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慈悲护弟子 正念闯关震邪恶

【明慧网2003年8月25日】
(一)

2002年中共十六大期间,中国大陆恶警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我也是其中一个。当地派出所拦路把我劫持当天就把我关进了看守所。他们抢了我家的钥匙,非法抄了我的家。由于我放松了警惕,那次损失是非常大的。他们说我家是一个资料点,并把我连拖带拽抬进了看守所,前后抓进去的已有20位功友。我不配合一切邪恶的安排,不排队,不报号,不穿号服,不吃不喝绝食抗议,它们让干什么就不干什么。起初管教罚犯人,让他们群起攻击我。我明白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不承认并彻底铲除它,很快局面扭转,犯人担心我不吃饭会罚她们不让吃,我不做的事会罚她们如何的事并没有发生,她们看到了大法的威力。由于看守所长期关押了几个大法学员,前边新抓进的功友在不同程度上配合了邪恶。我想在此我们就是个整体,大家都做到正念正行,才能有力地窒息邪恶。所里四个女监室,由于我绝食,恶警怕影响别人,把我一个人单独关一个号,管教怕我与功友联系,叫号里的犯人监视我不让我动纸笔,由于我的正念正行使有正义感的犯人开始心向大法,不但不限制还积极为我传递书信。当第一封信发出后,新抓来的三个,包括一个长期关押的功友立即行动一起绝食。但长期被非法关押的那四位功友还没认识到,有的甚至说些不利的话。我很痛心,她们被邪恶长期非法关押,不能及时看到师父新经文,跟不上正法进程,她们对为什么绝食认识不清。管教们认为我们是专门与他们对抗,我提出与他们谈话,他们不理,我就给他们分别写信述说原因。我给所长写了信,信是这样写的:

* * * * * * * * * * *

我来后一切都不配合,原因有三:

1、我绝食是抗议江氏之流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其实我们修炼人与你们一样,都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有亲朋好友的人。唯一与当今世人不同的是,我们多了一份正义。敢为真理而不畏强暴,为真理宁折不曲,为真理敢于舍尽一切。我为什么要绝食?因为我身陷囹圄,只有用这一和平抗争的方式,抗议江氏之流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唤醒世人的觉醒,从谎言中走出来,共同抵制这场迫害,还公民一个信仰自由!

2、“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师父经文《法正人间预》)。目前中国大陆公、检、法,已经不自觉地充当了迫害“真、善、忍”的帮凶。而这些执法人员,同样是被蒙蔽的受害者。为了阻止你们下地狱受无边之苦,我们在此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一切都不配合,使你们迫害大法不能得逞。从这个角度讲,同样是对你们的最大慈悲与挽救。

3、我们是修炼人,毕竟不同于常人,我们的言行必须用大法去衡量,听师尊的话,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所长,在当今大法洪传的特殊历史时期,当“真、善、忍”受到攻击时,每个人的良心怎样摆是非常重要的。请不要认同任何理由迫害法轮功,请不要关押一心修善的大法弟子,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有个美好的未来!宁可让牢里的草长满,也不让好百姓受冤屈。

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 * * * * * * * * * *

当所长看过后,晚上就上巡号台看我,非常客气,我知道那封信起了作用。在我们绝食期间,每天恶警把我们拖到看守所大院中间的警亭旁强行灌食,我抓住机会每次都直接点名揭露邪恶之首江犯的罪恶,每次都围好多人,看得出他们都很愿意听,因为好多信息中国大陆封闭的很严,他们难以知道。曾有人对我说:“喂,等你出来,我找你教我也炼法轮功。”我写了江的十大罪状念给全号的人听,她们个个伸出大拇指说:“老大姐,如果全国人都学法轮功,中国就不会象今天这样了,肯定会变好。”这些常人出来后到社会上到处讲,法轮功如何好,炼功的人如何正义,坚强了不起,起到了正面活传媒的作用。我深深体会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影响多么重要。从江氏迫害法轮功开始,看守所就与大法学员打交道,所里上上下下都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但它毕竟是迫害大法的工具,在绝食期间有的功友动摇了,我们及时沟通切磋,做到了金刚不动。我每天背法,发正念,讲真象,规正自己,一刻也不放松,当第35天的上午喊我走,我出了看守所,看到派出所的人和车,我二话没说,坐进车里让他们送我回家。

