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弟子再赴金子容子的家乡佐渡讲真象(图)


【明慧网2003年9月13日】八月中旬我们第一次来到容子的家乡佐渡岛讲真象。在那一个星期里,我们主要走访了行政部门,并挨家挨户进行了征签活动。当时岛上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容子被关押、大法被迫害的事,我们明显感到很多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为了让更多的佐渡人民了解真象,清除那儿另外空间的邪恶,我们决定九月一日再赴佐渡。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佐渡岛五岁的小同修签的比谁都快汽船码头签名

走遍全岛以各种方式讲真象、明白真象的人们纷纷支援

这次我们先去了上次没有来得及去过的新穗村(niibomura)。因为要复印签名用纸找到了村政府。复印完后,我们想为什么不请这里的人签名呢?一问,总务科长正好在,我们就给他讲容子遭迫害的事,他听后马上主动签了名。我们问科长是否可以请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签名,他说可以。于是我们几个人就分别到各个科去征签。就这样,在后来的几天里,我们把上次没来得及去的地方挨个走了一遍。沿途路过的医院、学校、工厂、公司和各个团体只要有人的地方,我们都进去讲真象征签,大家遇到的人都愿意听真象,并签名支援。我们一般都是先找到主管说明来意,取得许可后再征签,所以与他们的关系一直很融洽。有时我们把签名表放在那里,他们帮忙签好后再去取。有人还主动提出签好后邮寄给我们。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街头签名

同时我们还分头去挨家挨户征签。只要是有门的建筑物我们都去敲。白天在家的多半是主妇或老人,大家都一家不落地问到。有的老人直为自己的字写的不够工整而道歉。有的老人已经体弱到写不了自己的名字,就口述自己的名字、地址让学员代写。还有的人不但签了自己的名字,还说你们征集签名应该是越多越好,就主动把自己的家人及亲戚的名字都写上了。有人建议说,一家一家签多慢呢,附近有个工厂,你们去看看。同修到那儿一问,工人们说容子的丈夫就在这儿工作,他们已经都签过名了,还热情地把金子先生叫出来和我们见面,大家都很高兴。有位同修到一家去签名,主人签了后,还请同修喝冰镇的咖啡,说天气炎热,你们很辛苦。还有的人问同修住宿在哪里,如果没地方住,可以住在他家里。

这次我们住的旅馆位于一处高坡上,面临大海、风景优美如画,店主也非常善良。同修在联系住宿时和店主协商,给了我们相对便宜的价格。可我们只能住到周五,因为周末要举行国际铁人三项比赛,很多观众和选手来到岛上,当地所有的旅馆全部爆满。我们只好和店主商量可否在旅馆前面的草坪上搭帐篷过夜,店主同意了,还说我们可以租用旅馆的帐篷。这样大家的住宿问题就解决了。后来我们向店主讲金子容子受迫害的真象、将大法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店主明白后不但自己马上签了名,还让旅馆的工作人员都签了名,并主动为我们复印了一些签名用纸。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旅馆前的大草坪连接着美丽的大海早起帐篷前炼功早起面海炼功的同修

有位同修在一家超市门前征签的时候,遇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他说很遗憾他已经签过了,抱歉不能再签了。原来,同修做的报纸的底部有签名栏,老人一家签了后直接邮寄到金子容子救援会去了。老人说,已把报纸仔仔细细地读过了,真不敢相信在中国发生着这样的事,连老人和小孩都不放过。他一再说“真善忍”三个字简直太好了,“真是宇宙的真理、善是善良、但忍是什么意思呢”,老人按照自己的理解没想通,但就是觉得真善忍好。同修仔细地给他介绍了自己对真善忍的涵义的理解,告诉他我们就是按照师父告诉的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人。他听后抬头仰望天空,若有所思,连声感叹:“好极了,太好了。”他还说他工作的地方有一些中国人,一定要跟他们去讲讲这件事,最后老人用中文一个劲儿说着“谢谢”,边挥手边离去。看来这位先生真是有缘的人。

走访媒体讲真象

为了让我们的活动得到大家的关注,我们开始一家一家地找媒体。当我们来到《新泻日报》佐渡支局时,一位年轻的女记者接待了我们。正在给她讲真象时,支局长回来了,我们就详细地给他们讲容子的情况,救援的情况,大法的洪传,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残酷迫害的情况,我们来佐渡的目的,及本周末在两津举行签名活动的事。他们非常感兴趣,问了许多问题,并问我们第二天有什么安排,我们说打算去羽茂町,想再见见町长,然后征签。支局长说,羽茂町和两津的活动他们都想作报道。果然在短短的四天内他们连续为我们做了两次报导。上次来我们也拜访了羽茂町的町长,谁也没认为拜访町长也能成为一条新闻,所以也没有通知媒体。这次这家报社主动提出,并在第二天以较大的篇幅对这件事进行了报导,对我们的活动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人的观念再一次被打破。

