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中国制度性贪腐如螃蟹纠缠

中国经济根基腐蚀 台大教授张清溪美国巡回演讲系列报导

【明慧网2003年8月16日】在矽谷许多高科技产业人士陆续前往中国投资并预测中国未来将成为「世界工厂」之际,11日起至湾区访问的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张清溪对这股「中国热」提出警告。他说,中国经济的崩溃是必将发生之事,目前中国金融体系正是靠着庞大的外资注入而维持着恐怖平衡的局面,正如苏联经济在1991年前蓬勃成长,除了少数经济学家如海耶克外,很少人能预料到苏联经济在1991年突然瓦解。

张清溪12日在南湾华侨文教中心演讲

张清溪于11日接受希望之声电台专访,并于12日在南湾华侨文教中心应台湾商会之邀,以「中国经济的真相」为题发表演讲,现场约有两百余位民众参加,是矽谷地区非假日活动中难得一见的盛况。

「目前共产党已经丧失原本统治的合法性,共产主义所谓的工农专政,反而使工人和农人成为社会的弱势团体,现在统治人民的都是有产阶级,高干子弟个个是百万大富翁。」张清溪说,经济发展成为共产党继续统治的出路,如果没有所谓百分之七的经济成长率,共产党将失去统治中国的合法性。然而,中国百分之七的经济成长率却受到许多中国经济专家质疑造假,包括匹兹堡大学Thomas Rwwski、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Lawrence Klein、专业经济期刊Economics、国际经济顾问公司Lehman Brothers及信用评鉴公司Moody's等。

张清溪指出,中国经济表面上的亮丽反而不利于中国对于经济问题做体制上的根本改革,因为体制的改革是一件很痛苦的事,通常来自于庞大的受害群众形成巨大力量压迫既得利益者进行改革,但现在由于沿海城市加工出口区等措施带来表面的成长,缓解了某种程度的民怨,反而使中国经济制度下的种种问题更加积重难返,高速的经济成长中更带有毁灭的因子。

张清溪说,1983年起中国对国营企业进行「拨改贷」政策,将原来由财政部门拨款补助国营企业亏空改成转向银行贷款,原本这种要求国营企业加强营利能力以期偿债的立意虽好,但由于国营企业的体质问题、制度上缺乏制衡设计以及各省之间财政问题缺乏超然的司法仲裁,使得各地区积极招商引资,百花齐放,造成电力、手表、自行车、缝纫机、电视机、汽车等产业产能过剩;1980年至93年存货平均占国民生产总值7%,而一般国家存货很少超过3%。扣掉这些不应有的存货,7%的经济成长率就降至3%。

「国营企业吃完财政吃银行,中国银行体系的坏帐保守估计占放款50%以上,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倒闭好几次了。」张清溪说,中国的金融体系目前处于恐怖平衡状态,依靠着全世界最高的人民储蓄率、封闭的外汇管制、以及惊人的外资挹注而站立。2002年前,中国吸收外资规模仅次于美国,没有任何开发中国家能与之比拟,到了去年更吸收520亿美元外资,超过美国,成为全世界吸金最高的国家。他说,今年初的SARS令中国当局非常担心外资撤掉,外资一旦停止挹注,将会引爆金融危机,上海甚至已下令军队准备接手银行。

张清溪指出,用来衡量所得不均程度的吉尼系数在中国超过0.5,已经跨过引起社会动荡的国际警戒线0.4的吉尼系数,大陆的城市与乡村根本是迥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张清溪引用白沙洲的文章表示,农民在中国几乎是二等公民,2002年就发生了十万件农民暴动事件。张清溪认为,现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再提前任总理朱镕基提倡的农村「费改税」措施,仍然无法根本解决农民面临的问题。

相对于农村的穷困,政府部门的贪污腐化变本加厉。张清溪表示,十六大前有学者向国务院建议没收各级单位高达三兆元的匿名存款,但朱镕基以「国情不同」而不予采用。张清溪说:「这种制度性的贪污腐化像菜篮里纠缠在一起的螃蟹,你抱着我,我抱着你,硬要拆开,就会断手断脚。」

对于中国严重的社会经济沉疴,但台商和跨国公司仍前仆后继地登陆投资,张清溪说,商人都有很强的主观性,但商人也因为有主观性才能经商,并且商人通常有强烈乐观、愿意冒险的性格,相信「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特别是大型跨国企业还会先行做缜密的商业评估才到大陆投资。对于这个现象,他说,外资的引入使中国经济呈现表面上的亮丽,但这并无法改变中国经济的根本结构性问题,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涉及宪政接轨,必须从放弃共产主义,从宪法及政治体制上着手改革,甚至从更上层的意识型态及道德水准来改革,才能解决现在中国面临的问题。

张清溪以在台湾成立的「台商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为例,该协会发起人想找30个受害台商举行成立大会,但连30个人都找不到,并不是受害人不到30个,而是许多受害台商私下表示,大陆当局向他们表示「只要不说出来,官司就可以打赢」;此外,也有台商对外宣称在中国投资的各种利润,才能向后来者脱手自己亏损的事业。

张清溪表示,当然有个别的企业在中国投资赚钱,但是在中国有太多的事实被掩盖着。他说:「经济学家就是从表面的迷障,看到经济体的基本面,就像股市从四千点冲到八千点,经济学家从基本面上知道一定会回来,但表面上的股市还从八千点冲到一万两千点才回来。然而中国经济一旦崩溃,没有任何投资者能逃得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