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说“炼”是证实法的一部分


【明慧网2003年8月20日】邪恶迫害大法几年了,几年来很多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舍小家、为众生,不为金钱所动;不为舒适的生活所困;不为身名利益所囚;不为亲情所缠。毅然决然地加入到正法洪流中。有的被开除工作,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被非法判刑、劳教,有的被非法关押,有的甚至失去生命。为大法在人间树立了无比伟大的威德,留下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事迹。

然而有极少数同修(指个别老学员),却不敢当人说个“炼”字。当有亲朋好友问他是否还在炼法轮功时,其实就是给了他一次救度这个人、讲清真象的好机会。我们应该很好地利用这个机会洪法,对一个众生讲清真象,就是破除无数个邪恶,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可有的同修却说自己没炼了。听有人谈及此事,我心里很难受,从浅层次上分析不敢当人说“炼”字的原因有如下同几点:

一、 被“怕”字禁锢,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常人观念

常人社会的败坏,人人都在其中,他们所固守的是那套圆滑、尖刻、保守、自我保护的做人方式。然而修炼人就是要跳出常人的认识升华上来。这样的同修他们还是常人的那套推理方法:说了就会被告,被告就会被抓,被抓就会被迫害,被迫害就会承受不住,承受不住就会被转化,最后会毁了自己。

如果我们跳出人的理,就会看到,说“炼”是慈悲伟大的举动,在另外空间是惊天动地的,在人世间就是在证实法。听了的人就会想;如此疯狂迫害他还敢炼,他会更加相信是好,如果亿万大法弟子都说“炼”那就是一股强大的惊憾邪恶的力量,会使邪恶不攻自破。特别是有些大法弟子过去是常人中的领导,在周围的群众中有较高的地位,你说还在炼,常人更是对大法产生敬佩之意,可能比你发真象材料效果更好。

二、 没有做到对大法百分之百的“信”

修炼自始至终存在着一个“信”的问题,通过修炼大法我们时时感到了师父的佛恩浩荡,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正由于我们有一颗对师父、对大法坚信的心,才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才在腥风血雨中闯过了一道道艰难险阻。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胆胆突突走过来的,有失误、有挫折,就是凭一个“信”字我们要坚修到底。“信”是神的状态的表现,是修炼的基础,也是保证。想想当年刘胡兰、江姐在断头台上还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不就是凭着对其理想的坚信吗?常人尚且能做到,大法弟子反而做不到,说不过去啊!如果我们认定是宇宙大法的实践者,最高真理的捍卫者,相信师父的法力会保护我们,宇宙的佛、道、神都会帮助我们,我们还会说“没炼”吗?说“没炼”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因为旧势力就是害怕众生了解大法真象,揭露它们的邪恶,最终淘汰那些它们认为不好的生命。

三、 没有做到“真”。

宇宙的最高特性就是“真、善、忍”。师父教导我们要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最后返本归真。说没炼了的人是一种阳奉阴违,表里不一的表现。这种行为连有正义的常人都认为不好,更何况我们是代表“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呢?当然我们不是要做师父讲的那种“有师父保护,不怕汽车撞”的人,在邪恶迫害的初期,当恶警问你时可以采取方式回避,现在迫害进入低潮,众生开始清醒想了解大法的时候。如果还不敢说真话就说明这个大法弟子心性有问题了。当然我们还可以采用其它方式来谈论这个话题,不直接告诉他你在炼,至少你不能说“没炼”了。

四、 修“善”不够

师父以最大的慈悲心救度宇宙众生,我们是不是要以最大的慈悲心对待向我们了解真象的人呢?答案是肯定的。讲清真象就是最大的善,因为我们把真象讲给了一个常人,可能就是救了一个宇宙的王、主;一个大穹的众生,这难道还不是最善的行为吗?师父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象的对象”(《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讲真象中我们善的语气、心态、能量均会促使一个受蒙蔽的人感觉到大法弟子善的力量,他明白的一面、本性善的一面就会显现出来,最终救了他。

综上所述,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在正法的最后时期当众说“不炼”了。如果我们放下一切常人心,常人情,常人思维方式,及至一切常人的执著,从人中真正走出来,还有大法弟子做不到的事情吗?如果我们正念很强,邪恶敢迫害吗?而且我们有师父的呵护,有护法神的帮助,有自己修好的一面的。同修啊,走出来吧,时间不等人,让我们为大法,为众生尽到最后一份心吧。

由于个人层次所限,对法理解不深,有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