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痛——在法上认识法,用正念否定旧势力


【明慧网2003年8月25日】注:下面说到的三种现象你熟悉吗?是否一边读一边在对照自己、看自己是否也有同样的思路和问题呢?如果你是中国大陆学员,是不是认为自己又不做资料点,所以这类文章和讨论与自己无关呢?如果你是海外学员,是否觉得这与自己每天所做的大法工作不相干,太遥远,没兴趣仔细把这样的文章读完?

一、普遍学法不扎实,走形式,所以理论上知道师父说的都对,但遇到问题时不能正念对待,不会用法去要求自己,而是采用自己喜欢的人中的标准和办法来衡量与对待。其实这是法学不进去、不能同化大法的表现,把大法当成外在的常人式的理论了。
二、平时注重表象,爱跟别人比,和别的同修比,跟自己过去比,却不跟法在不同层次对自己的要求比。
三、事情发生了,爱用人心推测,不能静心来真正向内找自己,不能用正念对待同修和自己;或者虽然有心对同修负责、也很想向内找,但因法学的不好,心也不静,所以找也找不到。

* * * * * * *

目前邪恶疯狂反扑,本地频繁出事,使部分地区材料中断,救度众生之事被大面积搁浅,同修内部出现人心浮动,不禁都在问:这块怎么啦?我们怎么啦?

是呀,应该好好问问自己了。

“被迫害严重的地区,被破坏得严重的地方,那里的学员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怎么回事?……那里是很难,但是不管怎么难,你们想到你们的未来是什么吗?你想到将来的果位是需要伟大的威德为基础吗?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证实过法的神、佛正果吗?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吗?!真的金刚不动地无执无漏了吗?!真是这样,你们再看看那环境是什么样? ”(《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痛定思痛,我发现我身边普遍存在着这样几个问题,说出来以便抛砖引玉。

一、普遍学法不扎实,走形式,所以理论上知道师父说的都对,但遇到问题时不能正念对待,不会用法去要求自己,而是采用自己喜欢的人中的标准和办法来衡量与对待。其实这是法学不进去、不能同化大法的表现,把大法当成外在的常人式的理论了。

关于学法,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反复强调,而我们今天还做不到,是不是真有些……

二、 平时注重表象,爱跟别人比,和别的同修比,跟自己过去比,却不跟法在不同层次对自己的要求比。

表现在人中就是我常听到:xx修得怎么好,怎么坚定,怎么还能进去呢?……;xxx正念多强啊,他都怎么样了,还有谁能行啊?咱们比不是差多了吗?……其实在这个不相信自己的同时,也是不相信大法了。

还有的人表现正相反,自以为是的心很强,在矛盾面前总是用大法中的语句和一些具体事情中的现象来证明自己对、自己的情况特殊,或者用来去否定别人。表现得非常固执和自负。

三、事情发生了,爱用人心推测,不能静心来真正向内找自己,不能用正念对待同修和自己;或者虽然有心对同修负责、也很想向内找,但因法学的不好,心也不静,所以找也找不到。

我就经历过这样情况:有一次同修被抓,不慎暴露了我的手机号,得知后,尽管我一再告诉自己,谁说了也不算,师父说了算,“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但尽管采取了必要的安全措施,不好的思想仍不断地往外冒,电话被暴露的阴影死粘着我不放,甚至还在想象着由此可能将引发的一系列事的细节,我真的被搅扰得焦头烂额。被逼无奈,我下狠心向内深挖,却发现这一切一切的出现都是因我的求安逸心带来的。

执著找到了,也能静心学法了,这时师父的法理也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你真的能做好的时候,我想那个麻烦呢也不是你看得那么绝对。因为你不能站在法上认识呢,那常人的麻烦就是常人的麻烦。人眼中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变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这一切是变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噢,我因执著而钻到了“电话被暴露后肯定会如何如何”这种人的逻辑思维的牛角尖里去了,好险哪。“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我以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嘛,你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护法,都是因为你们做得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得干着急没办法。”(《北美巡回讲法》)

还有就是在营救同修方面也存在人心。如有的同修家庭背景深,就认为他家有人,能给办出来如何如何,从而忽视或抵消了正念的作用。“一个人想,两个人想,三个人想,那也不是回事。如果整体大法弟子更多的人大家都在这么想,那是不是一个强大的心、强大的障碍呀?” (《北美巡回讲法》)。“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四、 再谈一下关于建资料点的事

资料点的问题,明慧曾建议遍地开花。然而本地区仍然是几个大点运作,结果造成资料点同修压力大,出现了几个同修遭迫害后,资料短缺的问题。而很多同修对建立资料点存在畏难思想,也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做,总以为运作资料非常难、非常危险……。

其实据我所知并不难,只要有四千到五千元钱便可以成立一个小型点,而十本周刊、一千传单的工作量只需五小时……,至于上网现在更是有十分安全的措施和经验。这只是在客观形式上谈的,当然,我们都清楚,这不是一场人对人的迫害。“无论谁迫害大法,他都是人在跟神斗,最后的结果是明显的。”(《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还有同修认为“我们这儿经济落后,比较穷,连吃饭都是问题呢……”,我想这还是在用人心去衡量,而且这也是旧势力的安排。如果我们都能在“最大限度舍尽一切”中去做,我相信事情会变的。师尊告诉我们:“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最后,请允许我用师尊的话与大家共勉:“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 ”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