车里坐进三男二女加我六人,车开着开着上了公路,这时我才意识到不是往家送而是去劳教所,他们几人互相讲××劳教所如何。我此时反而心静如水,心态非常祥和,没有一丝波动,我坚信师尊绝不会让他的弟子进那邪恶的黑窝。按常规讲,送劳教所要通知本人并告诉期限,但它们象黑社会老大一样,只管暗地里做,而我呢,连问都不问,因为那与我毫无关系,你们今天无论把我拉到哪,最终还得送回家。我只是静静地发正念,我把给派出所写好的信交给了他们,他们几个都看了,我给他们讲真象,他们说功好在家炼,别出去惹事。我说惹事的是江氏犯罪集团,它不给我们造谣,我们根本就不会出来辟谣,我们的目的就是不叫大家受骗受害,栽赃陷害的无罪,我们倒有罪了,是何道理?我今生就是为这来的,我全身的细胞,我呼出的空气都是法轮大法好,我要让全人类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车到了劳教所,他们把我从车里拽出来,我一点都不配合,就是发正念,结果劳教所说啥也不要,那恶警当时就打手机与当地公安联系,说这拒收怎么办?把拘捕证开好回去再送看守所。回到本市已是晚9点多,他们拿了拘捕证直奔看守所。看守所值班的一听把我送了一圈没人要又拉回来了,吓的赶快把门关上,可不能让她进来了,这回那恶警变乖了,叫着我的名字并说:“你不是说我咋抓了你咋送回家吗?这回我送你回家。”我看到邪恶折腾了一天到处碰壁,而且送我的那五人也直叫苦,说这次出差恶心死人啦!我想叫你们啥时候想起干迫害大法的事就得恶心死人。

这次我们在里面正念正行,外边的功友一同为我们发正念,里外形成了强大的正念之场,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我们四位绝食的功友全部无条件释放,并给后边功友绝食抗议开创了良好条件,随后那些长期被非法关押的功友也陆续绝食闯出了魔窟。

(二)

2003年4月25日,我去外地与一功友外出办事时在路途中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当地派出所把我们俩拦劫送到了县公安局。那位功友是本县的,被抓也几进几出,我是外地人他们不知名,晚上就把我俩送县看守所,我俩一切都不配合。因为全国上下正闹“非典”,我坐在看守所大门口发正念,他们给我量体温,一量37度4,不收,把我一人拉到县医院,到医院量36度8,正常,医生也无法治,观察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傍晚送看守所,到了所门口我在车里量体温,一量37度6。送的人说车里温度高,把我从车里拽出来在大门口吹了一个多小时,一量38度,他们说体温表有问题,在他们身上试正常,又要给我量,我拒绝,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对工作一点不严肃!怎么能这样对人命不负责任呢?”但他们几人摁住我强量体温,量后你看看表,他看看表,没人敢吱声,有一个说:“别量了,再量就40度了。”无奈只好又把我拉到了医院,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为弟子做的。我请求师父给弟子安排适当的时机走脱。

晚上恶警把我铐在暖气管上,我打了二次铐都没有成功,我想时机未到。到了第二天早7时许,我要求给我打开了铐。8时多,医院的人多起来,查房的,看病的,送饭的,外边叫卖的,出租车人来人往。他们看满屋子的对我也放松了,当他们刚一离开,我求师父保护,护法神加持,一步跨上桌子打开窗户跳了出去,一路顺利回到了家,又汇入正法的洪流中。是慈悲的师尊又一次把我从魔窟中救了出来。

(三)

2003年6月19日上午当地派出所把我从家抬走后,一辆车把我拉到了县公安局,从抓我时我就开始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抬到了楼上,进来一壮小伙劈头盖脸把我打倒在地后扬长而去。晚上办案的人才告诉我,怀疑我给他们县头头们写信了。他们的问话我一概不予理睬,只是揭露邪恶讲真象,由于他们长期与大法弟子打交道,他们对我挺客气,看的出他们纯属应付差事,敷衍了事地与我谈了一会儿话,就打扑克去了。

