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3年8月7日】按:在这场邪恶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学员的最残酷的迫害中,邪恶的谎言毒害了无数的众生、蒙蔽了无数不明真相的中国人。在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过程中,如何理智、智慧地用对方容易理解和接受的方式真正讲清真相直接影响着对方能否得救度。希望我们在此分享大家各自在讲清真相中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以及在讲真相过程中的体会和经验。

在此与同修交流最近在互联网上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的一点体会和经验。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在《理性》中告诉我们,“用智慧去讲清真象”。在讲清真相的经历中,我深深感到,我们的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大法造就的。智慧也是大法中来的,当然这都和学好法不能分开的。我通常的做法是,每天晚上回家先读《转法轮》一讲,然后再做自己承担的大法工作,最后再抽点时间在网络上讲真相。

一、以慈悲心对待对方,处处为对方考虑

我打字不快,所以最近常常在论坛上讲真相。过程中也会遇到其他的一些同修,包括国内弟子。从同修身上,我也看到了许多自己的不足。许多国内同修讲真相中的语气、善心真正的打动了许多网民,使他们明白了真相。对比之下,我自己过去在讲真相时,有时语气就很生硬,道理说明白了,可对方感情上不一定受得了。慢慢的当我真正能慈悲对待对方,设身处地考虑对方的情绪、心理、环境等等因素的时候,和网民的交流也越来越容易被接受了。

讲真相中的为对方考虑,还包括真正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一些问题。其中的经验包括:

1、我们知道的不等于别人也知道。

一个最普遍的例子,就是大法弟子都知道的1400例。这个词一说大家都明白什么意思。可是一个普通常人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邪恶的造谣机器一般是不用这个词的,而且他们那个数字也是不断在变的,有时候是1600多例,常人一般是不会去记那个数字的。我看到过一个闪画,通过死亡率来揭示1400例背后所隐藏的真相。可是这闪画自始至终都没有提1400例是指造谣机器宣传所谓“炼功致死人数”,那么不明白的人看了就会一头雾水。类似的还有4.25、7.20这些数字,以及自焚伪案中几个演员的名字等等,比如一般人都不知道谁是王进东、刘春玲,大多数年轻网民只记得青春少女陈果。这些都是我们讲真相,包括编辑制作材料时要考虑的。

2、尊重对方,体谅对方的情感:点到为止

比如有的时候对方的说法有逻辑漏洞,是不是我们一定要抓住不放呢?我觉得不一定,我们不是辩论赛。我们的目的是讲清真相,让人明白。有些人你让一步反而会起到好的效果。当然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有的人气焰很盛,听不进讲理,也许抓住漏洞让他不要太张狂是可以的。但是最好是让人家感到我们的善心--另一个要点是肯定和鼓励网友的善心和优点,哪怕只是一点点,然后引导他思考真相。就是真抓到了对方的漏洞,往往我们只是暗示一下,给对方留足了面子,他也会明白的,以后就好沟通了。记得我把有个网友的论点都反驳了,他还胡搅蛮缠,谁看都知道他开始不讲理智了,那么好吧,反正他的所谓辩解也不再会给旁观者造成误解了,我就说我认输,阁下果然高明,能言善辩。我看到他后来又登陆,就不再发帖子反对大法了。以前看武侠小说,高手见面谈笑间过了一招,高下立判。高明的一方把对方衣襟上扣子摘了一个,反而假装自己挨了一拳,抱拳说阁下高明,佩服佩服!对方一看自己扣子掉了一个,人家还给自己认输,自然不再好说什么了。当然我们是修炼人,我们有更大的善心,我们对众生的慈悲常人很难真正全部体会,但是我们处处表现出来礼貌、体谅和诚意,这个常人是能体会到的。

还有,比如说往往我们对于对方善良一面的肯定,使他能够冷静理智下来,使他明白的一面能起作用。比如很多人刚开始接触到真相时,民族主义情绪很高涨,说话很不理智,抵触比较大。那么我就顺着他的执著,先肯定他的优点,说:“看来你也确实是一个热爱祖国的人,真的很高兴和你交流。其实哪个炎黄子孙不热爱自己的祖国,不为华夏五千年的文明而自豪?”话锋一转,就可以说:

“可是看到别人一指出国家某些领导人的错误,就跳起来指责是反政府、不爱国,是不是把爱国看得太简单了呢?歌功颂德的事既不费力,又不挨骂,还有领导人支持,谁不会做呢?

