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在新安劳教所的亲身经历揭穿电视剧《生命无罪》的谎言

【明慧网2003年8月28日】最近,听说电视上放映以新安劳教所为背景,反映警察如何“春风化雨”地“挽救”法轮功学员的电视片——《生命无罪》,我看了几分钟,被其中颠倒黑白的谎话所震惊。他们无耻到在光天化日之下,面对十几亿中国人撒谎,诬蔑法轮功、粉饰劳教所恶警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下面以我的经历揭露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谎言。

一、我的简单经历

在1999年7.20以后的日子里,到天安门游玩的时候,只说了一句承认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我就被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恶警指使不是炼功的被拘留者,随意打骂、凌辱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冬天将绝食抗议的学员绑在门板上插灌,并要当着众人将裤子裤衩扒到脚脖子处示众,一句“你们(指恶警)执法犯法!”就被扇耳光,暴徒们至今还扣着我的钱物不还;一天,我正在家里和家人一起看电视时,片警说找我谈谈话,就将我骗走,送去非法劳教;在北京劳教调遣处,不写“保证”,就被强制脱掉衣服抱头蹲在雪地里,被吸毒人员用缝衣针扎。同行的一位老大妈请求方便,恶警不许,她憋不住,拉在裤子里了,后恶警闻到气味,对她大骂不止。如此迫害手段,数不胜数。

二、新安劳教所的真实生活

到了新安劳教所(就是原天堂河劳教所)后,整个表面环境看似“文明”多了,到处干干净净的,也听不到污言秽语了。可是,对待我们的手段就更阴险狡诈了,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恶警背着大多数人,都是笑里藏刀的伪善,留下的都是精神创伤。

在新安劳教所里,基本没有所谓的作息时间,是随警察(里面叫队长)的情绪变化而实行的。要是哪天新来的学员“转化”不顺利或受了上级的批评就要受到迫害,恶警们还挑动其他劳教人员仇恨法轮功,憎恨坚定的学员,一会开会训斥,一会逼看诽谤录像,一会逼着楼上楼下的跑步,一会强迫写感想(必须写对法轮功转化的认识,吸毒人员开始也要求写,遭抵制了),一会强迫背“23号令”,一会不让说话、不让走动。而干活的工作量一点不能少,加班加点都得干完,有时就干个通宵。大法弟子曾经被迫给雀巢公司做小兔子等玩具,粘布拖鞋,织毛衣手套和钩垫子(据说是出口),卷上铺盖就着床铺和地面,包筷子(就是一次性用纸包的用餐筷子,还不洗手,在调遣处更这样),缝劳教人员穿的衣服。甚至还让我们挖建礼堂的地基,两三米深的大坑,让我们一盆一盆的将坑里面的土搬上来。不让大法弟子炼功,强制让跳所谓的“健身舞”。外面有人来参观,就将坚定的学员藏起来,并威胁他们认为没“转化”好的不准随便说话。有次听说是有外国记者来采访,让我们把餐具放到从来也没有用过的消毒柜里摆着,不开机消毒,就是摆着,说开机是耗电,这就是新安劳教所的真实的生活!

三、我是怎样违心表态的

刚到劳教所的时候,警察猫哭耗子,说他们工作的不容易要我配合,还说家人可怜受我连累(后觉得这句话对他们不利就不说)等等。见我不妥协,就吓唬说不转不让见家人,永远别想出去。并派已经转化的人来“帮教”。当时,我不明白什么叫“转化”,怎么转,如何转。它们谁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要求我写“三书”,还欺骗我说到劳教所的人都已经转了,并且不让我睡觉、罚站,叫“熬鹰”,让转化了的学员以车轮战来“帮”,不停地念着诽谤法轮功的文字。有多少学员都是经受不了这种折磨而迷失真正的自我本性,违心表态的,这也就是许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在里边“转化了”、“保证了”,出来后又回去了又炼上了的原因所在,他们用的都是谎言欺骗、体罚和精神折磨,而骗术是经不住时间和事实检验的。

