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年来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8月15日】由于我多年有病,为祛病健身,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行列。没学法前,由于我的生气、妒嫉,经常和婆婆、丈夫闹家务矛盾,但都是向外找,说婆婆这不对,那不好,曾多次扔下孩子回娘家。我们村干部曾多次为我们调理过家务,记得最严重的一次,我和婆婆为一点小事争吵,丈夫打了我,我忍不下这口气,服一瓶安定片想一死了之……从那以后,本来就有胃病的我,胃更加严重损伤,吃不进饭,大脑也受到刺激、失眠、头晕,身体日渐消瘦,四肢无力,和婆婆的关系更是如见仇敌。

1998年正月,我学炼了法轮功,按书中的要求事事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不争、不斗、不怨、不恨,宽以待人,遇到矛盾向内找,《转法轮》中还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与师父的法对照,我的善在哪儿呢?看看我的行为,真是无地自容,我要找回真正的自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恨得大法太晚。为了弥补给老人造下的创伤,我们修整了房间,把二老重新接回来,生活在一起。通过修炼心性和炼功,结果奇迹出现了,我多年的胃疾、失眠、腰痛、妇科病、皮肤病全都好了,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经常和医院打交道的我,炼功5年来没吃过一片药,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救了我们全家,使我们破碎的家又重得团圆。大法熔炼着我,我要把在大法中学到的真诚和善良带给家庭、带给社会。

可是在1999年7月,邪恶江泽民由于妒嫉炼功的人多,为了一己之私下令镇压、迫害法轮功,电视、报纸铺天盖地,以谎言胡编乱造什么“练功自杀”、“自焚”、“不让吃药”等等,对大法修炼者判刑、劳教,抄家、搜书,派出所不断出入骚扰……我震惊了,怎么会这样呢?我明明是炼法轮功而变好了的!我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我先后两次告别家庭和亲人去北京上访,我要告诉国家领导“法轮大法好!他是最正的修炼大法!”我要用我亲身的修炼体会告知他们大法的神奇超常,大法使我人心向善,身体健康。

法轮大法教人走的正、行的端,所以我们才有这么多人敢去上访,我们堂堂正正!然而等待我们的却是抄家、罚款、肉体的摧残、牢狱之灾,这些我都亲身经历过。

那是2000年10月1日,由于江××一伙对大法的迫害升级,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被派出所押回后,所长用电棍电我的嘴、耳朵、前胸、胳膊、手、大腿内侧、脚,直至我晕倒在地。当我醒来时,已是在医院里。后来我又被关押在镇文化站,当时,我的两大腿内侧全是血泡、血坑,两天后两腿肿胀,不能行走,疼痛难忍。然而恶警还是把我送往看守所。

2001年3月2日,派出所叫我们去开会,我们几乎都去了,所长、政法书记上来就说:“中央召开两会,怕你们去北京,半月之内谁也不准回家。”就这样我们全镇近20名大法弟子被骗去非法关押在镇政府15天。因我丈夫在外地干活,老人需要照顾,孩子上学要照看,还要喂老母猪,于是,我向派出所所长讲明情况要求回家,所长却说:“中央有指示,一律不准。”

从1999年7.20以来,我被派出所无数次的非法关押、强行办洗脑班。江集团造谣说我们炼功人都不管家,不管老人、孩子,只顾自己。可是是谁让我们有家不能回的呢?又是谁让我们与亲人分离的呢?难道我们愿意被关、被押吗?到底谁正谁邪?

我想我不能配合邪恶,于是趁看管不注意,我回了家,派出所长恼羞成怒,开着警车一路鸣笛,直奔我家。我和他们讲道理拒不上车,派出所里不断的来车来人,已近傍晚,放学的孩子看见他们抬着挣扎的我,受惊吓的孩子不知发生了什么,前去抱住我大哭,死活不让把我带走。后来来了一个姓周的对我家人说:“你们家情况特殊,明天你们爷俩去和政法书记反映一下情况,再放她回来,今天先让她跟我们去,我们也好有个交代。”到了第二天,我被送往610洗脑班重点迫害。

还有一次,派出所通知晚7点半去看新闻联播(诬蔑大法的),我们全村10几个炼功人都没去,可到了夜里11点多,派出所出动大批干警,砸门撬锁,把炼功人强行带走。家人惧怕,一夜没睡,四邻不安,全村的狗叫成一片,像这样的日子,我已记不清发生过多少次了。

2000年底,公安不断骚扰(因为我去过北京)。威胁、恐吓我的家人,年迈的婆母再也支撑不住,病倒了,在县医院治疗一月后,医院拒收,回家后,日夜输氧,须时时守护。那天我们找了两位邻居帮我们脱粒玉米,姐姐守护着老人,公安突然无理抓走了我,丈夫随后去了派出所,说明家庭情况,要求放人,并质问他们为什么。所长说:“这是‘上边’的命令,怕她去北京,你找政法书记吧。”善良的丈夫每早6点前便在镇委等候,谁知他们互相勾结,刁难我的家人,连等了5天,不是出差了,就是没回来。直到半月以后,强迫家人交1000元钱(说是保证金),经丈夫再三央求,最后交了300元钱把我赎回。回家后,每晚10点以后,公安来我家一趟,看我是否在家,警车一响,左邻右舍的狗叫成一片。我们生活在恐怖中,由于长期惊吓,儿子一天突然晕倒,以后连续发生了几次,经医院检查,是由于长期惊吓,精神紧张,引起突发性癫痫病。

2000年春,丈夫在福建省出了车祸,车上共两人,丈夫重伤,另一人当场死亡,私人车主怕承担责任和医疗费用,逃之夭夭。丈夫在福建省治疗一月,是亲朋好友帮我们凑齐了医药费出院回家,因为丈夫以前看到了我的身体和心性变化,所以深信大法好,通过看大法书,他的身体奇迹般的恢复健康(由于我被多次关押,他怕事,所以不让我说)。

为了还债和供孩子上学,我便在种地的空余时间干建筑当小工,一天,派出所公安突然闯入我家,强制照相,并按他们的要求按手印(十指全按),我拒绝了他们的无理的要求,他们恼羞成怒。2003年3月7日,3辆写有610的白色面包车直奔我家,对我家进行非法抄家,这时我婆母已去世,年迈的公公(77岁)在惊吓之余告诉他们我在建筑工地。由于这4年来的无数次骚扰和抓人,老人已患有惊慌症和严重失眠,只能靠安定片睡觉。610恶人们抄到了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到工地把我强行带走关押在看守所,并趁机向家人勒索10000元,否则劳教。由于我家实在困难,它们便把魔爪伸向我弟弟,几次电话催促、威胁、恐吓,弟弟便四处托人,请客送礼恶警答应放人,可32天后,恶警把我送往市610。由于不配合它们,我遭到它们的殴打,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被铐在铁椅子上,强制看诽谤大法的材料。在犹大的轮番攻击下,我违心的写了“三书”,这是我最最痛悔的,由于自己有漏和邪恶的迫害,才造成了我在修炼路上难以弥补的这一切,更对不起慈悲苦度我的师尊。在这里我严正声明在610强制和高压下所写所说的一切全部作废[注]。20天后,由村里交了1000元钱把我赎回,这次我被非法关押54天。

在江泽民对炼功人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命令下,当地恶警对炼功人随意迫害,从不讲法律,更谈不上人权。在中国有多少人家破人亡,有多少人妻离子散,没有人能说得清,我们也只不过是这千千万万个家庭中的一例,就仅仅因为我们要做好人,要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

请善良的人们来共同制止这场对善良人的迫害吧!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