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莫干山劳教所暴行:炎夏关禁闭衣结盐霜 寒冬风透骨被子滴水


【明慧网2003年8月2日】1999年7月20日以来,乌云遮天,飞沙蔽日,整个华夏大地顿时被邪恶笼罩。浙江的莫干山劳教所就是这样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之一,这里恶警们的迫害手段十分阴毒和疯狂。因其迫害法轮功得力,莫干山劳教所被江氏集团评为浙江省“文明”劳教所。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莫干山劳教所的恶警们,是如何对大法弟子实施“文明”的吧。

大法弟子陈仙枝,因为坚定信仰,四肢被恶警绑在门上二十多天;大法弟子俞亚敏不写保证,脚趾被硬生生的压断一个;大法弟子周爱女、赵爱玲坚定信仰,在炎热的夏天,被关进禁闭室,将门窗紧闭,并用厚厚的黑布挡死窗户,屋内再开一盏200W的电灯,不让碰一滴水。更残酷的是一天要站立18个小时,不准动一下,否则就是拳脚相加,电警棍残害。周爱女被关了7、8天后,衣服都结了厚厚一层盐霜。

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逐渐被揭露出来,引起了全世界善良人们的震惊和愤怒。于是,有一段时间,恶警们改换面孔,披上了伪善的面纱,一时间确实也迷惑了部分学法不深的大法弟子,甚至走向了邪悟。但是邪恶终究是邪恶,大法弟子们坚强不屈的时候,恶警狰狞的面孔就会暴露无遗。恶警陈韫理就常在大会上恐吓:“不转化,谁也别想走出劳教所!”,并弄来许多卖淫、吸毒犯人,监管大法弟子,恶警们不亲自出面,以行动自由和减少刑期等等为条件利诱他们迫害大法弟子,致使部分不明真象的卖淫、吸毒犯人们为了邀功受赏,成了恶警的帮凶。

劳教所内的大法弟子随着正法进程,更加坚定了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邪恶的镇压也就随着升级。恶警们感到其所谓的“转化工作”越来越难做了,逼、哄、吓、骗,招数使尽,但是效果甚微。于是它们另造牢房,在肉体和精神上折磨大法弟子。2000年2月14日,恶警迫不及待地将大法弟子关进这个叫“严管区”的牢房里,一共有六间,每间面积约有4平方米,当时墙上还是灰浆未干,地上水迹斑斑。被关进这里的大法弟子的大小便均在里面,地上铺块木板为床,(后来建起一只宽约2尺、离地约5寸的小木箱为床),铁门终日紧闭,在铁门的下方开了一个约15厘米见方的小洞,作为送饭口。冬天,房间内寒气逼人,人住在里面仿佛住在冰窟窿。为了监视大法弟子,恶警还将卖淫或吸毒犯也关在这里,他们年纪轻,穿上厚厚的棉衣、棉裤,有的还裹上毯子,却被房间里的潮湿和寒气冻得关节疼痛,嗷嗷直叫。而关在这里的大法弟子,最大的年近70,年纪最轻的也有40多岁了。

为了迫害方雪英、沈丽、喻阳、陈枝仙、黄金丰、薛小卿等六个大法弟子,恶警们弄来30多个卖淫吸毒犯,她们两个一组,三班倒,八小时一班,不让大法弟子换洗,每晚12点以后才让睡觉。盖的只是一条4斤重的劳教被,自己家里带来的被子则被强行拿走。每天起床后,被子拿起来,可以看见湿淋淋的往下滴水,而关进里面的都是年纪大、身体弱的大法弟子。恶警叫嚣不写“保证书”,不“转化”,就别想出来。年近70的老太黄金丰在这里关了两个多月,卖淫吸毒犯们不准她活动,强迫她终日坐在门缝边,让透过门缝的寒风终日吹着她,造成她半边身体麻木,上厕所时,连裤子都扣不上。这一桩桩、一件件的恶行就是莫干山劳教所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文明”业绩。

然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一些曾经被强迫写了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经过认真反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纷纷回到大法中来,他(她)们重新开始坚修大法。这激怒了莫干山劳教所的恶警叶黎、陈韫理等,他们就更加疯狂地迫害大法弟子。最近,为了逼迫周爱女(二次被非法劳教)放弃修炼,8天8夜不让她睡觉,让卖淫吸毒犯轮番折磨她。鲍素英重新表示坚定修炼后,要讲真相,恶警们竟用胶带封住她的嘴。

恶警们在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期满后,再一次逼迫他们写“保证书”、“计划书”等,如不服从,强行延期非法关押。大法弟子许慧就是因为坚决抵制恶警的逼迫,被强行非法延期关押了一个月。

以上仅仅是莫干山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事实的冰山一角。我们在揭露其罪恶的同时,也奉劝那里的恶警们: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罪业无边!赶紧放下屠刀,给自己和家人的将来留一点希望。否则法正人间之时,悔之晚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