回想当时的真实情况,我记得当时确实有点懵了,就象一个人在夜里走着走着,忽然迷了路一样。只知道自己要炼功是做人的一种基本权利,我没有违反国家的法律,劳教我是一种错误,希望有人来解决问题、主持公道,并没有弄明白劳教所这个执法机关它根本不做这样的事情,就是强制你按它的要求做,不服从就是用暴力手段执行。当时就奇怪为什么见到的都转了,转哪去,而且转化后她们要替代警察来做工作,说话不说实话,或闪烁其辞,或不着边际神神叨叨的,与“转化”以前的实在真诚大不相同。后来知道还有几个坚定的,被隔离开了,或在集训处单独关着,整天受着非人的折磨,让帮教人员围着洗脑,关小号,基本没有睡觉时间,十几天24小时都不让眨眼睛皮,把人整疯了。实在不写的,让人代替写“三书”还写上你的名字,恶毒地对外面讲是你自己写的。

这里,警察的转化任务同工资奖金升职等挂钩,有善良点的警察也是被他们的上级逼迫来做洗脑的,其实她根本不懂法轮功,也不想管这事,只是想完成任务,要求法轮功学员写了“保证”就行,她就完成工作任务了;而有的就为了她个人的恩怨、好恶或见不得人的目的,失去理智的软硬兼施,折磨坚定的学员,并逼迫已放弃信仰的去做洗脑工作。一个法轮功学员曾经是我同学,转化后做帮教日以继夜熬着,后来有病了都没有让休息一天(现在后悔了)。由于长时间的缺少睡眠,精神压力超负荷,同时看到来给她洗脑的都是昔日的同修、同学,心里十分难受和困惑,甚至感到对人那种不可改变的劣根性的一种绝望和厌恶,只想尽快寻求解脱离开他们,不要听些自欺欺人的鬼话,因此而不能清醒思想,借坡下驴似的自己骗自己、自己放弃自己。我也是这样被所谓“转化”了。不负责任的说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不由衷的话,无形之中对邪恶的迫害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注]

四、所谓“转化”是对人性的摧残

冷静思考后,做人的本性——良心告诉我,我错了。是“转化”二字迷惑了我,实质是让我放弃学大法、放弃修炼,放弃做人的本性,也就是背叛我曾信仰的一切,没有基本道德的甚至干着欺师灭祖的恩将仇报、人所不齿的事。是师父和大法又一次挽救了我。背叛大法后,耻辱、自责和懊悔折磨着我,我觉得自己真是不可救药啊!我就只是苟延残喘地活着,自暴自弃,我觉着我的行为都不配为人,还有什么脸活着,还怎么配学炼法轮功,从此在精神上被警察强制地套上了良知的枷锁,这就是劳教所警察和江氏集团嘴里的“挽救”!

记得在每月家人见我的时候,我总是在流着眼泪,可我什么也不能告诉他们,虽然我时时都希望告诉他们真实的一切。肉体的折磨难以忍受,而精神的摧残更是伤及骨髓啊。在这种日子里,想不开的时候,就记起师父的话“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支撑着自己艰难地走过每一天。我不知道怎么除去这精神污点,怎么面对自己的良心,就是师父原谅我不计较,我怎么能自己原谅自己呢?直到我走出劳教所的大门,得到师父的经文,感受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我才从内心战胜自我、重新走入修炼者的行列。

五、迫害在继续

读者朋友和同修,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更想讲具体些,但是这里的环境仍十分恶劣,只好就此为止。想当初在迫害开始前后的日子里,我写信、去信访、主动找警察、干部、同事、邻居说我自己炼功后的感受和变化,希望诚实、事实、善良能换来公正和和平,甚至在无辜的被拘留的日子里,告诉警察我知道的真实的一切,目的只有一个,让我们光明正大地修炼,公正地对待我们尊敬的师父,让我们有尊严地活着。

今天,我告诉人们我真实的经历。相信善良的人能够辨清善恶,理解和支持法轮大法修炼者。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