出房间去厕所就扶住我,总是这句话:“阿姨,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别着急啊!”还有一常人就说:“你进到这里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看他们那盛气凌人劲,这种作风惯了,太过份了,要遭报的!”

在洗脑中心电话不让打,家人不知我去向,里外都着急,几日和家联系不上,联系上也不让见,几天都没有内衣换洗。

当时我的身体状况已很差,血压110-190,头晕、心难受,无力走路,眼睛也不愿睁……就是这样,离中午吃饭只剩下一小时也不放过折磨我,有的见我不理睬,认为我装的,于是不知以何种罪名向我单位汇报,说我怎么不好。那时我的两只手就剩皮包骨头了,现在回想,我真是经历了一场死而复生的考验!

610犯罪团伙一直在抓大法弟子往洗脑班送,大部分是从家直接绑架,由于不得人心,办班人数越来越少,现在一个班只有几个人。恶徒每抓一名大法弟子,就向单位勒索钱4000-10000元不等,有钱的单位就多交,可见抓不到人,洗脑中心就难以维持下去了!希望见到此文的各正义之士明辨是非善恶,坚决抵制邪恶迫害。

二、邻居们仗义执言讲真相

我被抓走后,每天我院门外就有两两轮班蹲坑的人,院里人奇怪:每天怎么都有两个生人站院外?时间长了,也熟了就问,回答:“我们等着抓法轮功。”常人A就说:“小偷有的是,放着坏人不抓,你们抓这老太太干什么,院里公认的好人,每次捐钱捐物最多,谁有困难都帮……”常人B对他们说:“这老太太挺可怜的,身体不好,炼功身体才好了,她对谁都那么好,我们是邻居……”常人C说:“这老太才善哩,认识她的人都这么说,我所认识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看你们也都象好人,我跟你们说真话,就这一家,有一老太太壮得很,前一阵她大早在院门外拾到一摞光盘,有人几次劝她都不听,非交公安局,于是公安几次来这院抓炼法轮功的,过没多久这交光盘的老太突然就死了。你们家也有老有小的,还是积点德多好,可别抓这些好人。”这些蹲坑的人听了邻居的话,心里一定会有所震动。

我被绑架的消息传开,这院里不认识我的人也都知道我了,知道我是因做好人而被抓,了解我的好人有为我流泪的,有找人要把我保出来的,有找到单位要地址要去看我的(有去了没让见)。洗脑班里有个别受造谣毒害深的问陪教:“你陪她,不怕她杀了你?!”却有了解我的常人回答:“那是不可能的!”陪教则回答:“开始我也有点害怕,可是一接触,不是那么回事,她人可好了,一点都没有让人害怕的感觉。而且我所接触到的洗脑中心的炼法轮功的人都那么好,他们可不一般,我以前太不了解了。”还有常人跟我说:“我们都吃一锅饭,可你们几个炼法轮功的嘴唇都那么红,个个都那么精神,又那么好,跟一般人真不一样。我寻思着,有机会我也应炼法轮功。”这一切,都是迫害法轮功的人料想不到的结果!

我回来一进院,一邻居老太就拥着我哭,有的来家看我,一进门就嚎啕大哭的;有的听我讲在洗脑班的经历都流泪,看到我的熟人都问:“回来啦!”男的、女的,有拍着我重复:“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全报以善心和同情心。我高兴,这些人会因为了解大法真相而为自己生命的未来选择美好的位置。

我一个只想强身健体、做好人而对政治毫无诉求的老太太,被绑架后,610歹徒还不惜花人民的血汗钱派人紧盯门户,我还从单位得知,恶徒曾两次要抄我家,但因家中无人没抄成。我百思不得其解:要想从我家“深挖”出什么?!我出来后,他们还授意一些心灵麻木的人对我盯梢。然而,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反而使人们更加清醒地看到了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