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讲真象

【明慧网2003年8月24日】我是黑龙江省大法弟子,于1997年4月末幸得法轮大法。99年7.20以后自己放松了修炼,虽然也在看书,但心不静,功也不炼,放任了自己,对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没有重视,特别是讲清真象基本上没做,前顾后怕,人的这一层执著还没有放下。功友们几次提醒我,可自己的这颗怕心太重,始终放不下,一说讲真象、送资料就害怕。根本就走不出人的这一层。

一直到今年的5月初,自己感觉腿有些不听使唤,自己不悟,并和功友说:这是怎么了,原来的病态也出现了,血压上升、心脏加快、不能上班,在防“非典”期间几乎不敢看电视,一听“非典”就害怕,把师父说的话全没放在心上。这段期间简直就是一个常人。到了5月7日晚,猛然感到自己的左腿不好使,抬不起来了,大脑也有些痴呆,也就是常人的脑血栓症状。当时的一念很不好,动了人的念,叫醒了我的丈夫,把我扶起来。第二天早晨就开始打电话联系车,去外地接我女儿,可电话打了半个小时,总出错也没有联系上,这才悟到不能再打了,不该这样做,心也就放下了。功友们看到我这种情况,善意地提醒我,向内找一找,还有什么心没放下,让邪恶钻了空子,发正念清除邪恶,决不能承认它。于是在功友们的鼓励下,我每天学法、整点发正念清除邪恶,遇事就和功友们谈体会并注意向内找。

有一天早6点发正念时,突然有一个念头出现,讲真象的事自己还没做。于是我想,一会发完正念我就出去,如果遇到象我这样身体状况的人,我就跟他讲真象,告诉他法轮大法好。发完正念,我刚走出家没到100米就碰到一位老年人,走路很费劲,看到之后,我刚想搭话,又动了人的念,心想这位老人的儿女不知是干什么的,又害怕了,不敢和这位老人搭话。走过去后很后悔,恨自己干啥呢?为什么又害怕,这不又被旧势力控制了吗?不行,得回去。于是我又走回来找到这位老人,虽然和老人说了话,可最终还是没有把要说的话说出来。当时很苦,又往前走不远又碰到一位中年妇女,手持拐杖由另一位中年妇女陪同,我想这是师父的慈悲,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这次可不能再错过了,我一定要和她讲,于是我就上前与持拐杖的妇女搭话,几句话后就谈到了法轮功,陪同的妇女一听就火了,说:你看电视里说的多吓人哪!听到这话,正是讲真象的机会,我就和她说了天安门“自焚”的真象,从王进东的烧伤讲到刘思影的手术。听完后,她的态度有了转变。

第二天,正好有客人来访,我又向他们讲了真象,这次心里很平静,很轻松,一点怕心都没有。当客人听完后,感到很吃惊地问:“你一片药都没吃身体就好了,这是真的吗?一针都没打?”我说:“是真的,只要给我点时间让我调整一下就好了。”这样,半个月后,我就正式上班。上班后,我把实情告诉了我周围的人,使他们对法轮功有了新的认识,我也从此积极主动地走出人的这一层,和众多大法弟子一起汇入正法之中。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