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生活中圆容大法(2)


【明慧网2003年8月9日】(接前文)有一位同修告诉我,师父很早以前就将她和家人的因缘关系点给她,她曾经欠过家人的“债”并许愿下世偿还。因此,在正法时期家人为了阻止她正法,打她、骂她。她认为自己在还债,打她、骂她是给她德。做证实法的事总怕家人打、骂她,所以做事时有时候有所保留,对家人也有了怨恨心。首先同修有掩盖的心,家人的阻止正好让自己走证实大法之路时有所保留,符合了自己不精进的心;另外,她和家人的因缘关系不也是旧势力安排的吗,“就是说已经在相当久远的年代就已经安排了这件事情。他们为了使它不走偏,为了使今天的事不出问题,他们建立了一套系统。用他们的理念讲,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所出现的事情,都是他们安排好的。过程中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尽管它在常人中的表现是偶然的,在常人中的表现是完全常人形式的,可是呢,这确确实实是他们安排好的。用他们的话讲,一个神就足以安排整个地球所有众生的一切不出偏差,无数的神,这么多的神都在看着这件事情,他们能出现纰漏吗?进程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不会。”(7)作为正法弟子就应该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过程中磨练自己的心性,同时救度自己的亲人;还有关于“德”的问题,作为正法弟子,我们做每一件事都要首先考虑别人,“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每当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一种情况的时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别人,因为已经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别人。”(8)你的家人是给你德了,但是作为失德的一方来讲,你对这个生命是不负责的;有的同修认为因为我做证实法的事,家人才对我如何如何,那是人间的体现,“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8)因为我们的心不正,没有圆容好与亲人的环境才出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有的同修能冲破亲人设置的层层障碍(其实是旧势力设置的),最后亲人由反对变成支持,同修不但走正了自己的证实大法之路,还救度了周围的生命。

我的身边有这样一位大法弟子,在常人中她非常优秀,多才多艺。“7.20”以后,因证实大法她被迫辞去工作,她将自己的积蓄几万元人民币全部拿出来做真象资料,她的家人不理解她的行为,丈夫对她总是冷言冷语,有时甚至打、骂她。丈夫身边的同事也时常讽刺她。她以慈悲、宽容的心态对待周围的生命,严格要求自己心性的升华,冲破了旧势力设置的重重障碍。她说,只有自己做好才能改变周围的环境。在她的正念正行下,她的丈夫不但理解她而且非常支持她,而且她的父母、兄弟姐妹在她的引导下都得了法。

我们一家四口,除了父亲之外都是修炼人,妈妈、哥哥和我。父亲对大法非常有正念(这是在母亲的正念正行下一点一点转变过来的)。目前哥哥在狱中绝食绝水九个月了,生死未卜;而我每天有很多大法工作要做,父亲对我的安全非常担心,隔几天看不到我就吓得不行,而我又不能顺应父亲的要求经常回家,每次从家里出来都感到父亲在窗口前企盼的目光以及母亲含泪的双眼。我知道自己的心有问题,其实法理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但是,在实践中如何去做,那才是最关键的,那才是心性的真实展现,对任何人来讲都没有捷径可走。“而作为证实法来的大法弟子及对于整个宇宙众生来讲,只是在这部法的具体实施救度中去兑现而已。也就是说这个法早就在这儿了,只是众生怎么样按照这个法去做,用我的话讲是怎么样同化过去,只是这一个过程而已。我过去讲,我说,谁也破坏不了这部法,不是说我在一边做着一边创造着什么法。法早就有了。众生怎么样去同化法,仅此而已。”(1)从理性上讲我知道旧势力安排的实质,旧势力把大法弟子当成修炼人,它不知道救度世人的重要,要让我达到它们所认为的标准,父亲就是给我起试金作用的。如果我能够跳出情的桎梏,按照不同境界法理的对我的不同要求,扎扎实实达到标准,在旧势力的眼中父亲就没有可利用的价值了,也就不会利用父亲了。

