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象中注意发正念


【明慧网2003年8月8日】以前看到明慧网《你是在对谁讲真相?》一文,没有太引起注意,近来遇到了几件事感触较深,也想将此问题再提出来与大家交流。

师父在讲法中多次谈到了人体生命的结构,讲到了主元神、副元神、观念、思想业、明白的一面、不明白的一面等等。还提到“一切不好的东西在人的身体里川流不息,甚至于在这里停留人也都意识不到”(《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等。旧势力为制造今天的邪恶环境做了很多安排,而在这种安排中世人又不知不觉地形成了很多败坏的观念,这些观念也许可以理解为旧势力为了能操纵人而有意安插在人体中的,它们是迎合邪恶的。而我们讲真象的时候往往忽略了这些问题,往往把对方当成是一个笼统的人,好象他除了不知道真象外再没有什么其它问题了,甚至希望一给他讲真象他就会如何如何了。而实际情况却比较复杂。有时候,你对其讲真象的生命未必就是你想救度的生命,虽然他(它)们都在同一个人体上。

我以前有一个同事对大法比较认同,两年前我就给她看过书,也听过磁带,(但都没有看完和听完)。最近她有幸到我公司来,我们又成为了同事。她一来就说大法很好,又说我给她洪法时讲得都是对的,能接受。可是不久后的一天,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我相信邪恶一定能战胜正义”,还提出了一些很阴毒的问题。我感到非常震惊,赶快制止她,告诉她说这些话要造大业的,可是无济于事。事后我真是很难过,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大的劲,怎么一瞬间就走到大法的对立面上去了呢?在师父的点醒下我才反应过来,其实那真的是她的主元神吗,还是她身上邪恶的生命在垂死挣扎。法轮大法度的是人的主元神,而寄生在人体上的那些另外空间不可救要的生命,是根本不配听真象的,对它们就是要正念清除,干净利索地铲除才对。

今天的中国人受到那个江氏流氓集团的毒害太深了。讲真象时一定要注意发正念才能取得较好的效果。有一次下班回家,车上除了我公司的四个人外,又坐了一位同事的朋友,是从东北来的。说着话不知怎么讲起了法轮功的事,这个人就开始大肆诽谤法轮功。这时我开始给它讲真象,我说你不要这样,政府说的都是在造谣,你并不了解法轮功。谁知对方突然提高了嗓门,大嚷到:“说我不了解法轮功,当初我和[大法师父]是一个单位的……”。顿时,车内的气氛邪恶起来。有人狂笑,有人竟然马上提到了日本的邪教,我当时一看真是太不象话了,我也不说什么了,立刻发正念,而且意想要用我全部的力量消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当时直感到全身发热。几分钟后车内恢复了平静,再也不说法轮功了。

最近还遇到一种情况。我在给同事讲真象时,讲别的还好,甚至他们都知道“自焚事件”是假的,可是一讲到魔头时,他们就开始强硬起来,并且为其辩护,好象魔头怎么邪恶都是应该的,可以理解的,甚至有人说“我要是江××,我也这么干”。他们的话真让我有一种感觉:好象我不是在跟同事说话,而是在跟魔头直接对话。要在以前我也许会和他争吵起来,为了大法,为了那么多被迫害的同修讨个公道。如果不能压住它,我甚至会愤愤地想:我是对你好,你不听你就跟着邪恶走吧,你去给它当陪葬品吧。可现在我明白了,那都是因为法没有学好而出现的心态和行为。由于法没有学好,讲真象时缺少针对性和有效性,该救度的没救上,不可救度的又在那瞎使劲。一个人到底是谁不是看他的外表是谁,而是看此时此刻控制这个人体的灵体、生命是谁。如果此时此刻邪恶控制了他,那么针对这个邪恶就必须发正念清除。发正念是管用的,发了正念后多能看到同事的态度转变回来,又开始讲“其实我相信大法是好的”、“我相信你们师父是神”之类的话。当然这种情形可能还会有反复,但不管怎样,他清醒了我就讲真象,他表现出邪恶了我就发正念,反正我也不生气也不急躁,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通过这些事情我也更加认识到,师父讲过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用的,不是来给我们增加什么知识来了,是指导我们正法修炼的。法学得好,不仅能做好证实法的工作,同时也能减少甚至避免损失。另外,我又领悟到:其实师父所讲的三件事──学法、讲真象、发正念,有时是互相穿插、同时进行的,而学好法是做好一切事的基础和前提。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