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两年重病缠 得法修心重康健

【明慧网2003年8月31日】我是96年3月得法的,今年41岁,是我们师父、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修炼前,我患有多种疾病,病毒性心肌炎、纯红再生障碍性贫血,儿童类风湿,还是过敏体质,曾在床上瘫痪2年,在北京住院两次,共计18个月。看遍了北京各大医院的中西医疑难病专家,我的病也没有明显的好转,心律平时都是每分130次-150次,严重时180次。血色素最低只有3.5克,只能靠输血维持,类风湿又非常地严重,全身疼痛难忍,连翻身和吐痰的力气都没有。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全家人轮流到北京护理,生活不能自理。从北京回到当地,又住了几次医院,也没有治好,最后医学专家说:“只能用激素维持,而且终身服用。”几年来花掉妈家、婆家、兄弟姐妹们许多钱,达十万元;那时的我经常以泪洗面,上不了班,生活自理都困难,每天不是躺着就是靠着,受着疾病的折磨,丈夫不能正常上班。

96年3月份,由于修炼了法轮大法,并且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做,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的身体奇迹般的好了,由生活不能自理到能干家务活照顾孩子了。97年7月份,只修炼了1年多的时间,我又走上了工作岗位,在工作中我以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对工作认真负责,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做事先考虑别人,受到同事们的好评。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只是个教人向善、使人类道德回升、身心受益,于民于国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却被邪恶的江泽民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迫害,并且还定为什么X教,真是颠倒黑白。

1999年10月,我抱着一颗纯净的心去北京上访,反映真实情况,做为大法弟子我最有发言权。到了国信访办说明情况和要求后,本应可以回家,谁知中午,秦皇岛610办公室去了警车非法把我押送回来,当晚就送到了看守所,关押起来,还没收了身份证至今未还。由于上访的人多,第一看守所关满了大法弟子,几天后又把我们押送到山海关看守所,不叫出屋,时常还要非法提审,一个月后,由于不写保证又把我押回秦市一看,非法关押了1个月零5天,同时因为上访被开除党籍。

2000年秋,为了让无辜的百姓明白真相,我来到天安门广场,一边讲真相,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这样又被恶警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那里的恶警除了骂人就是打人,真难相信那还是首都的“人民警察”,我在那里只呆了几小时,竟扣压了我100元所谓的饭钱。后来又被秦市610非法押回秦市第二看守所,在那里我以绝食抗议,遭到恶警多次野蛮灌食,18天后被无条件释放。恶警向家人索要饭费(根本没吃一顿饭)、灌食费500多元,两次扣收北京的押运费600元,非法扣保证金2000元

为了抗议血腥镇压,2000年12月10日,我又去了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就在我们打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的时候,一群恶警和便衣猛扑了过来,对我们大打出手。其中一个恶警用电警棍重重的打在我头上,然后几个人边打边骂地将我强行推上警车。先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后又转到怀柔看守所。在看守所,警察没收了我的卫生巾,不给卫生纸,睡的是水泥床,更没有被盖。我一切不配合他们的迫害,不报姓名,不回答任何问题,只讲真相,绝食、绝水抗议。因参加集体炼功,被恶警们又打又骂,被强行灌食,但我决不配合,8天后将我无条件释放。我没吃一顿饭,可恶警却收了我70多元钱,由于我没带钱,它们就强行扣收和我一起出来的同修的钱,这就是首都警察的流氓工作作风。

我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待法轮功所采用的手段都是谎言、欺骗、掩盖。在此我以我所遭受的迫害事实控告江泽民犯有“群体灭绝罪”、“酷刑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