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拥护


【明慧网2003年9月12日】新华社宣称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迫害“深得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这是显而易见的谎言。

在西方,有民间机构定期对总统和政府的施政进行民意调查,并报告抽样方法、有效样本、提问方式、概率误差。抽样(SURVEY SAMPLING)是一门很专门的学问,民意测验机构也非常专业。民意对一些政策的支持率对政府人员有很大的影响。

可是江氏集团的“深得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显然不是民意测验的结果,而是独裁者及其御用文人习惯性的谎言。在专制的国家里,即使真的出现“深得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的事情,也无法证明这件事情的正确。前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曾经以接近百分之百的选票当选总统。在纳粹时代的德国,人们在见面时都要抬起胳膊高喊希特勒。在这种“深得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独裁者的罪恶。

即使在西方文明国家,民意可以比较真实地被测知,民意也绝不能成为迫害少数人的借口。美国宪法修正案所保护的就是具体的、个人的言论、信仰和人身等权利,宪法禁止立法者制定任何法律限制这些权利,也禁止立法者针对某个具体的团体和个人制定法律判定其有罪,即使立法者是人民的代表。也就是说美国宪法禁止立法者以空洞的人民的名义对具体的、哪怕是一个人的权利进行剥夺和践踏。立法者无论是“根据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要求”,还是“深得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都不得制定法律侵犯哪怕一个人的权利。不然,少数人的权利无法得到保护的政治必然会沦为多数人的暴政,而多数人的暴政和代表这多数人的个人的独裁没有什么区别。

讲了这么多道理,还是让我们读一个故事吧。这是近期网上的一篇文章中引述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前苏联异议人士索尔仁尼琴用纪实写法记下的前苏联的一次恐怖情景:

一位新任区委书记主持莫斯科省的一个区党代表会议──他的前任刚刚被送进监狱──会议进程中每次念到斯大林的名字,所有代表都一跃而起,高喊“乌拉”。会议结束时通过致斯大林的效忠信,于是全体起立,礼堂里掌声雷动,转变为经久不息的欢呼。三分钟,四分钟,五分钟,依然是掌声雷动,依然是狂热的欢呼。人们的手掌已经发疼了,手臂已经麻木了,上了年纪的人已经喘不过气来了。然而谁也不敢第一个停下来。掌声继续着,六分钟,七分钟,八分钟,所有的代表面面相觑,脸上做出兴高采烈的样子,九分钟、十分钟,到第十一分钟,一位主席团成员──造纸厂厂长恢复了平常神态,在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于是奇迹发生了,那种欲罢不能的掌声在同一节拍停止。当天晚上,造纸厂厂长被捕,并处以十年牢狱。当他在侦查笔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时,侦查员对他说:“永远不要第一个停止鼓掌!”

那篇网文的题目是“恐怖的掌声”。与之相比,新华社所宣称的“拥护”则是“恐怖的拥护”。当然,新华社已经不是第一次宣布这种恐怖的拥护了。中共建政初期的镇压反革命“深得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制造了按比例的杀人的典范。57年的反右“深得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使至少55万知识分子被下放劳改,过了22年贱民生活。58年的总路线、人民公社、大跃进这所谓的三面红旗“深得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造成了其后的三年“自然”灾害中的至少两千万人死亡。66年开始的文革全面内战、天下大乱“深得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把中国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这种拥护难道不是恐怖的拥护吗?我们不应该尽我们的所能制止江氏集团仍然沿用这种恐怖的拥护对法轮功学员所进行的野蛮迫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