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派出所恶警殴打幼年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6月26日】2000年7月,孩子自愿与我去北京善意地向政府讲清真相,在北京青塔住宅区租了一套房子,当天被青塔派出所绑架,一台价值2万元的手提电脑被无理没收,另一位同修身上带的几千元钱也被青塔派出所警察没收,大家绝食绝水抗议了3天后放出。

7月20日我与孩子去北京天安门广场高呼“法轮大法好”,被便衣警察绑架上车。孩子当时才7岁,在广场的车上,恶警将孩子的手反扳起来,并大力拧孩子的耳朵,孩子痛的大哭恶警也不放手。同时在车上我也被恶警毒打,邪恶的警察专打我的耳门,致使面部、耳部青肿,后被关在天安门广场附近派出所的地下室。恶警欺骗小孩,教唆孩子骂我们的师父就放我们走,孩子不搭理它们。后来恶警将另一名9岁的小男孩弄到另一间屋,关上门,扇那小男孩的脸,把孩子的脸都打青肿了,逼这小孩讲出他妈妈的姓名和住址。从早上9点多一直被非法关到晚上10点多,孩子饿的肚子痛,在地上痛的打滚,恶警才把我们放走。在天安门附近碰到来北京找我的弟弟。弟弟说他在附近的招待所开了一间房,7月20日早晨便衣恶警冲进他的房间,不问青红皂白毒打了我弟弟一顿后才问我弟弟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并将他的行李全搜了一遍。确知弟弟不是大法弟子,恶警还不放心,竟威逼弟弟骂我们的师父,否则就要将他抓走。弟弟被吓得目瞪口呆。弟弟觉得在北京很可怕,不是炼法轮功的也跟着遭迫害,叫我和孩子赶快离开北京。

天已很晚,我和弟弟及孩子到一间招待所住下。第二天没买到当天的车票,买了两天后的车票,然后我与弟弟带着孩子去青塔住宅区一位同修家住。第二天一早,派出所来了一名警察认出了我,把我和弟弟及孩子关押在派出所的小狱中两天两夜,逼我弟弟和孩子骂我们的师父。孩子气愤的责问恶警:“骂人是不对的,警察不许打人骂人,为什么还教人骂人呢?”在炎热的小狱中,无辜的我和弟弟及小孩不能睡也不能洗刷,就这样过了2天2夜,到了车票开车的时间才放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