真正为祖国的人民着想,为百姓分忧,热爱祖国的文化,那才是爱国,对吧?光喊两声口号,‘打倒××’,黑几个美国网站,冲着航天飞机死难的美国人欢呼--这些并不能使中国真正富强吧。

爱国需要的不仅仅是热情。国家社会的病症,只有暴露它,面对它,才有可能治疗它。掩盖和粉饰它,只能使病症加重,维护的至多是长官们的面子,于国于民并无实质好处。外国人怎么看我们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能不能自强起来。如果为了维护所谓的国际面子,不惜一切掩盖国家社会的病症,致使中国积弱不振,那才是最可悲的。当年的慈禧太后就喜欢外国人说中国好,喜欢人说中华大帝国如何,最后怎么样呢?”

有的人经这样一说,他觉得就感情上可以接受了,那么进一步的交流也就容易了。

二、讲清真相中时时不要忘记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救渡众生

1、有些常人不对的观念,只要不妨碍对方了解迫害事实的,我们可以退让一下。

我们讲清真相中,时时不能忘记我们的主要目的。我们不是要辩论、或说服别人,而是要以真相消除人们头脑中因为谎言灌输的仇恨。有些常人的观念虽然不对,但只要不妨碍他认清真相,那我们可以避免去触动它。比如很多人受无神论毒害很深,我们是不是一定要他认同神的存在呢?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只要他能知道信仰神佛并不是无知的、荒谬的、也绝不会导致科学与社会发展的倒退,而恰恰相反,对于信仰的迫害,才是社会文明真正的倒退,我觉得讲真相的时候这样就足够了。

比如,对于持无神论比较激进的观点的人,我就说:

“其实,当今西方社会有相当一部分科学家都是有神论者,对于神的信仰也没有导致西方社会及其科学发展的没落。而恰恰相反的是,欧美国家社会的发展、科学的进步,很大一部分原因源于其对个人的尊重。正是人与人的不同,才有了这个多彩的世界,才有了各种奇妙的发明创造。可以说,今天在我国这种违反宪法的对法轮功信仰的无故打压,不但是法制的倒退,也是对社会创造力的扼杀。”

很多话我们没有必要说得那么肯定--虽然我们知道那是真理,这样可以避免陷入枝节问题的争论。师父在讲法中,常常使用“可能是这样的吧”,“说个笑话”,等等。比如济南讲法中讲到其它法门修炼的是副意识,师父用了个保守的数字:98%--实际上我们知道,修炼主意识的开天辟地就只有法轮大法这一门。我理解,这也是在告诉我们如何去讲真相。其它类似的话题还包括仇美情绪,对西方自由和人权概念的错误认识等等。我们不一定对每个人面面俱到,只要能激发出他的善念,让他知道我们是受迫害的,宣传的谎言只是为了掩盖罪行,我理解这就足够了--当然如果有的人主要误区就在这儿,那另当别论。

2、任何话题都可以是切入点,讲清迫害真相。

其实常人的任何话题,都可以是讲真相的切入点,我们都可以自然引入到我们要讲的真相中来。因为我们修的是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的宇宙大法。当然我们自己要对法有信心,智慧都是从法中来的。

比如有个玩世不恭的网友说:我不做教徒,也不做党徒。吃喝玩乐就好,到头来都得是死。你认为你是神,其实你什么都不是,只是找个寄托。

那我就回答说,“不当党徒也好,不作教徒也罢,不要跟着谎言葬送了自己的良知就好。”

“‘吃喝玩乐就好,到头来都得是死’,说得也不错。既然‘到头来都得是死’,吃喝玩乐又何为呢?你吃得好也罢,你玩的爽也罢,到头来不都是一堆黄土么,有谁能倒在棺中饮酒吃肉呢?如此说来,吃喝玩乐,又何尝不是寄托呢?”