有一天正好是周末,一个同修约我到外地去做证实大法的工作。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很早以前家人就告诉我那天一定要回家,因为自从“7.20”以来,我们一家人都没有在一起过一个团圆年,更别说过生日了!我在心中犹豫了,我反复问自己这件事为什么会牵动我的心,我知道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怎样做,那就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我回家给父亲留了一封信就走了。“作为大法弟子面对的,就是成就未来最好的生命。所以对大家来讲,心性的要求,也就是对你们作为修炼人能够达到的标准,在这一点上是不能含糊的,一定要达到标准的。”(1)在实践中我不断的突破自己心的障碍,相信有一天随着我的心性的提高,佛法慈悲、威严的一面会展现在父亲的身上。

那么遇到实际问题时如何去做,需要同修用法来衡量自己的行为,师父的法已经讲得很明白了。一方面我们摆正自己的心态,另外一方面对待家人我们要尽量向他们全面讲清真象。有的同修认为家人已经知道大法好,这里全面讲清真象的涵义很广,因为大法弟子身边的人不能仅限于知道大法是无辜受迫害的,他们在某些问题上必须站稳自己的立场,也许有的同修认为家人是常人不可能支持我们的行为,只要他们不反对就足矣了。当然,每个人的路是不同的,不能绝对要求每个人都达到什么标准,但是我们应该不断的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能满足现状,因为如果我们在某个问题上始终停滞不前,那就跟不上正法进程了,也不能纵容和消极承受。面对亲人时,大法慈悲、威严的一面要同时展现出来。对人的表面要尽量的祥和、慈善,要求自己始终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注意自己的语气、善心和道理,要做到慈悲、纯正、大忍。但是在证实法的某些大是大非的事情上又要堂堂正正,不能退步,但是可以采取更加理智、智慧的方式。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全面清除邪恶旧势力的黑手,彻底结束旧势力的参与。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注重事情的结果如何,要看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心性的升华。

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是这样回答大法弟子提出的问题的:
“问:弟子现在还发现要处理平衡好慈悲众生与维护大法的尊严是非常困难的,请师父开导。
师:你想维护大法的尊严是对的,但是怎么维护啊?你堵他的嘴?你跟他辩论?我告诉大家,你就是去慈悲地对待众生,你就是慈悲地去跟人讲清真象,你就是维护大法的尊严,你就能维护了大法的尊严。(热烈鼓掌)

大法的尊严不是靠常人的手段维护的,是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的真正慈悲、善的表现带来的,不是创造出来的,不是人的行为、用人的手段创造出来的,是慈悲中产生出来的,是救度众生和你修炼中体现的。大家整体上都修得好,世人就会说大法好,都尊敬大法。

我们大法在世人面前也是这样,有人说不好,你用常人的办法跟他去辩论、你去堵他的嘴啊、如何如何,会越使矛盾激化。我们就自己表现得好,慈悲对待一切,你不用跟他去争、去辩论,人有明白的一面,人的表面也会被感化,他自然就会说你好。”

我们有的同修总是抱怨周围的环境如何的恶劣、家庭环境不如其他同修好。由于生命的特点等许多因素造成了我们的环境不同,每一个人的证实大法之路是不同的,没有参照,而且大多数同修都是通过向亲人全面讲清真象才改善了家庭的环境。作为正法弟子我们就是要正一切不正的,环境不好,正是需要我们去开创的,是我们在救度众生,是我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我们在创造历史。如果我们依赖外在的因素的改变来决定自己的证实大法之路,而不是按照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的不同要求来决定自己的正法之路,那我们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正法弟子。“如果真的常人社会谁给我们大法平了反,大家想一想,也许人类会这样做,可是你们想过吗,我得把这个人摆到多高的位置?是不是这样?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决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6)“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6)

希望同修都能够以法为师,比学比修,走正自己正法路上的每一步!“所以啊这些事都不是小事,要把握好。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未来宇宙不能因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现一点点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证实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9)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引号处内容摘自:
(1)《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2)《大舞台》
(3)《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4)《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5)《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6)《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7)《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8)《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9)《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