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邪恶,正念掌握诉江案主动权,完成历史的审判


【明慧网2003年9月24日】最近,美国芝加哥地方法院法官将诉江案从程序上驳回。目前,我们的律师正在修改诉江案的诉状,以图更全面地反映事实的真相。以下为个人所见,望能抛砖引玉。

法官的此次决定是大法弟子整体状态的一种如实反映

法官在决定中认为诉状中并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江并无豁免权,等等,其实,仔细想想,这个决定结果并不意外。

我们现在的诉状是一年以前写的,虽是律师与一些学员所写,却如实地反映了当时大法弟子整体上对这件事的认识和关心、重视的程度。诉江案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一年。在这一年中我们对法的理解和对这场镇压的认识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已远非一年前可比。

我们正好利用这次起草诉状修正案的机会,重新全面审视我们对诉江案的认识,帮助我们的律师写出一份超越我们以前所有认识的诉状,使其成为进一步讲清真相、曝光邪恶的强大武器。对于更广大的学员,虽然并不一定直接参与具体的法律工作细节,但我们对诉江案(及其它事情)的认识,却是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因为我们的诉讼并非一件普通的案件,他的真正的推动力来自于我们的正念。法官不是大法弟子,因此他的决定不可能(也不允许)超越大法弟子的认识,而只能是大法弟子整体状态的如实反映。

现在不仅是在美国的诉江案面临挑战,其实,在全球其它国家和地区的诉江案也多多少少面临类似的情况。如果我们能够在自己的认识上突破过去的局限,那么反映在人间的表现就会跟着变化。

下面是一些学员对这件事的认识。时间仓促,草草写成,认识上不一定完整,但为了配合本周修改诉江案诉状的需要而立即推出,以求与全球学员交流,抛砖引玉。我们会尽快修改完善。

江作为个人发动了这场镇压

1. 各种消息来源指出,在中共前政治局7名常委中,只有江一人竭力镇压法轮功,甚至连后来负责610办公室的李岚清当时也是不同意的。假如这7名常委代表中共的最高权力的话,那么,镇压法轮功并未得到政治局的多数票,因此,这个镇压并不是中共发动的,而是江本人发动的。

2. 中国的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镇压法轮功开始后三个月才被迫立所谓的“反邪教法”,所以这场镇压当然不是中国政府发动的。

3. 朱镕基作为中国政府最高行政机关──国务院的总理,亲自接见了上访的学员,并获知其关于法轮功被骚扰的批示被扣押,没有证据显示其发动这场镇压。他也没有任何动机这样做。相反,据报道,他曾指出,法轮功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医药费用,有利于经济建设。

4. 很多中国政府的高官及其家属修炼法轮功。

5. 1998年5月后,气功和人体科学归口到国家体育总局统一管理。之后国家体总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公正的调查了解,发现祛病健身总数有效率高达97.9%。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1999/7/18/8420.html

7. 在4.25后,江批评朱镕基对待法轮功的态度,说那样会“亡党亡国”。江还亲自写信给每一位政治局常委,推行镇压。

结论:这场镇压是江本人直接发动的。江氏所为,超出了其法定权力范围。因是其个人所为,所以其个人应为这场镇压负责。至于一个个人为何能操纵整个国家机器,那是中共制度的缺陷,也是旧势力的安排。

江作为个人参与、推行、领导了这场镇压

1. 1999年9月,在亚太经合会议期间,江本人将一本诬陷法轮功的书发给了很多与会者,包括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江的这一举止震惊了很多外交官。华盛顿邮报99年11月12日头版报道中引述一位中国官员的话说“这对于江是很个人的事。他想粉碎这个组织”。

2. 1999年10月江在访问法国时,逾越职权“宣布”法轮功为“邪教”。第二天人民日报就发表攻击法轮功的文章。随后,全国人大迅速决定要“立法”反邪教。在同一篇华盛顿邮报的文章中提到,这是由江本人直接命令的。该文章引用中共内部消息来源明确指出“镇压法轮功是江一个人的决定”。

