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融融们的明天,起诉江××


【明慧网2003年9月25日】融融是朋友的女儿。长得漂亮可爱,圆圆的脸,一双有神的眼睛。1999年11月融融出生,算起来今年快四岁了,这个年龄应该是最逗人喜爱的时候,偎在妈妈的怀里撒娇,缠着爸爸问这问那,作怪脸、唱歌谣、讲故事,太多太多的幸福和欢乐应该属于这个年龄的她,可是她只能把这些当作渴望,藏在心里。她只能在记忆中回忆爸爸的面容,在梦中看看妈妈的脸庞。融融的表情很凝重。伴着风雨来到这个世界,融融的爸爸邹松涛,是青岛海洋大学生物系硕士,品学兼优为人正直善良,他于1996年24岁生日那天开始修炼法轮功。打那起他一边完成着学业,一边把自己的家提供给大法弟子学法,他走街串巷洪扬着大法。融融刚出生时爸爸邹松涛,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大山看守所,一月后被放回家。但又被青岛市台西派出所抓走,逼问他有关学员的下落,让他放弃法轮功的修炼,邹松涛坚决不配合,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派出所副所长巩国权,和几个恶警,将邹松涛绑在椅子上毒打,使之头部充血满身是青,昏迷不醒,后被抬到劳教所,因伤势过重劳教所不收,又抬回派出所,当邹松涛醒后,又被送到青岛大山拘留所受尽了折磨。

2000年7月,邹松涛没经过任何法律手续又被派出所送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同年9月,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又被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恶警并且说不“转化”不准家属看望,不许送衣物……

王村劳教所在罗干的亲自指挥下,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昼夜不让睡觉,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相,写思想汇报,进行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劳教所第九大队长郑万辛及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吊起来,用十几根电棍电,强行灌食,惨叫声时时传出……

2000年11月3日上午,恶警郑万辛、绍正华几人将邹松涛单独叫进审讯室,在两个多小时的精神摧残与迫害下,邹松涛于中午11:30分离开人世。时年28岁,而小融融才十一个月。

融融的妈妈,将邹松涛的骨灰盒放在写字台上,妈妈向小融融讲述了爸爸的事,融融爬过去在爸爸的骨灰盒上亲了一下……

融融的妈妈叫张云鹤,长得端庄秀丽,真的象美丽的白鹤,明亮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可是修炼法轮功之前的她却是个身体瘦弱的“灰姑娘”。

2001年5月,云鹤因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发现,不得不出走,流离在外。很久没有她的音讯,后来听说她被关押在青岛大山看守所,有同修曾在那里见过她,但至今家人没有她的消息。融融从两岁半开始,和姥姥,姥爷相依为命,姥姥终于无法承受失去爱婿,又与女儿分别的双重打击,于2001年8月也黯然离开了人世。融融在两年间失去了三位亲人,四岁的孩子如何能承受得起失去爸爸,生离妈妈的痛苦,又如何承受心爱的姥姥的离去?在她的世界里充满了孤独,恐惧,企盼和无法阐明的心疼,幼小的心理怎么承受呢?这场疯狂的迫害制造了多少家庭悲剧?多少人生离死别,多少人骨肉分离,多少人家破人亡?每一个善良的人们,你还能沉默,任这邪恶逞凶吗?任这邪恶虐杀善良吗?融融只是无辜的受害者之一,无数的孩子失去了亲人,他们对亲人的思念象遥远的月亮,明亮,可爱,但却不可触及。为了融融们的明天充满光明,为了融融们能有健康的成长,让我们行天理公道,将邪恶之首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