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折磨性军训、苦役、性侮辱


【明慧网2003年8月29日】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自炼功以来,身体素质日益增强,更主要的是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以及人与人之间失与得的因缘关系,所以家庭也逐渐和睦起来。

99年7月20日起,大法与大法弟子遭受了严重迫害,我也是其中一个受害者。99年农历十一月,我到北京去要求还师父清白,结果到北京第二天一早就被北京的公安人员抓走。一天不但不给饭吃,连厕所也不让去,到傍晚由我县的公安人员从北京劫持回乡政府。当时全乡组织了200多人对我们5名大法弟子进行审讯和殴打,还逼我们蹲马步、罚跪等,大法修炼者个个被打得遍体鳞伤,最后把我们5名大法弟子分别分关在5间房子里,每间房由两个恶徒轮流看着,不让睡觉。到第二天,大队主任前去看我,才知道打我们的同时,不但我们的家被抄了,我二儿子和大儿媳也被抓到了乡里,同时也遭到了毒打,还逼着家里拿10000元钱才放家属回家,由于我家里困难,拿不出来,就把我二儿子在乡里非法扣了5天,每天由家里给他送饭(我家到乡里4、5里地远),最后借了5000元钱才把儿子放回。而我们5人第二天傍晚又被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22天,最后由家人保出来。在拘留所里,我还看到由我县的公安人员抓了湖南省恒阳市8名大法弟子,它们不但毒打外地修炼者,还把他们的钱、手表全部搜走,最后由湖南省官员把他们接走。

2001年4月23日我在地里干活,乡政法书记带着两名打手,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找到地里,说让我们到县里去开会,我说我没时间去,他们却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就这样把我们3人关到了偏僻的山区办洗脑班。在那里我们受尽了折磨,每天早晨起床是跑步半个小时,跑不好就挨打受罚,或不让吃饭。有时也搞体罚性军事训练,逼我们齐步走、跑步走、正步走、站军姿等,我们这些修炼者大多数都50多岁,还有两个60多岁的人,这样的年岁能做得来吗?还有时让我们两手平举,一只脚站着,另一只脚抬起来,这样站着长达10分钟,站不住就扇嘴巴子。

一天中午1点多钟,恶徒逼我们到太阳底下站军姿,其中有一名修炼者马上就地打坐,抗议他们的所为,恶徒们把他打得鼻青脸肿,还用棍子打得浑身是伤,腿也被打伤了,尽管这样,这位可敬的同修没有喊出一声,总是默默地承受着。我们所有修炼者向恶人抗议,这些邪恶之徒才停下来了,到晚上该同修就在宿舍里炼功,被一个工作队员发现,这个人说:谁让你炼功呢?这个同修说:你们把我打成这样,我若残废了你们负责吗?那人说:那你就炼吧。就这样该同修当着它们的面把五套功法全部炼完。

在洗脑班我们除军训外,还要到山坡上挖树坑,由两个人每半天挖一个一米见方的树坑,由于是山坡,实在不好挖了,恶徒监视着挖不让回去,回去还不让吃饱,干半天重活一顿饭就吃不到一两的一个馒头、一碗白开水,6个人一盘菜,最后每个同修都累得精疲力竭,瘦得皮包骨。

而且到了晚上,恶徒们更是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天晚上,一个副队长杨××把一个女同修王XX叫到了它的宿舍。到10点多钟这位同修回到宿舍就哭,我们问她怎么了?她说,队长逼她“转化”,她不转它就打她,还让她蹲马步,又逼她爬在地上,那个队长下流的污辱她,最后它说叫她跟它到外边去转弯,她不从,就回来了。我们几个同修一听,这种分明是流氓行为,应该揭露它。第二天一早,我们找到正队长问:晚上杨××为什么一个人私自提审女同志,这是什么行为?这个恶徒无话可说,而那个副队长听说王××向大家说了昨晚的事,就又找到宿舍打了那个同修一顿,于是我们11个人就向这些人揭露邪恶讲真相

恶徒为了达到它们的罪恶目的,绞尽了脑汁,逼我们学材料、看光盘、看图片,还让我们写心得体会,我们每个同修所写的心得体会完全是向它们讲真相,它们却用尽了一切毒恶手段来给我们洗脑。一天晚上把同修柏XX叫到了教室,逼他写转化材料,不写就开始打,由4个工作队员打一会儿,吼骂一会儿,一直到天亮,才叫这位同修回到了宿舍,多亏这个同修是个年青力壮的小伙子,在师父的看护下没有倒下去。

这个邪恶的洗脑基地共非法关押了11名大法修炼者,每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迫害,更可恶的是,每天下午叫我们到大楼的南面去拔草,此地方是一片荒地,好几年都没人种和管理了,让我们到那儿去拔草也没有什么用,目的就是让我们去喂蚊子,每个同修拔半天草,浑身被蚊子咬得都肿起来,而恶徒们却在楼上看着我们,有时还说我们拔得慢。

又有一天晚上,它们把一个59岁的李××叫到了教室,问该同修转不转,该同修说:转什么?做好人还要转成坏人吗?话音刚落,有一个恶徒陈××拿着一根棍子照他的腿就打下去,这个同修立刻就倒了,半天才起来,起来后这些邪恶又逼着、骂着让他“转化”,就这样一直到天亮,也没有让他到宿舍休息一下,而是叫他到外边和我们一块去拔草。当时我们看到这位同修滚的浑身是土还不算,后背还有一个大脚印,不难看出恶徒们把他打倒在地上又踏上了一只脚。到了中午,又把这个同修叫出宿舍打了一个中午,下午又让他和我们一起去拔草,这时的他再也蹲不住了,总是坐着有气无力地拔草,到了晚上又把他叫出去挨打,最后这些恶人施用车轮战术把该同修打得“心力衰竭”,动不了,也吃不了饭。这些恶人让医生给他看,医生说:这人太危险了,心脏跳得太快,赶快叫他回家吧!最后恶徒勒索了他4000元的所谓饭费才将其放回。

就这样的洗脑班,有的同修在那儿呆了长达3、4个月。我和一名同修呆了6个月。天渐渐冷了,这些恶人背着我们给家里打电话敲诈,说交上饭费可以放回家。家属怕我再受罪,不顾一切,借钱把我保回家了(回家后我才知道交了1800元钱)。

以上我只是讲了几个典型的例子,还有更多的残酷折磨就不一一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