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抵制恶警的骚扰和跟踪


【明慧网2003年8月16日】所谓的十六大期间,邪恶势力又开始新一轮的疯狂抓捕,迫害本地区的大法弟子,其中包括我妈妈。它们为了抓捕妈妈(由于迫害离开家,租房住,邪恶不知道具体在哪),就采取跟踪我的卑鄙手段。为了不让它们抓捕妈妈,我就坐二十多里路的公共汽车去奶奶家通勤。

开始它们查户口,又到亲属家了解情况和我所在学校。因户口上的名字和我现在的名字不是一个名,班主任老师通过妈妈讲真相,知道大法好,恶徒到学校找老师,老师没有配合邪恶。第二次它们又进一步核实知道了我,并把我找到办公室询问我妈的下落和我家的详细地址,说它们是派出所的,我不配合邪恶,但有点怕心,说走了嘴,差点被邪恶钻了空子。由于邪恶之徒抓我妈心切,听我说“我妈只在我姨家住了一宿就走了。”它又问你爸呢?“前天回家打完稻子就走了,去哪我也不知道。”“那你姨和你妈是啥关系?”“是朋友。”它们半信半疑。我心里时时刻刻都在发正念,铲除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我一发正念,它们就不问了。后来问我什么我也不说,让我带路,我不配合。它们就用硬的,把身份证、公安证件拿出来叫我看并说:“大人都得配合我们,别说是小孩了。”一边威逼我一边要给公安局打电话。我哭了,边哭边发正念,说:“我们过正常人生活,你们为什么总来打扰。”校领导也护着我说恶警:“别打,别打,别跟小孩动气,你带它们去一趟就回来。”“我不去。”校领导一再商量让班主任陪你去行吗?(我知道绝对不能把邪恶带到大法弟子家)急中生智带它们走一圈。把恶警领到我三大爷家,到楼前(电子门)赶紧按门铃大声喊“姨(实际是三大娘),我是××,警察来调查抓我妈来了。”那个恶警见状就把我按住,捂住我嘴说:“别瞎喊。”我发正念,清除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这时门开了,我就往上跑,恶警就抓住我不让我上楼,并把我推出门外,它们自己上楼去。不一会儿下楼后才知道这里其实是我大爷家,它们没有招了,就把我和老师送回了学校。最后我告诉它们我妈在服装厂上班呢,它们便疯狂地朝服装厂方向去了。

把它们支走后,我急忙打电话告诉爸爸所发生的事,爸爸说你不要害怕。到放学时,老师让我先走一步,刚出校门就见它们的轿车在那堵我呢?为了摆脱警察,我就从后门走,恶警在后门堵我,我就堂堂正正边走边发正念往汽车站走,与邪恶在车空里玩起游戏来了,我左个车空钻,右个车空钻,它们就一转一转地跟着走,怕我走失,钻来钻去,车来了,我就上车了,回头一看恶警上自己的车了,跟在后面。我在车上借了个手机打电话暗示爸爸赶紧离开去奶奶家。(因恶警抓不着妈妈,就抓不修炼的爸爸)不料被车上的便衣恶警给听去了,等到下车时我赶紧到二大爷家将所发生的事告诉他,过一会儿跟踪的恶警到二大爷家,并问你妈到底在哪呢?恶警一看谁也不配合它们,就把电话簿上的号码都抄了下来。我二大爷一听我说恶警捂我嘴就和它们吵了起来。恶警死活不认帐,就灰溜溜地走了,又到别的亲属家骚扰。

从此,恶警、便衣天天放学跟着我,跟了二十多天,自己都觉得没有意思了。但我天天发正念,直到把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全部清除为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