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情魔羁绊 重返归途


【明慧网2003年8月4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学员,在别人看来,我是一个得法较早的学员了,可是,我自己非常清楚,自己的心性提高的很慢,许多执著心放的不好。7.22以前,自己学法炼功都比较积极,做为一个骨干学员四处弘法,自以为对大法十分坚定,并且觉得自己心性很高,已经没有什么可执著的了。

7.22以后,自己和许多大法修炼者一样走上了进京上访的证实大法之路。被当地公安局恶警抓住,在拘留所里呆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开始时,自己还能够用大法对照自己,心性出现不稳时就学法背法。就因为自己的心性有漏,所以邪恶的势力就利用常人来干扰,家属两次接见,自己表面表现的很坚定,不为常人之情所动。可是内心却丝毫没有平静。记得当时我在整理家里送来的日用品时,从包裹里掉出来了一个纸条,我知道,这是我爱人给我写的,无非是想利用常人之情来打动我,让我向恶势力妥协。因当时心性不稳,自己怕把握不住,没有看就把它撕掉了,当时就有功友指出我这样做没有面对考验,而是在回避。因为自己没有在法上真正提高上来,虽然表面上是撕碎了纸条,可是在我的心灵深处,常人之情就象洪水泛滥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在以后的几天里,邪恶势力利用我自身强烈的执著向我展开了攻势。由于自己沉迷于亲情之中,最后还是屈服于邪恶势力,含泪写下了“保证书”。就在那最后关头,慈悲的师父也不愿舍弃他的弟子,就在我写“保证书”的前夜,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一条奄奄一息的毒蛇忽然复活了,向我扑来,把我惊醒了,醒来后,我久久不能入睡,我也能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能让邪恶的魔在濒临死亡时有任何复活的机会,可是,邪恶势力利用我心性有漏的一面终于把我拉了下来。

回家后,我觉得自己已经不配再作大法弟子了,同时,同样因为被情迷惑而看不到真象之根本并被邪恶利用的爱人和父母对我严密地监视起来。我开始自暴自弃了。附近的同修看到我这种情况都非常着急,他们想方设法接近我,听着功友们那发自肺腑的语言,看着功友们给我的师父最近的讲法,我流泪了,更加体会到师父的伟大和慈悲。于是,我决定重返修炼之路,我首先在明慧网做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所做的违背大法之事全部作废,决心在以后的修炼中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更好的去助师世间行。同时我也反思自己的过去,我逐渐悟到,自己掉下来的主要原因是对常人之情有着强烈的执著。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修者忌》)师父还说“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师父在《真修》这篇经文中指出“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得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进天国吗?”通过学法发正念,讲真象,我的家庭环境也在逐渐的归正,看来邪恶势力真的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了。

我个人体悟,做为大法弟子现在必须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学法修炼自己,发正念,讲真象,将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和旧势力黑手彻底消灭,使更多的有缘之士在修炼的道路上重新起步,更加坚定地走向归途。同时也使更多的世人能够在迷乱中认清真象,摆好自己的位置,能够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不执著于一时的亲情,而是为家人的根本着想,这才是真正关心和爱护他们。我体悟,这些都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也是师父在为我们建立威德创造机会。让我们共同精进,更好的去助师世间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