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没有放弃不精进的弟子 我要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2003年7月25日】我是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97年得法之前时常有对人生的困惑,经常思考人生的目标是什么?人从何而来,又要向何处而去,人到底有没有灵魂等一些问题。这些都是精神上的迷惑,在身体上也有许多病痛的困扰。修炼前我患严重的过敏性鼻炎,鼻子常年不通气,稍微遇到一点异味,或冷热空气的刺激,就会有疼痛的感觉,而且,伴随着不停的打喷嚏,流鼻涕。有时打喷嚏,一打就是几十个。我曾去过几家医院治鼻子,但都没有得到良好的效果。我也曾跟许多病友交流过病情,大家都说此病是慢性病,没有特效药,很难治愈。后来我对治愈自己的病也失去了信心。

我97年从亲戚那里了解到了法轮功。当我第一次看《转法轮》就深深地被那深奥、独到的法理吸引住了。从炼功第二天就开始消业,困扰我多年的鼻炎竟奇迹般的消失了,手脚也从原来的经常性冰凉变得暖和了起来。刚得法的那段日子,每天都感到非常喜悦,觉得精神有了寄托,尤其每天傍晚在炼功点学法时,更是有一种心灵回家了的感觉。

修炼这些年来,我一直都不太精进,每当我做的好或不好时,师父都一直在慈悲的点化我,使我深感佛恩浩荡,并且总有一种对不住师父慈悲救度的感觉。

记得刚得法时,我在单位向几位老同志洪法,结果遭到了他们的一通攻击(因为他们不相信气功),我当时很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于是就不再去炼功点炼功了,但是内心相信大法,在家还经常看大法书籍。就在我不去炼功一个星期以后,有一天夜里(当时仿佛是在做梦,又仿佛是在清醒的情况下),看到有个人走到我的床头,这时有3句话在我头脑里响起,第一句是“法轮功正法”,紧接着看是一声非常清脆的声音从我右脑里划过,并伴随着一道耀眼的金光。第二句、第三句同样是“法轮功正法”并同样有声音和金光划过。声音过后,这个人又从门那边走了。此人刚走我就醒了,悟到这是师父的法身在点化我继续炼功。从此便一直坚持到现在。

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炼功点被取消了,但我一直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就在刚取消炼功点的一段日子里,我经常睡懒觉,对炼功坚持的不好,一天夜里,我又做了这样一个梦,我梦见一个冬天的早上,天刚蒙蒙亮,我和我妈,我姨一块去炼功点去炼功,远远的就看见大伙已经都炼上了,我们去晚了。于是我加快脚步,等我走近一看,大家都在做头前抱轮的动作,每个人的背后都站着一尊佛,一头卷发,身穿袈裟,每一尊佛都站在大法弟子背后,手来回挥舞着,在给弟子们演化功。梦醒之后,我对自己没有坚持好炼功感到很痛悔。

就在十六大召开之前,我们这里派出所和单位的人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功,我由于怕心驱使,脱口而出不炼了。我当时就感觉双腿往下一沉,事后我非常为自己的不争气感到痛心,并且消沉了好些日子,甚至在大街上见到以前经常交流的同修也不愿意说话了。后来看了师父《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说:“跌个跟头老在那儿趴着,不起来不行。”看了这段话后,我更深刻感到师父的慈悲是多么的洪大,我决心重新振作起来,用神的正念正行走好自己最后的路。摔个跟头,要赶紧爬起来,勇猛精进,在不同环境中做好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事,不能愧对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在这里我要严正声明,声明自己说的一切愧对师父与大法的话都作废。[注]

事实证明,慈悲的师尊并未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前一段日子,有一天,我爱人总跟我找茬打架,用恶毒的语言攻击我,我当时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跟你一般见识,一再的忍让。当天晚上我做梦,梦见我打开《转法轮》翻开第一页,看师父的相片,师父一下就从书页中象浮雕一样出来了,后面是五颜六色的背景,看不清背景具体是什么。我当时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双手合十,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我悟到是因为这一天我做到了忍,所以师父向我显现了他的法身。

慈悲伟大的师父呀,我一定要走好最后的路,否则怎能对得起师父的苦心救度,怎能对得起大法弟子的称号?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