第二天把我投进了县看守所,我心里发正念,嘴里喊着“法轮大法好”,当把我拽到看守所大院时围上来一群人,我又直接点名揭露江犯的罪恶,那些干警们一个个咧嘴笑,没有一个制止。所里每天早8点上班后,所有管教统一查号,当打开号门时,犯人都靠墙站着,我双盘坐在铺板中间向管教们微笑着非常有礼貌的说:“尊敬的各位领导,你们好,请你们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您将终生受益无穷。”他们一个个看着我没一个吱声。每天都如此。只要管教出现在巡号台,我就向他们讲真象。我到此一切都不配合,并绝食抗议。

这次进所时体温正常身体健康。我悟到,大法弟子不能老是身体不合格释放,我今天要叫世人看到大法的超常,我不吃不喝身体还得棒棒的,不但无罪释放我,我还要治他们的罪。果然放我的那天由于前天下雨气温下降,有5个犯人病倒了。所长到巡号看到了不吃不喝的炼功人比一日三餐的犯人都精神。我用正楷体给所里领导写了十五六张揭露邪恶的信。前几天所里说省里检查团要来,7月2日上午10点整我正发正念,听到巡号台有杂乱的脚步声,又听有人介绍:“这是电视机,这是……”我立刻意识到检查团来了,我马上站起来问他们喊话,我叫他们牢记大法好,善待法轮功,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不要听信江犯的谎言……,他们逃也似地走过去了。当天下午就把我无罪释放。我又喊着法轮大法好出了看守所,大门口站了不少干警,那四个办案人在门口接我,我大声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四人好不容易把我弄上了车,我上车后把给他们写的信交给了主办人。信上写道:“……千古奇冤×××,我再喊一声我冤枉!其一,你们凭空捏造,说我给×县人民政府写信了,我就是给×县政府写信了!无凭无据,无理无由,我触犯了哪条国法?几款几条?其二,先别说谁写的信,就此事而言,一个老百姓给他的人民政府写封信何罪之有?触犯了哪条国法?几款几条?从另一角度讲,老百姓给他的人民政府写封信不正说明这个老百姓还信他的政府吗?如果就此被抓起来,那么今天抓了我,明天就轮到你自己头上啦。其三,你们是执法人员,执法犯法,你们在执法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任何手续与依据,你们随便打人。我也是半百以上的老年人,我受这不白之冤天理不容。我又是家庭主妇,我爱人上着班,你们把我抓来谁给他干家务?我的儿子很快从大学放假回家,见不到他的妈妈该多痛心,我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同事同学哪一个不为我操碎了心,今天表面上抓了我一个人,这期间牵动多少人的心不安神不宁?试问:今天扰乱社会治安的到底是谁?制造社会动乱的到底是谁?我真想不到一个头戴警帽、身穿警服的人民警察干出这样对老百姓不负责任的事来,这不是草菅人命吗?我要求惩罚打人的凶手并追究其法律责任,同时赔偿我一切人身损失,恢复名誉。”

他看后说那怎么办?我说你们从我家门口喊法轮大法好一直喊到你们县。我们修炼人绝不会象你们以恶治恶,我们是以慈悲善念融化恶缘。这不是救了你们吗?他们理屈词穷,在半路上截了一辆公共汽车让我回家,我下车没回家,直奔当地派出所,我问他们凭什么抓我?我要告他们乱抓无辜扰乱治安。我从单位找到街道办事处、公安局,向我的街坊邻居诉说邪恶迫害我的事实,唤醒他们的良知,让他们看清谁正谁邪,让良心倾向善良的一方,为自己选择好未来,摆放好位置。我告诉派出所的人说:“以后我家门口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许你们抹!”他说:“我还抹!”我说:“你不要真善忍啦!”他说:“我记在心里。”真的如师父讲的:“当邪恶在发挥它那个邪恶的时候,表现是不可一世的,落到实处是很虚弱的。当然恶人在为邪恶表现时,只要大法弟子无漏的正念表现一强,恶人就心虚,甚至被正念所治,就是这个状态。”(《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