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控江案受阻浅谈对整体提高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2003年9月24日】在证实大法的路上,我们走得很艰辛,尤其在大陆这个邪恶环境中,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有很深的体会,有很多事由于我们没能及时用正念对待,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以至于一次次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了本不应该的损失。最近一段时间,电视上几次诽谤大法,大法资料点被破坏,大法弟子被抓;‘控江案’受阻……我陷入了思考与迷惑之中……。一定是我们哪里还存在问题,一定是我们有漏,师父不是一再告诫我们要向内找吗?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通过静心学法,忽然心中明彻。一直以为法也在学,正念也在发,讲真相的事也在做,正法路上越走越坚定了……。那么环境也就应该好了吧!又想不是有预言讲“兽”用嘴攻击法四十二个月,时间已过,江××也被起诉,怎么还……原来在我这看似“正常”背后隐藏了一个“求”,求它变好。一个“盼”,盼形势好转,还有一个“怕”,怕它再出现迫害众生;还有一个“等”,等待外界的变化,而没有真正以“捣毁一切邪恶,救渡一切有缘人”为己任,没有真正站在法上看问题,这不是摆错位置了吗?这不就是偏离吗?这不就是有漏吗?如果这样想的不是我一个人,那事情还小吗?

我们的念不纯,我们的路走的不稳,大法弟子的整体还达不到正法需要达到的标准。而我们才是这一层证实大法的主体,如果我们很多人还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没有真正正念正行,那我们整体的威力就会减弱,我们也在发正念,但就象在“随和”、“声援”一样,而不是真正溶于大法之中,从心中发出坚不可摧的正念。

如果我们整体中的每一个小粒子都能发出强大的正念;让那个“兽”把“嘴”闭上,不允许它再攻击大法,绝不允许它再干扰。没有执著,坚不可摧,它就决不会还存在。如果我们整体中的每个粒子都能发出坚不可摧的正念:把江××押上审判台,我们就这样正念强大坚定,绝不可动摇,正念正行,就能让世人按我们的意愿去做,我们去促成去推进,我们的整体力量一定会推动天象变化的。

正如师父所讲:“……不能够太执著于常人……是我们大法弟子做的。哪里有问题我们就上哪里去讲真象,法官、律师、牵扯的方方面面的人物,我们都去讲。人心正了,法庭就会站在正义一面。那么这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做吗?不是大法弟子证实法造成的吗?这不是大法弟子做成的吗?这就不能说成是常人来证实法,是大法弟子在走自己的路。就差那么一点儿。……”(《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四年来,由于我们的执著,中国的总理变坏了;由于我们的执著,“十六大”的结果更坏了;由于我们的执著,中国的人权问题在联合国被否决了;由于我们的执著,“诉江案”进展受阻了……。正如师父告诫我们:“我们从这些教训中应该更加理智,我们经历的太多了,从这些教训中我们应该渐渐地清醒过来了。”(《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在我们全球大法弟子齐发正念的加持下,王敏丽堂堂正正的归来;一个个“610”头目被定了罪;邪恶被清除殆尽,很多正法之事快速推进着……。如果我们每一件事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正悟、正念、正行,全球大法弟子如意聚合,充分发挥整体威力,我们的正法之势会立变。

可我们直到现在,整体的正念之场还不够纯净,由于怕心,由于各种执著,我们互相猜疑、互相埋怨、互相封闭,还有各种人的认识,老是认为别人有漏,而忽略了自己那颗心……这些都是在自我牵制、自我约束、自我抵消……这不就是当前最应该引起重视的问题吗?师父已经给我们讲了“宽容”的法理。“……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地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地在认识、在达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们整体越来越圆容无漏,邪恶还能干扰我们吗?还能再存在了吗?邪恶不就是利用我们的漏与各种执著而钻空子吗?

透过表象看实质,我们整体的升华,才是师父最想看到的、最欣慰的。我们摆正了我们的位置,正念正行注重事情的过程,而不注重事情的结果。那么我们所要的、希望达到的不也就水到渠成了吗。越是事中论事,越是执著,越会有漏,只有时刻向心去看,才能心灵澄澈,心法明。个人体悟有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心有所感,想把它写出来,可真决定动笔时,却无一言,头脑空空,身体也有不好反应,环境也变得纷乱,我知道邪恶不想让我写,悟到后心岿然不动,虽迟了几天,但决心把它写了出来。以帮助和我情况类似的同修一起冲破干扰,共同精进!整体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