高精度图片
拜访羽茂町町长

有一位记者在我们拜访他时,只接了资料,在门口就把我们打发了。当时我们也没在意,可是在以后的几天里他连连打电话来为他的失礼表示歉意,并详细地询问了我们的活动情况并说打算对此事报导。估计他读了那些材料,了解了真象后转变了态度。

此外,上次来佐渡的两位同修和报纸发行社联系在星期四的佐渡的各种报纸中夹了SOS呼吁救援金子容子的署名的传单,这样在星期四有两万多家订户看到了传单,了解到了容子的事。同时《新泻日报》对我们这次活动的报道也在同一天见报。很多人都说今天报纸里面夹的传单和报导已经看过了,不敢相信在中国会有这样的事,二话不说,拿起笔来就签。还有很多人一边签名一边说“真希望容子能早点回来”。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新泻日报》记者现场采访《读卖新闻》记者现场采访

周六、周日在两津市汽船码头和商店街举行签名活动。又有几位同修分别从大阪、琦玉县、长野县、横滨、东京赶来支援。救援会的北岛先生,容子的丈夫金子笃志先生也到了现场。《新泻日报》和《读卖新闻》的记者分别到场作了采访。之后大家分组在汽船码头、商店街、两津市及附近的町的各大超市门前开始签名讲真象。到晚上各组都满载而归。和前几天大不相同的是很多人都说他们已经签过了,有的说在我们到她(他)家里去时签的、有的说在超市签的、有的说看到报纸中夹的传单,已经签了名、寄走了,或说发了传真。我们感到越来越多的佐渡人开始了解了真象。

共同精进配合默契的集体

这次我们几个人来到佐渡聚会,也是很不容易。大家都从各自紧张繁忙的工作、学习、生活中抽出时间来,有的特意请了一个星期假出来的,所以大家都很珍惜这机会。我们每天集体炼功、学法、发正念。开始时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习惯,学法也有各自的进度,好像难以协调。但是大家很快适应了这个集体,都感到我们能集体炼功、学法、发正念,实际上是我们能共同精进,共同提高,协同配合的一种表现。

在岛上我们感到另外空间的干扰也比较大。我们发正念时,感觉很困,不知不觉手就倒下了,大家就互相提醒,并且有点空闲就坚持整点发正念。星期六早上大家还在帐篷里熟睡,外面已经是风雨交加,头天晚上还觉得搭得挺结实的帐篷现在显得那么弱不禁风,随时都有可能被刮走。待雨小了以后,我们几个离开了帐篷,只有一位同修还在打坐。当我们要回帐篷时,突然狂风大作,风卷着雨,摇曳着帐篷,似乎眼看就要把帐篷吹到海里去,大家连忙跑去抢救帐篷,但大风吹着一时很难拉动。这风雨也有些邪乎,一看表,刚好是早上7点差5分,正是发正念的时间,大家就坐下来发正念,发完正念后,风雨也渐渐平息了。显然是要干扰我们发正念。风雨过后,帐篷里的同修安然无恙,里面放的大法书也丝毫未损。当时那位同修在里面也在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

有两位同修,以前一起作大法工作时本来配合得非常好,可是这次一位总觉得另一位不对劲,而且耿耿于怀。她也觉得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执著于同修的不足,通过学法,悟到这是干扰,用这种方式使我们分心,于是两个人及时进行了交流,另一位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很快配合协调如初。

讲真象还需继续努力

9月7日是我们这次佐渡岛之行的最后一天,正好赶上在佐渡举办的国际铁人三项赛。我们了解到、光运动员就有1500多人。由于交通管制和干扰,我们赶到会场时已是中午,观众在吃午饭,结束比赛的运动员在休息,我们就去给他们讲真相征集签名。许多观众和运动员好像还不知道容子的事,我们一讲,他们就马上给签名。由于要赶最后一班汽船,我们不得不提前离开会场去码头。看到那么多人还没听到真象,我们很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以前在参加救援金子容子的活动中,好像还有一些个顾虑和执著障碍着,但现在在佐渡,我们的心好象非常的纯净,只有一个心愿:希望容子尽快地回到佐渡来和家人团聚,希望善良的佐渡人都能了解大法的真象。这愿望是如此的迫切,那么人们明白的一面就会感受到,就会被感动,他们善良的本性就会出来。我们的讲真象征签就越做越顺利。两次征签,在人口只有七万人的佐渡岛上,我们共征集到了四千六百多个签名。我们欣慰地看到这个岛上的许多人了解了真象,但是在新泻县及日本全国,还需要我们继续去讲真象,去努力做。

记得向一位先生征签时,他说他签过了,并关切地问,金子容子什么时候能回来,是不是快回来了?我说,是的,如果我们都努力,容子很快就会回来了。我想,下一次我们去佐渡,将是迎接容子归来的时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