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被判刑 妻子八天受倒吊


【明慧网2003年9月23日】以前我是一个身患多种疾病的人,整天东跑西奔,求医问药,但都无济于事,有时连一般的家务活都干不了,全家人整天为我愁眉苦脸。通过本村的一位法轮功学员的简单介绍,我有幸的了解了高德大法——法轮大法。我通过学法修心和炼师父教的五套功法,很快我的身体发生神奇的变化,身体所有的疾病不治而愈。我不但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心性得到了升华,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要“返本归真”。从我本身的变化,全家人都知道了大法的威德,从而全家人都走向了修炼之路。

就在“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拜师》)的大好时期,当权的小人江泽民对此妒嫉得要命。从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镇压,在中国大陆善良的人们也就从此失去了正常安定的修炼环境。为向政府讲清真象,让“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宇宙大法弘传人间,大法弟子们也就因此合法进京上访。

我于九九年十月进京上访,在北京被抓,被拉回来在镇政府被非法关押20多天,后因我绝食抗议三天,才被放回家。

我丈夫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底进京上访被抓后,也被非法关押20多天,最后绝食抗议7天,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一晚,我与同村两位同修一起到某村发真象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把我们叫到村办公室,村书记举报了派出所,在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半月。就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本地派出所及镇政府的恶人们非法抄了我的家,拿走了我所有的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还有录音机、电视机等一些财物也被抢劫一空。更无理的是,他们将我的丈夫和女儿抓走,因此我丈夫被非法判刑四年,现仍关押在监狱。女儿也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年,现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儿子因受牵连,在初中被学校开除学籍。因为他正值读书年龄,现只好多花钱,让他继续上职专念书。本来一个和睦家庭被江氏邪恶集团迫害的七零八落,家中只剩我一个劳动力,还要经常受到恶人的骚扰和随时的非法抓捕。家中原有的果园也只好转让他人。再加上家中的一些财物被抢,经济收入也就无从有,只有把家中能卖的东西卖掉,供给儿子读书。为节省钱,只给儿子一顿饭一元钱。现在他正是少年到青年的过渡时期,正需要大量的营养补充,更何况连一般的饭都吃不饱。但儿子从不抱怨,而且还让知情的人千万别告诉我。

二零零二年八月,我和一位同修去济南看我女儿,早上六点多钟在济南下车,在火车站栏杆外休息,被警察非法搜身。他们发现入监通知书,知道是学法轮功的,问我是否也学,我说学。于是他们就把我俩非法关押一天一夜,而后又把我转到本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并逼我往脖子上挂牌子照相。我不配合,遭到了一顿毒打。到了傍晚,扣押了我的身份证至今没给,才放我回家。他们经常有人监视,到家中非法骚扰。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镇政府伙同派出所恶警又到我家非法无故抓人,因我没在家,他们扑了空,由此我被迫流离失所5个月。但这些江氏集团的邪恶之徒还不罢休,在二零零三年2月29日晚,镇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十几个人把我家和邻居围住,翻墙砸门撬锁,进家后把我强行抓走,送到洗脑班进行迫害二十多天。因我不配合他们,就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倒吊在窗上八天七夜,还有人轮流看着,不让睡觉。再加上邪悟者的伪善误导使我当时的正念不强,一时对法认识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字。十几天后被放回家。

回家后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认识到了自己不该有的做法,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大法坚不可摧》)我真是后悔莫及,严肃声明签字作废。

当地610办公室主任多次到我家进行骚扰,看到我家贴着“法轮大法好”的对联,就指使派出所恶警4名,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初到我家把对联撕去。七月二十二日又到我家拍了照,把我又一次非法抓到派出所,并恐吓我的儿子。他们又把我送到了拘留所,因拘留所不收,后又转到派出所,他们实在找不到迫害我的理由,最后只好放我回家。

我现在听师父的教诲:“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以我要勇猛精进,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不愧对师父。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