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六月的我被非法关押的经历(图)


【明慧网2003年8月20日】修炼四年多了,算不上精进,每每想到自己能走到今天,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的一员,心中就会无比庆幸。伟大的师尊哪!您倾尽您的所有,手牵着弟子带到今天,无论弟子怎么不争气,您都慈悲地给机会、给机会、再给机会,无比珍惜,真的比我们自己还要珍惜我们哪。

“学过大法的人走错路时就是因为有放不下的执著,而这些执著也一定会被邪恶生命控制、利用。”(《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走向圆满》)仅以此文请同修们借鉴,不要像我一样摔跟头。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许多人和过去的同事都骑着自行车,车后架上都驮着大法书,与我相向而行,一个同学停下问我:开法会了,你不去吗?一听是法会,我赶忙跟去了,不同的是我步行,别人都骑自行车,车上还带着大法书。不一会儿,看见很多人都散去了,我的小学同学告诉我他们都回家了,我却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厕所,蹲在那还不愿意起来,感觉很迷茫,人们从我的身边走来走去。做了这样一个梦,我感到不解,推醒身边的丈夫与其诉说,他也没什么反应。过了几天,我正准备去洗澡,电话响起来了,一同修问我说,今天开法会,你能不能去?当时我顿了一下:去。同修还问我怀孕几个月了,好象要说什么,但没出口。放下电话想起前几天做的梦,原来真的是法会,我不由激动得哭了起来,带着人的情对师父说:师父啊!谢谢您!我抓紧收拾,按约而至。去的路上,虽然寒风习习,还是没有把我的欢喜心冻没。

到了会场,已有很多同修在那里了,都安静祥和地坐在那,电视里播放着真象光盘。一会同修传过来图文资料,是36名西人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前静坐打横幅。我们正在为来自不同国家的外族面孔的这一伟大壮举而感到震撼,警车停在了门外。这时我有点紧张,看到别的同修稳如泰山,又不那么害怕了。我们开始发正念,一会儿警察包围了这里,后来才知道是被恶人举报了。同修们建议闯出去。会场是一前后开门的平房,前后有警车、警察。它们一边叫门,一边趴窗向里看,并打电话调动警力。一同修勇敢智慧地与恶警周旋,给从后门走的同修赢得了宝贵时间。后门是封死的,并被恶人用木棒支上了。同修们边发正念边撬后门。在强大的正念下,大部分同修走脱了,仅少数几人被围,其中有我。


怀孕六月的法轮功女学员被警察毒打

当时后边走不了了,我想试图从前门走脱,便说要上厕所。一警察手拿木棒,气急败坏地喊:你……(骂人的话)给我进去,谁让你出来了。我说:上厕所还不让啊。它更气了向我吼:“你XX给我进去!”并用木棒敲打我的腰腹处,当时我已怀孕六个多月。(见图)还有几个警察也气势汹汹、歇斯底里地拿着铁棒、铁锹凶狠地看我,随时准备扑过来。过了一会儿,恶警把我们几个同修一起驱赶着强迫上车。走到大门外,我看有两个路口,便向没有车的那条路跑去。没想到正中了它们狡猾的埋伏,路口有人拦截,有穿警服的,还有便衣,个个摆着阵势,如临大敌,拿着棒子。看我一跑,它们象失了控一样,扑过来。当时我想,豁出去了,心中默念正法口诀,大喊“法轮大法好”。它们凶狠地扑上来,用粗木棒打,揪起头发狠猛地向我的嘴脸出拳,当时面部受伤,牙齿松动,满嘴是血,浅白的衣服也是斑斑血迹,并几个人一起把我按在地上。

