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母亲被非法关押一年之际

【明慧网2003年9月9日】我是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我于99年7月得法。刚刚炼功三天,电视上就播放了攻击大法的“新闻”。当时的我真的不敢相信,因为我虽然只得法三天,但是我真的可以感受到“真善忍”的真实存在,还有我的妈妈,她同样相信大法。

转眼之间已经四年过去了,妈妈也离开了我们。她是被劫持走的,为了讲真相,为了让更多更多的世人不再被谎言蒙蔽,在亲人、在世人的蔑视和嘲笑中,依然坚持做着一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很多世人在她的善意之中明白了真相。是的,我也相信世人有明白的一面,因为他们也是宇宙之中一个生命,善良的本性都埋藏在心底。

在和妈妈一起讲清真相的日子里,我感受到了大法赋予我们神圣伟大的职责,觉得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真的是无比的殊荣。

2002的9月,就是中秋节那几天,在江苏省某市,因为有人举报,妈妈被带走了。远在江苏的父亲立刻给身在河南的我们打了电话,告诉我们家乡正在发生的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明白我应该做些什么。于是我转移了家中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没有几天,江苏省某市公安局就千里迢迢赶到河南(我们家中)进行抄家,家里被翻得一片狼籍,望着这样的状况,想起一家人就这么被拆散。往日家庭的欢笑仿佛依然在耳边回荡,妈妈亲切慈善的笑容又在脑海中浮现,我们两个坚强的男孩子也忍不住黯然泪下。但是我不为妈妈担心,因为做儿子的一直都相信大法,也相信妈妈走的是修炼的道路,我相信我的妈妈一定可以做的很好的,她会做到自己应该做到的。

2002年10月底,我因事回到了江苏老家,只为了见母亲一面,走到劳教所里,看到很多人在探望自己的家人。当时我虽然没有见到妈妈,但是我能切身感应到妈妈。我真的觉得她一定知道她最疼爱的儿子不远千里,甚至冒着被公司炒掉的代价来看她,因为儿子真的好想念她。

我和哥哥都好希望妈妈能早日回家团聚,奶奶也在那段时间与世长辞了。最难受的就是爸爸,悲痛之余还要为了妈妈的事情东奔西走,以前,他反对妈妈炼功,甚至对妈妈拳打脚踢,自妈妈被抓以后,他仿佛真的明白了什么,不再有那么多的怨言。为了妈妈,他做了很多很多事情,自己一个人强忍悲伤,却还要装出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来关心我、外婆、外公……当时我真的觉得爸爸好象苍老了很多,我也觉得心疼!

在看守所里,里面的人根本就不让我见妈妈。他们问我要见谁,我说见我妈;他们说,我妈是重点,不管是谁,绝对不能见她!任凭我们怎么说,他们都无动于衷。我和姨夫带给我妈妈的衣服都被他们拆除了扣子和拉锁,连吃的都不让带进去。无奈之余,我只好买了几包面放在那里,并写上了我的小名:让妈妈知道,儿子来看她了。我们都过的很好,希望她不要担心。我在心里默默对妈妈说……

和妈妈关在一起的人被家人探望后,她家里的人说:立华(化名)每天都被打,甚至被套上麻袋打,半夜都可以听到被打的惨叫声,让人听了都觉得心疼。我觉得很难受,很心痛,总有一天,看守所恶警的恶行会被彻底揭露出来的,人们现在都正在明白我们这些善良百姓遭受的迫害。但是我也明白,我的母亲是最优秀的,她不会屈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