然后接下来就可以引入大法的真相了,我是从大法弟子写的一篇文章中摘录了一段,略加改编:

“人有个思考的大脑,也有四肢和欲望。大脑本为四肢欲望的主宰,如今吃喝玩乐的欲望却支配了大脑,人反而成了欲望的奴隶,可悲乎,可叹欤?人生短暂无常,直如白驹过隙。整天忙碌于尘世,我们到底在‘瞎忙个啥’呢?我们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造物主创造了我们,难道真的是让我们百年入土,然后一切烟消云散吗?难道生命真的仅仅就是这样的一场悲剧?我们活着到底该干些什么、追求些什么?想想,那些承受着巨难的法轮功学员们,为何愿意付出如此巨大的牺牲去捍卫真理呢?而且如此坦然,如此坚定?他们是否真的感悟到了生命的真谛?”

三、法中有无限智慧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

“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地、心平气和地去讲去说,理智地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执著、一急、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什么心,智慧就没了,因为那时候又跑到人这儿来了,是吧?要尽量地用正念,尽量地用修炼人的状态,就会效果非常好。”

当我学法学得好的时候,心态比较纯的时候,真的感到“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十年前读常人书中的一个记忆模糊的故事,忽然会打入脑中,顺理成章的就成了一个可以说明真相的很好例子。本来是在搜索引擎里面查找某个相关的资料来说明问题,忽然会看到另外一个资料,用来阐述当前的问题非常贴切,等等。这样讲真相中给别人写的回复,既有说服力,又不至于枯燥,生动活泼而又有内涵。让别人一看就觉得法轮功学员不是那么简单的,让他们受骗未必那么容易吧。无形中就把他的一些观念给破了。记得有个网友看了我给别人解答问题的回复时说,“哎呀,你这个人很有内涵啊,你要写小说散文什么的一定会很好,多写点吧,我一定拜读。”其实呢我是学理科的,要不是修炼宇宙大法,我是不敢想象写文章什么的。

这一切都是法的力量。有时候感觉,以前在当常人的时候读的随便一本书,经历的一件事,都是为今天证实大法作铺垫的,都是师父早就安排好了的。所以我们真正应该感到自豪的是能在宇宙大法中修炼,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成的。今天讲真相中所用的一些常人知识、经历我都能明显感到是师父早就安排了的,哪怕一些很小的事情。

比如看起来好像在讲真相中我对三教九流都能说得头头是道,其实在当常人的时候读的一些书本来就一知半解,修炼以后因为不二法门,记得的更是不多。可是在讲真相的时候该用到什么,只要心态纯净,自然就能想起该说的,因为往往记不准确了,我再到Google上一查又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比如一个更加恰当的例子(故事)就会映入眼帘。个别时候遇到非常难回答的问题我就去学法,也不想这个问题--法学好了自然就有智慧了。

四、真正能打动人的是慈悲

就象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一样,其实我们在常人中的知识也好、逻辑也好,也都是常人那个层次的。真正能打动人的是慈悲。当我们慈悲心出来,真正心里想的是救度众生的时候,说出的话才有力量。我们只要以慈悲心去对待,做而不求,那个时候大法自然会体现出威力来。

有一个网友,宗教知识(不是修炼知识)比较多,能言善辩。在网上各大论坛反对大法已有三年多,据说他的目的是维护佛教。他甚至和其他一些人写了一篇所谓专门质疑我们的自焚真相节目的文章,还和人办了一个网站反对大法,在网上有一定负面影响。

这样的人,造的罪业很大,是不是还能救渡我心里也没底。有一次在论坛遇到这人,一些同修仍然慈悲地和他耐心讲真相。这时我也看到他确实是在寻找人生的归宿,相信修炼的事。我觉得不论这个人能不能救渡,只要能让他停止在网上反对大法,那么对他个人、对其他网民,以致减少迫害都是一件好事。于是在和他辩论了两个回合以后,我就写了个帖子说:

