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唐山开平劳教所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8月16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前,我脾气不好,经常和丈夫吵架,体弱多病,有肺炎、气管炎、冠心病、甲亢、风湿等多种疾病,而且身上还带有附体。

修炼后,我看书的第四天,师父就把我身上的附体清理掉了,身体的各种疾病也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真正体会到了没有病的感觉,脾气也变好了,家庭和睦了,从此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可是在1999年7.20法轮功被非法迫害,我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使许多人受益,使多种疾病因修炼得以恢复健康,能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以至更好的人,竟然一夜之间被说成是“非法”组织。于是我抱着一颗纯净的心,去北京上访,我想把我心里的话讲出来,说句真话。可是等待我的是监狱、酷刑。

从1999年10月开始,我几次上访,多次被抓,抓回后被非法关入阴暗的牢房。在看守所里,我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吃不饱、长时间的坐板体罚(有的屁股都坐出茧子)、而且恶警不许说话、不许动,否则就挨牢头的打,挨恶警的电警棍电。一次我说句大法好,恶警就用电警棍电我,对我拳打脚踢,然后又把我的手扣上,吊在外边。冬天恶警指使犯人用鞋、笤帚、皮带等物品猛打我们头部,往我们身上浇凉水。在我绝食第九天时,恶警强行灌食,七、八个人按着我,拳打脚踢,用皮鞋踩住我的胸部,左右开弓打嘴巴子,脸都打青了,还掐住我的脖子,掐的我都快窒息了才放手,脖子都掐破了。最后到期也不放人,而且还罚款2000元后,又判我三年劳教,被非法送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唐山开平劳教所)

在唐山开平劳教所,更是难以想象的残酷镇压和超强度劳动,原来在没学大法前,一身病,别说干活,就整天呆着身体都难受。如果不是大法使我恢复了健康,我遭受如此迫害,早就被迫害死了。我一遍一遍的背着师父的法,为了真理一定要坚持,我不断地鼓励自己,那时劳教所被非法关了许多同修,几乎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绑架来。这里有砖厂、瓷厂、地毯厂、缝纫组、插花车间、菜园、养猪场、食堂等。我被分到砖厂,又脏又累,一天下来,手上磨起三个大泡,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唐山开平劳教所位于开平东南的荒郊野外,那时女队只有四排唐山地震前留下的平房,阴暗潮湿,空气、水污染很厉害,天空灰蒙蒙的,很少是蓝色的。上厕所排队,洗脸的水都很少,更别说洗澡了,冬天许多人的手、脸冻的都是大口子。大法弟子成了“犯人”中的“犯人”,互相之间不许说话,大法弟子对视一眼都挨骂,哪个“包夹”骂得狠,减期就多。在那里,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有的大法弟子绝食好几天,还逼着干活,稍微走的慢一些,就一脚从后边踹倒。在我绝食15天时,恶警强行给我灌食,它们指使好几个犯人,将我按倒在地连打带拖,把衣服都撕坏了,身上都是伤。恶警为了转化的目的长时间不让睡觉,我们还遭受上绳等酷刑折磨。到2000年12月我被迫害的两腿不能走路,被唐山医院确诊为“植物神经紊乱”,被家属接回家。

可是邪恶势力从没有间断对我骚扰,2002年11月,秦皇岛邪恶之徒,再一次把我绑架到开平劳教所,到劳教所被强行洗脑,长时间不让睡觉,强制灌输诬蔑大法的毒素,现在每天都承受非人的迫害。

(以上是一位正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写的)

(作者注:在河北省第一劳教所,邪恶之徒有一次拿着明慧网上的一篇揭露开平劳教所逼迫大法弟子超强度劳动的事实文章,诬蔑大法弟子说假话,胡说劳教所从来就没让大法弟子参加劳动,以诋毁明慧网的真实性,欺骗新被绑架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那些犹大也都跟着说从来没有参加过劳动。其实欺骗一向就是江氏集团的拿手好戏,我们前期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都知道,许多早期被绑架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都干过很重的体力活,而且当时的条件十分艰苦,没水、暖气一点不热……以上的例子就是铁的事实。从2000年10月以后,由于大法弟子超过几百人,人太多,于是劳教所成立专门的大队,就基本不参加劳动了,可是等待大法弟子的却是比超强度劳动更狠毒的血腥镇压,大法弟子仅仅在2000年的镇压中,就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残。现在平房变成了崭新的高楼,这是用迫害大法弟子的钱、大法弟子的血建成的,美丽的面纱后面隐含的是杀机!失去人性的迫害从未停止过,只是喂肥了恶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