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后悔 重回大法弟子行列


【明慧网2003年8月9日】我是一个近七十岁的人,回想这几十年的不易,使我真正感觉到人生的艰辛,有几次都感到再也活不下去的感觉。绝望中,我遇到了法轮大法!我的心豁然间开朗起来,身体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我是发自内心地讲:“给我金山银山,不如给我这个法。”

我是一个没上过学的人,开始看《转法轮》时有很多字不认识。在师父的帮助下,我能通读了,而且还能看懂师父的各地讲法了。学法时经常看见字是闪金光的,炼功时能感到法轮的旋转及看到师父讲的部分神奇的展现。能得法的生命多么幸福啊!我真想让我的亲人、朋友也来学啊。

可是,由于学和想要学的人很多,江泽民眼红嫉妒。于1999年7月20日不但不让学炼,而且还栽赃诬陷。大家觉得电视、报纸、政府传达的完全与事实相反,便到市政府上访。我给功友们义务看自行车。记得当时去的人很多,但是却那么安静、祥和,路人很受感染,有的还送水送饭。但是警察受上面命令把我们强行送回后关押两天。

2000年春节刚过,我和老伴在家正包水饺,乡里的人到我家抄家抢去法轮章,问我:“还炼法轮功吗?”我说:“想炼。”“那跟我们走吧。”于是它们把我拉到离家十几里路的地方,那儿有一百多功友,我们被关进同一所大房子,白天晚上都有人看着。那年冬天很冷,常到零下十几度。很多功友衣服穿得很少,没带被子,恶看守把玻璃打破;有的功友困了在地上睡,它们把地上倒上水;白天让我们瞅房顶,不许我们相互说话。让我们每人交5000元,写保证书,有担保书才放我们回家。它们还打骂功友;诬蔑师父;羞辱我们;把不听它们话的功友用手铐铐在外面的树上。有的象我孩子大小的功友冻的脚肿得走不了路,是她们的家人拿上钱抬着走的。老伴近70岁了,腿脚不利落,几天来送一次饭,饭硬得咬不动。由于不能睡觉、惊吓、吃冰凉的饭,我到夜晚便吐,吐了多少次我已数不过来,连续三个晚上。要不是师父救我,我怎能突然好了呢。在关押20多天后,亲戚凑点钱把我接回了家。

回家后,忽视了学法,以后只要一拿起法,老伴、亲戚、朋友便干扰,怕再关我,再讹钱。我怕他们说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造业,怕恶人们敲诈钱连累亲人,不敢学炼。随之,怕心越来越大,任何声响都会吓我一跳,做梦有时也梦见有人抓我。不能修炼,我从内心着急,脾气越来越不好。师父,我该怎么办?我对不起您。明知道好,却说不炼了,强权暴力使我没能做到真善忍,我后悔啊!这时,有功友让我静下心来,排除一切干扰、学法、发正念。拿起《转法轮》,法中我看到了自己对亲情的执著、怕心、利益心……随着我的学法,我体会了佛恩浩荡,师父这么慈悲于我,我要重新做好。我的心又开阔起来,我又回到了修炼中来,我要讲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我要堂堂正正地做一个大法弟子。

(注:严正声明已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