我又大喊:“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路上不时有路过的行人,恶警们怕更多的人见到这场景,几个人强行把我抬到已装满人的拥挤的出租车。一中年警察手拿警棍,被我紧紧抓住。车上有一女同修平静地说:“有话说话,你看你们打人干嘛呀?你们打人不对。”中年警察没吱声,当时我也想不起讲真象了,对着警察大声说:“你们家没有兄弟姐妹呀,你们凭什么这么打人?”中年警察见状,说:“你看你攥着警棍干啥,我也不打你。”我撒开紧抓的双手,心中默念正法口诀。并想这车开不到地方,赶紧坏,我一定要堂堂正正地走出来。半路这车真出了问题,我意识到,正念起作用了,师父给安排了这个机会。在换车时,周围有人看着,后面有警车跟着。一看这阵势,我的顾虑心和怕心上来了。对师父对法的正信可解万难,但我却由于愚见,失去了这转瞬即逝的机会。

上车后我又继续发起了正念。这次由于闭眼,没能看见怎么进的恶窝的门。下车后,它们把我们几个同修带到一活动室,一恶警还面露邪恶,态度更是恶劣,让我们面墙而站。过了一会儿,有同修提出要上厕所,他们找来女警察看着。其中一个年轻一点的看到我一惊:“哎呀,是穿警服的人把你打的吗?”到了厕所,那个年轻女警又是一惊:“你怀孕了?”我没做声。她又说:“那就别炼了,在家多好。”我说:“我只知道做好人没错。”

回到活动室,恶警让我们站成一排面向墙,一年轻男同修不时地寻找机会,这时与我平时接触较多的同修A正念上来,向警察要人,我也就势走到门口。A厉声问到:“凭什么把我妹妹打成这样,你们不知道她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吗?”并问我:“你肚子疼不疼。”其中一警察都不敢正视A,还说:“谁打她了?我们可没打她。”A指着我的嘴:“看这嘴。”其它警察都灰溜溜躲到一边,另一个是头儿,见不妙,反过来大声问A:“谁让你进来的,去、去、去,出去。”说着就推A。A用力把我从门里推出去:“快走!”并用力把门拽住,大声说:“要抓就抓我吧!”恶警大声与A争吵,要把A铐起来。我一听,动了人心,为A担忧起来,放慢了脚步,边走边回头,并不时地找出口在哪。这个思想空子可不小啊!恶警追出来了,有点乱了手脚,边追边拿电话。当我找到出口时,恶警也追上来了,拽着我的衣服不让走。出口旁也出来一撮人,邪恶地帮腔做势吓唬人。那个头打电话给610的头请示。就这样我又被拉回了原处。

在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一个,正是那个年轻的男同修。它们中一人说:“少就少吧,少了省心。”同修为我没能正念走脱惋惜,还说:“你咋不跑呢,我们都去拉恶警,为你发正念。”我后悔得真是捶胸顿足,心想我怎么这么差劲,我非要堂堂正正地走出来不可,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就这样我等待着机会并发正念。不一会看着我们的警察放松了警惕,走来走去走到另一个房间。我抓住机会,迅速走到一个能跑出去的地方。周围是高墙铁网,墙角处堆放着乱砖,墙上正好有一处铁网坏了。我看了看,跑了上去,往外一瞅,没路,树枝乱乱地长在那,我想还是换条好走的吧。就这样往下走了一半,看着的警察追出来,大声喊:“你到那上干啥,还想跑啊?”这个机会又被我给断送了。“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心里真是又气又急,也没有了修炼人应有的状态。

这回他们真害怕了,连我上厕所都不时地盯着,还把我们关进了禁闭室,上了锁,看我们的人放心地走了。我有点失望了,自己做的不好,还影响一大片。这时A和我丈夫来看我,往返几次,还送了饭。丈夫见到我谈了几句,问我咋不跑呢。我听了真是惭愧,最后丈夫说:“你说肚子疼,有机会就跑。”过了晚饭时,610头子来了,逐一发问。邪恶之徒怕担责任,还对着我们摄像。问完后把我们分开,把我和另一同修带到了一值班室。我说肚子疼,他们让我躺床上休息。最后邪恶之徒怕担责任,向我丈夫勒索了3000元,放人时一手拽着我无耻地说:“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给的收据是临时撕下的纸角,也没有手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