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相合理搭配——悬挂条幅也是讲清真相的有力方式


【明慧网2003年6月26日】关于交流挂条幅的话题已不新鲜,但我去过几个城市,大法条幅和喷刷、粘贴标语几乎看不到,或干脆没有。了解到同修大多不乐于挂条幅,(当然并不等于其它真象没有或做得不普遍)但在这里主要想谈一下利用条幅讲真象的一点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我认为条幅讲真象,能起到更广泛的效果。它主要悬挂在公共场合,比如诉江案期间,将有关此案的進展以条幅的方式告知广大民众。条幅简洁明了,使更多的人只通过几个字或者一句话,就直接地了解了江被起诉及大法被迫害的情况。如在公交车上,有乘客会突然指着窗外:看,法轮功!在街上或其他场合,世人看到我们挂在高压线上的条幅会交口称赞:法轮功真厉害,怎么挂上去的?

其次对大面积震慑邪恶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原来我们地区几位同修很擅长挂大型条幅和喷刷标语,整天忙得邪恶团团转。那是2001年,警察分任务提着小桶涂标语,大热天累得汗流浃背,叫苦连天;(后来公安局召集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涂盖)对于二、三十米高的高压线上的条幅,邪恶会让人开着大吊车去摘,兴师动众的场面有不少群众围观。若有段时间,没有发现条幅,邪恶们便松口气,一旦发现那儿有了条幅,又开始高度紧张。大陆有些做得很好的地区,条幅、标语,根本没有邪恶敢去动。

所以我认为,我们在散发真象传单、光盘的同时,应将各种真象按比例搭配一下。因为不同的真象能针对不同生活或工作的世人,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场合了解真象,我们合理搭配讲真象的方式,以达到互补的作用。

在了解中,我还发现有部分同修,对于挂条幅,还在一个人的观念中没有走出来,特别是女性同修和年纪大的同修,总认为挂条幅是男同修的事,需要力气;还有同修认为挂条幅危险性大,不如散传单安全;有同修还将其他同修为其做好的现成条幅退了回去。其实,我们也应根据情况来做,并不是非要挂十几米的大型条幅;做真象也没有所谓做这个安全、做那个就不安全之说,其实只要我们真正心在法上,心系众生,我们就不会有这些人的顾虑。如挂条幅可以挂长在1米到2米,宽在25厘米或30厘米的小条幅,拴上沙包就可以往树上扔。

我去过一个做得很好地方,长长的街道上大法真象条幅随处可见。在绿树的掩映下,五颜六色的条幅随风飘扬,成为那座城市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每天出门,每天都有新的条幅悬挂出来,这些条幅大多是老年同修和女同修挂的,他们说心态纯净,有正念,挂得非常顺利。有一位50多岁的老年同修,采用另一种方法,将条幅的顶端粘上5、6公分宽的双面胶,(站在另一同修的肩上)将条幅贴在电线杆上老高的地方,坏人很难摘下,而且她粘贴的条幅很少有人摘,她说既然贴上就没想叫坏人摘下来。她挂的条幅通常在那儿飘扬好几个月,直到被风吹日晒辨不清上面的字。挂条幅就是这些同修们的拿手绝活。而且,这条幅还是这些同修自己制作的,从开始买布、裁剪、熨烫平整,写字、刻版、印刷到成品悬挂,一条龙下来,全是由这些年纪大的同修做,其中还包括去买刻版和印刷用的材料。

我知道有一位50多岁、文化不高,平常写字据她自己说很难看的女同修,写出漂亮的隶书,自己又刻成版。她说若我不告诉她,她还不知道自己写的是隶书。师父说“很多事情不能够被人的观念局限哪,说以前自己就养成了习惯。今天赋予大法弟子的是神的状态,你要走向神的状态。很多事情用正念去做都能做好。”……“不行到时候师父也会给你智慧。”(《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就象以上这位写字的女同修的智慧。

还有两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当地只有他们两人负责大法资料供应,可还抽出时间做条幅。他们根据情况,针对不同时期做不同类型的揭露邪恶的条幅,使当地人民及时了解迫害事实和一些重要大事。如有同修被迫害致死,他们就做象挽联似的条幅,顶端粘贴上洁白的莲花,表示悼念的同时,又让世人了解了邪恶的暴行,同时将凶手曝光。起到很好的效果。

最后以师父的一段法作文章的结尾,希望我们学好法和发好正念的同时,“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希望每个大法弟子都充分发挥出自己的积极性与大法弟子的作用。……(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