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师在广东三水妇女劳教所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3年8月24日】我是一位教师,今年58岁,献身教育事业30多年。我一贯遵纪守法,工作认真负责。特别是修炼法轮大法后,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懂得了做一个好人的重要性,工作更加兢兢业业,领导分配任务从不挑拣了,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和亲朋好友、同事相处得更融洽了。人们都说我是个好人。而且通过修炼,我身体多种顽疾都好了,修炼近五年没生过一次病,成了一个健康的人。

然而,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忌,把教人重德向善、处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当作他的头号敌人。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对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进行血腥的镇压,剥夺了我们炼功健身、做好人的权利。我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样,被劳教、被开除公职、被罚款,亲人被株连。

面对江氏集团那种灭绝人性的法西斯暴行和欺世谎言,我本着善心去向人们讲真相。

2001年5月14日,我在派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保安员发现,将我绑架到派出所。派出所恶警除了多次非法审问我,还将我不炼功的儿子和他的朋友也带去审问,还非法搜查了我儿子的住宅。在派出所我被非法关押了24小时,期间恶警恶狠狠地掐我的脖子。后来恶警凭空捏造一条“破坏法律实施罪”将我绑架到看守所。与杀人、抢劫、诈骗、偷盗、吸毒贩毒、买淫卖淫等犯人关在一个仓。

仓内环境极差,约30平米的地面,包括所谓床铺(一块木版搁在水泥台上,睡30来人,只能侧着身笔直睡,不能翻身)、过道、水池、厕所。晚上蝙蝠、蟑螂及各种虫子飞来飞去,更弄得人无法入睡。遇上刮风下雨,水点从牢房上方窗口洒进来,无处躲避。由于仓内缺乏阳光,所以穿湿衣服是常事。那些犯人(绝大多数都年轻)经受不住这恶劣环境的折磨,很多人患感冒、脚溃烂、各种妇科病等,天天找管教要药。而我却一病不染,这也证实了大法的威力。

管教强迫犯人头经常组织向全仓人灌输诽谤、诬陷法轮功的东西,强迫我坐在前排听,不准闭眼。管教指使犯人头逼我看诬蔑法轮功的书籍资料,还指使所有犯人时刻监视我,不准我炼功。只要我静坐一下,犯人们就来骚扰,怕我背法。看守所规定:哪个仓若发现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则罚全仓人一星期吃白饭(即无菜),且不准购物,这样挑起犯人仇恨法轮功学员。

看守所还组织犯人自编自演攻击、诬蔑法轮功的节目(卖力的可减刑),强迫全所人看。

因我不背“监规”、不做操、不跑步,管教指使犯人头罚我每晚睡觉时间值班两小时,在我绝食期间也不例外;我还每天得刷厕所、擦地板、洗几十人的饭碗、打开水(一天好几次,开水桶放在墙外,人要跪伏在地上一兜一兜地从一个靠近地面的小孔里舀进来,小孔两旁挨着床位和墙壁,人只能靠着开水桶,一不小心就会被开水烫着,而且热蒸汽烫得人手、脸很疼,汗流浃背,手臂上皮都磨破了)。那些犯人逼着我干这干那,逼我在大雨中(洗澡的地方没有天盖)搞卫生、搬东西,淋得全身湿透,稍慢一点,就辱骂我。

其间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管教让四个男犯人抓住我的手脚给我插鼻管灌食几次,灌得我手脚直哆嗦,她还毫无人性地说:好哇,你又上一个层次了,我不会让你这么死的。还恐吓我,不写保证就会判个三年五年。

我没违法,没在拘留证上签名、摁指印,他们将我非法拘留两个半月后,突然宣布判我劳教一年。独裁者江××对法轮功学员从未讲过半点法律。我与四位大法学员被强行推上囚车送往广东三水妇女劳教所。

三水妇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手段全国闻名。我一进妇教所,立即就被恶警利用的工具---那些犹大们24小时“夹控”,吃饭、上厕所、洗澡都有人严密监视着。她们轮流上或一起上,对我软硬兼施,口蜜腹剑,她们恶毒地将用断章取义、移花接木的方法拼凑的歪理邪说来对我们进行轰炸式的洗脑。我跟她们讲真相,她们就拍桌打椅恐吓我。不准我与坚定的学员及新被抓进来的学员接触。强逼看攻击栽赃大法和师父的文章、图片和录像,恶警指使将那些血淋淋的或烧焦的尸体的大型图片摆在大法学员监房的过道里或房门口,造成恐怖气氛。而且强迫学员讨论、写所谓的心得体会和日记,恶警定期检查。此外恶警还组织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还要做作业、考试等,由恶警检查验收。对不配合者,恶警自己上阵或指使犹大对其进行围攻、威胁、恐吓;或用书打脸;或剥光衣服挨冻、曝晒……使大法学员24小时处于痛苦的折磨中。

妇教所在每个大法学员的监房都装了监听器,据说楼道里也装了。

为了迫使大法学员放弃修炼,他们阴险地搞出一套所谓奖惩制度:写了“三书”的每年劳教期减四个月;那些所谓“民管会”的负责人和什么班长、大班长及其它参与做洗脑的(都是叛徒),她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给大法学员洗脑,甚至狱警还将她们带到其他劳教所去做洗脑,她们每月获奖分300-500分甚至更多(奖100分减刑一天),一个“夹控”人员“夹控”学员一星期奖500分。而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则每月罚几百到1000分(罚100分加刑一天),比如坚定的大法弟子周雪菲每月都被罚1000分。

在这里,没有大法学员的尊严,只有恶徒们的肆无忌惮的迫害。恶警经常突然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搜身;学员跟狱警说话或被点名时要蹲下;每天要学员给狱警打扫、整理房间等。这里制定了一大套无理的规章制度来对付法轮功学员。而恶警们在对大法弟子进行身心摧残时表面上还要假惺惺装作关心你,真是沙糖嘴、蛇蝎心。

法轮功学员们除了承受残酷的精神迫害,还要参加“军训”和繁重的手工劳动──做一些供出口的手工艺产品,其中有出口美国的,妇教所利用劳教人员敛财。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丈夫因被骚扰、恐吓加上为我担忧而病倒,住进了医院。我儿子为我担忧而痛苦不堪,到处去找有关领导帮忙,花了很多钱,想将我救出去。可是他哪里知道,在江独裁者的淫威下,谁敢帮助法轮功学员?在亲情的迷茫中,我失去了正念,害怕自己被逼疯,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了,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三书”,此后心中蒙上了耻辱的阴影,更加生不如死。在此,我再一次声明(我已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有辱大法和师父的一切全部作废!

解教后,我县的“610”又强迫县教委开除我的公职。

炼功健身,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更没有错!是江××及其帮凶在破坏法律,它们才是真正的罪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