3. 在镇压初期,有些地方(比如广东省)对镇压并不积极。在江亲自巡视广州后,广东的镇压开始加剧。

4. 中国前驻美大使李肇星在镇压初期(直到2000年4月)据报并未在公开场合污蔑法轮功。在其于2000年4月回北京返美后开始公开污蔑法轮功。

结论:在其发动了这场镇压后,江氏作为个人不仅参与,而且直接不遗余力地推行、领导了这场镇压。江在镇压法轮功中的所为都不是一个国家领导的正常行为,而只是个人行为。每个人必须为其个人的行为负责,江氏也不例外。超越职权范围的行为根本就不涉及豁免权的问题。

江氏及其家人从这场镇压中获利

1. 自99年7.20以来,整个中国的国家机器都被用来镇压法轮功。从中共的中央政治局、武装警察到军队、从宣传到教育部门,都被迫参与了这场镇压。从上到下,每一级政府都设立了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指挥镇压。整个中国政府都被胁迫听命于江氏镇压法轮功。这使得江及其领导的610有超越政府的生杀予夺的权力。

2. 江氏试图通过对法轮功的镇压转移社会矛盾从而巩固其个人的权力。将精神病患者、杀人犯说成是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描绘成社会的异端从而证明自己的正确,将法轮功描绘成美国支持的“反华”势力而转移人民对政府官员贪污腐败、江氏家族聚敛国家资产、江氏出卖国土等的不满。可悲的是,江氏似乎确实通过这些手段暂时“巩固”了自己的权力。

3. 现任政治局常委9人中,罗干、曾庆红、李长春、贾庆林、吴官正都是跟随江氏镇压法轮功的“得力干将”。为了镇压法轮功,中共的政治局变成了江氏的“家天下”。

4. 在当前的中国,“权”“钱”紧密相连,“权力”就意味着“发财”(巨额的非工资收入)。江氏的儿子江绵恒在学术上毫无建树却突然被提拔为中科院副院长。其又掌握电信网路公司和中国三大电信公司之一的中国网通。最近又被提拔为中国外汇管理局的局长,为将巨额款项转出中国创造了条件。

江氏的二儿子江绵康突然从军,开始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部第二局局长,很快又被任命为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

江氏自称的“养父”的女儿江泽慧被其提拔当上部级干部。江泽慧从安徽农业大学一名普通教授连升三级,先升任安徽农大林学院院长,再升任农大校长,后又任林业部部长,等等。

江氏家族的这些特权和利益都来自于江氏的权力。也就是说,江氏家族从镇压法轮功中获得了各种利益。反过来,这些人的权力又被利用来更方便的镇压法轮功,例如,其子控制的信息产业专门就被用在信息封锁上。

结论:江氏通过镇压法轮功牺牲国家利益、谋取个人私利。国家机器被变为镇压的工具及江家的私器。江氏及其家人(及朋党)从这场镇压中获利,包括经济上的利益。

这场镇压是历史上最邪恶的

有人觉得,江氏是很坏,但被它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不过几百到数千,远不及历史上在集中营中对犹太人的杀戮。其实不然,以下几点是初步探讨这场镇压的邪恶程度。

1. 江氏所要的,其实不仅是(或根本上并不是)打死法轮功学员。它所要的,其实是毁灭生命所赖以生存的道德和尊严。比如,“只要写保证就可以回家”──可是对有信仰的人讲,一纸保证意味着的是一生的负罪感和不完整的尊严──而其实江氏恰恰是要人都没有信仰,没有尊严地活着。而很多时候,写保证也不行,步步进逼,还要为虎作伥去“转化”功友、上报纸、上电视、“揭批”法轮功、骂师父……那种滋味是生不如死的。江氏并不一定杀死这个人物质的生命,但它真正完结了人的精神。“哀,莫大于心死。”

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所整肃的对象莫不是以丧失尊严而告终,孩子可以殴打父母,学生可以殴打教师。法轮功及历史上的正信,都是提升人的道德,救度世人的。而江氏所要的,却是逼人丧失做人应有的尊严,把人变成行尸走肉。面对十三亿尊严丧尽、自信尽失的人,再暴虐的统治也不愁了。