“阁下善恶不分,其实已造下大业而不自知。且听我说来。

在犹太人遭到屠杀的时候,真正善良的人,即使是反对犹太教的人,也不会于此时还在犹太教经典里翻词找句:这儿不合理,那儿前后矛盾,如此等等。

在今天这场残酷迫害中,真正善良的人,不管他是从科学还是宗教的出发点不同意法轮功的人,这时候也会暂时搁置不同意见,首先制止虐杀。反观先生所为,你在法轮功讲法里面挑刺的先不说。就说你在自焚案上做的文章吧。自焚案这件事尽管你不承认它是江集团安排的,但是它在镇压中的作用是明显的--维持镇压需要的是支持,不然的话不会持久,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谎言宣传,那是为煽动仇恨,为杀人、施刑者开脱--而自焚案对煽动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不用说是很有效的。那么有不少人因为阁下的文章,而更坚信法轮功是X教,相信镇压有理,也可以说问号先生在镇压中起到了相当于摇旗呐喊的作用。一个杀人、酷刑折磨同类的凶徒,可不是天生如此的。人都有良知,要想做出违背自己良知的恶事,也是要经过内心的交战的。这时候许多外在因素会起作用,上级的命令,周围群众的看法都在善与恶的内心较量中起着作用。那么在凶徒内心善恶交战的时候,可能因为先生的文章使得许多群众认同了镇压,群众的认同也使上级镇压的命令可以更加无所顾忌,这样先生就帮助凶徒在内心善与恶的较量走向了恶的一面。我们有700多同修被无辜折磨致死,更有千百万同修身受折磨,丧失自由、工作、家庭破碎,先生的推波助澜起到了多少作用,请问问自己的良知吧。佛教中是讲因果报应的,我想我分析的因果关系不牵强吧?希望你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不久他回答说,就自焚那篇文章向我们道歉,从此以后也不再写反对大法的文章了,并且要把以前写在另一个反对大法的论坛上他的反对文章都删去。

这件事我真正的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一个同修说,真的感到了正法突飞猛进中绝大多数邪恶烂鬼的清理,使得人越来越清醒了,感受到了大法的伟大。

五、辩论的技巧

人中逻辑的技巧在讲真相中是不是可以运用呢?我认为可以,但不要滥用。有些人很不理智,劝善他不听,那我们也可以用一些技巧了,其中比较有效的就是“易守为攻”。

举个例子。一般对大法有误解的中国人,因为受媒体灌输的仇恨宣传,往往在我们讲真相的时候显得咄咄逼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质问,而其基点却都是站不住脚的谎言。如果我们手忙脚乱的一个一个的去辩白,正好落入他的圈套。那么我们可以简单的把举证的责任推给他--让他找出证据来,让他明白,其实邪恶宣传机器对大法的指控,都没有证据的。因为按常人的理,也是谁指控人家,谁就有责任提供证据。这样攻守之势就逆转了,当然我们语气上仍然要和善,避免使用反问,因为那样容易陷入争论。

比如有个人中毒很深,看到了迫害事实还不承认,甚至反而举例说他遇到的警察很好,劳教所有规定不能打人,否则要严厉处罚等等。那么我就说,你所看到的个别警察和个别劳教所的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其实要否认我们说的迫害真相,你可以这样做,比如我们这里有山东潍坊大法弟子陈子秀被迫害致死的详细情况。你去调查证实山东潍坊并没有陈子秀这个人,或者她还活着,这就可以说明我们讲的不是真相。至于劳教所的规定,那和实际情况是不能等同的。××党章和法律中规定贪污腐败也是要严厉惩罚的,这不能证明党员中没有贪污腐败,对吧?

又比如有人认为法轮功人数多,4.25上访中又组织得很严密,不相信我们澄清事实中说的不参与政治的话,认为我们从各方面看都实在太像一个组织严密的政治势力了。那么我就说“太像了,是,我也承认太像了,太像了不等于就是,对吧。根据‘太像一个政治势力’就定罪镇压,这不是跟秦桧陷害岳飞的‘莫须有’一样了么。中国的法律还是讲证据的吧。最近人类基因库的全解,我们了解到人类基因同小鼠的近似性达到97.5%--也可说太像了,不过我相信人还是人。”

类似的技巧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举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