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了佛法真理的我越走越坚定

【明慧网2003年8月16日】我曾经身患高血压、冠心病、动脉硬化、气管炎、关节炎等多种疾病,1988年病退回原籍,每年向单位报销医药费3000—5000元,受尽了病魔的痛苦和折磨。1996年,我幸运有缘得到法轮大法,走向了一条修炼的金光大道。修炼后我的病全好了,这6、7年中没吃过一粒药片,没报销一分钱的药费。一家人团结和睦了,亲邻关系搞好了。法轮大法对国家、对社会真是百利而无一害,我内心里感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决心一修到底。

可是1999年7.20以后,江氏集团疯狂的镇压法轮功,诬陷诽谤我们伟大的师尊,迫害大法弟子。2000年3月,我被镇派出所强行带走,被关在进镇司法所。被关押的大法弟子20多人,我们被拖进一间黑屋子里逼迫我们放弃修炼,十几个丧心病狂的打手同时用的电棍、铁鞭等凶器一起毒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抽了筋,缩成一小团;有的几天也爬不起来。每人勒索2000元。我的家人怕我继续遭受非人的折磨被迫交了2000元钱,我才被放回了家。

我们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正法。2000年4月,我依法进京上访,要求国家领导人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释放无辜关押的大法弟子。结果我被抓起来,后又被本镇接回。他们十分恼火,对我拳打脚踢、打耳光、用木棍打腿,吊到院子的铁门上等方式折磨我。后又被送到看守所拘留15天,强制劳动。期满后还不让回家,让我村的村干部白天黑夜轮流看管。他们花天酒地,每天从饭店要菜,甚至要女陪,剩下的饭菜有时带回家,有时当着我的面泼掉,全部费用等都让我负担,真是卑鄙可耻。从北京回来时,我身上的220多元钱被他们搜去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又被强制罚款8500多元,如果拿不上就更加残酷的折磨和迫害。家人只好求亲告友,东借西凑把钱交上。

2000年10月,我被镇政府几个邪恶人员强行拖走,又被关进了司法所,被关押的有30多个同修,强行逼着放弃修炼,不放弃就遭毒打。有的被打得死去活来,有的肋骨被打断好几根还是打,一直打得说不练为止,恶人们狠毒到极点。它们又骗取我家人的财物并罚款1000元。

由于我继续修炼法轮大法,2002年5月,镇派出所又把我强行带走,并抄家。我被送到看守所,在狱中我不配合邪恶的迫害,要求无罪释放,被恶警戴上大镣和手铐连在一起,站不能站,坐不能坐。我绝食抗议,他们就把我手脚铐在一起捆绑在铁椅子上,强行给我灌食、撬嘴、往鼻子里插管。我反抗时他们5、6个人就死死的摁我的头,直到抬不起来了被送进医院。我还是不配合,他们就将我双手吊起来铐在铁窗上,两腿脚被捆绑在床头上,5、6个人按住我强行打吊针。有的好心人见了忍不住掉下了同情的泪水。

这样在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2002年6月我被关进了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又是逼迫放弃信仰,我决不妥协。他们就逼我站着不动,稍不如意就拳打脚踢,昼夜严加看管,不让睡觉,有时不让大小便;当打瞌睡时,他们就往我头上浇凉水,捣眼睛、撕眼皮,用干毛巾撩眼,往眼里倒辣椒水,用皮带抽眼。我的双眼经常是血淋淋的。小腿和大腿肿的一样粗细,脚肿的穿不上鞋,而且变成黑紫色。并且恶警强迫我在屋里来回行走,由于不能休息,我长期处于昏迷状态,经常被他们放东西绊倒,头撞墙上或门上。犹大邪恶分子说:“我们是魔,你现在掉到魔窟里了,我们非把你拖下来不可。”我被折磨得走不动了,他们就在前边拖,在后边推,也不让我睡觉。就这样被迫害了50天,最后我实在爬不起来了,经医院检查血压升高240,心脏跳动过速,他们害怕我出现生命危险担不起责任,就把我送回了家。

同年10月,我单位因我修炼法轮大法,非要我写保证书不炼才行,要不就停发退休工资。我修大法的心坚如磐石,为了真理,我可以付出我的生命而不惜,还怕你停发工资吗?!我坚决不写。单位来了好多人强行把我送到市610办公室洗脑班,停发了我的退休工资。因我在劳教所被迫害的很厉害,当时血压还很高,腿、脚还肿,身体没有恢复好。恶人为了“转化”我,他们有时甜言蜜语,有时威胁恐吓,每天换着法儿向我进攻。我决不配合,向我见到的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戳穿谎言,救度众生,对曾经被迫妥协的人我劝他们重新修炼大法,同时,不叫邪恶钻空子,炼功发正念,谁也别想动了我这颗“一修到底”的决心。就这样他们最后没了招使,过了33天,单位干部又把我送回了家。

2003年3月5日早上,镇派出所又把我强行带走,我质问他们为什么三番五次的迫害我,并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又被送到省教所,送医院检查血压一直200多,住院强行治疗,我要求无条件释放我回家。他们强行把我铐在床上动弹不得,给我打吊针。我提出抗议,这是对我的迫害,一有机会就拔针头,他们就重新给我打,我义正辞严的告诉他们:“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无一害,我没有罪,我是受迫害的。”我开始绝食抗议,不吃不喝,他们强行给我灌食,撬我的嘴。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咬紧牙关,决不能灌进去,他们用竹签子、铁钩子撬嘴,并狠毒地说:“非撬开你的嘴不可。”我被撬得满嘴流血,他们打我的嘴、脸、下颌,也没有撬开;就从鼻子插管子到口里,我就死死的咬住,插不进去。这样几次他们没有得逞,就没有招使了,说不再折磨你了,你不是劳教人员。我无怨无恨,并且想和我接触的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和责任。就这样过了10天,他们害怕了,怕我出现危险担责任,打电话叫我家人去接,被他们骗去600元钱,我被放回家。

回想几次从魔窟里出来,恶人想迫害我,它们谁说了也不算;只有我师父说了算,我只是有一颗对大法、对师父坚定的心,一正就压百邪。我深切体会到大法的威严,犹大恶人的话我从来不听、不信,我就听大法的,我就听师父的。在魔难中,是师父为我一次又一次的承受。一想到师父,我就泪流满面。师父啊,弟子一定听您的话,精进实修,用正念正行圆满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