2. 江氏所犯的罪远远超出对修炼者本身的伤害。今天发生的这场席卷全国的迫害,有多少人直接间接牵扯其中?那么多破碎的家庭,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人──人都有良知与善念,他们在这一切过去后,清醒时该如何面对自己做下的这一切?是否会后悔在自己的亲人、朋友、同学、或邻居被无辜折磨时,他们在一旁麻木地旁观?若干过落井下石的事,该是怎样的自责?江氏同样对他们的良知犯下了滔天的罪。

整个的中国都被胁迫参与或默认了这场镇压,十三亿中国人心灵上的十字架何时才能去掉?这难道不是在毁灭整个中国社会赖以存在的道德基础吗?

3. 江的邪恶并不全表现在是否在明处杀人如麻,恰恰是这种掩盖着的、非常隐蔽的邪恶更让人发指。宣传机器的谎言制造的无端的仇恨与对极端邪恶的恐惧使很多人对这场镇压视若无睹。监狱、劳教所的院子里种上鲜花,再放养些可爱的野生动物。以致外国记者怀疑自己是到了传说中的香格里拉。到了晚上牢房中却传来酷刑毒打的声音。“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都是为了掩盖血腥镇压的真相,欺骗百姓。

4. 为镇压法轮功,江氏在海外的间谍系统被全面启动,镇压延伸到了国外。法轮功学员被威胁,名字上了江氏的黑名单,去冰岛被拒绝,去香港被装进麻袋遣返,去大陆被抓起来。这本身就是对各个主权国家的挑衅与侮辱。而这一切在海外的骚扰、以及中国国内的残酷迫害却因为中国经济表面的繁荣而被刻意掩盖甚至忽视。这种政治上和道义上的短视何尝不是对这些国家、人民良知的犯罪?

结论:江氏对法轮功的镇压是对人类正义良知的践踏,迫害的是整个人类所赖以生存的道德、尊严和自信,因此也是对整个人类的犯罪,而且是历史上最邪恶的。

四年来网上积累了有很多第一手资料和相关议论,建议每个大法弟子自己也都静下心来整理一下思想,看自己对这些问题认识到了什么程度,因为这关系到大局。整体状态达到了一定程度,其它空间的邪恶因素才能失去作用,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事才能水到渠成。

每个生命都要为自己负责

以上所列,并非一个完整的记录,而只是用一些大家普遍都了解的事实去讲清作者的认识。作者相信其他同修及社会人士会挖掘出更多更详细的原始资料。这些在法庭上都是证据,对认清邪恶,审判邪恶之首会起到积极作用的。

作者发现,在审判江氏的问题上以前似乎有一个误区,就是大家都知道这场镇压是由江氏一手发动的,但是对于这四年来镇压的执行及邪恶的本质认识不清,有时局限在具体的迫害案例上而看不到全局。这认识不清反映到社会上就是社会大众对镇压邪恶程度的认识不清以至法官对江氏是否有元首豁免权的认识不清。

其实,中国的国家机器只是被江氏用来镇压法轮功的一个工具。真正使用这个工具来做恶的就是江氏及其朋党。中国政府及13亿中国人都好像是被歹徒劫持了一样,被胁迫着犯罪。作为人质本没有罪,但若为虎作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法轮功学员及海内外对江氏的揭露以及将其送上道德与法律的审判台,是对人类正义的弘扬,解救受蒙蔽的亿万炎黄子孙。这场审判,所有善良尚存的生命都是原告。这前所未有的审判将使善良的人们重获自信与尊严,让世人看到生命的希望与荣耀。因此这场审判对于每个生命都很重要,每个生命都是这茫茫宇宙的一分子,在这场对邪恶的审判中怎么能缺席呢?

是把江氏从他所躲藏的背景中(国家,政权,……)揪出来的时候了,因为没有东西能够掩盖其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因为每个生命都要为自己所干下的一切负责。

全体大法弟子强大纯正的正念和清醒认识将带领世人冲出迷雾,完成这历史性的审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