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法来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


【明慧网2003年9月29日】最近,自己周围的同修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消病业的状态,和几位学员交流后发现与几个星期前我经历的病业有些相似,就觉得有必要将自己的经历和体悟和大家交流一下。

修炼开始至今,也经历过几次消病业的状态,每次都只持续一两天就过去了,但前几个星期,我经历的病业不仅时间长,而且表现也非常严重。师父已经讲了,“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99年7.20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干扰呢?肯定自己有漏,旧势力才有借口进行迫害,仔细地检查自己的一思一念,发现最根本的问题是正念不足,没有真正做到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学法、讲真相、发正念。由于一直忙于大法工作,每天的学法炼功不能坚持,平时过心性关过不去时,有时就用工作借口逃避,而当真正魔难来的时候正念就被人心代替了,刚开始出现病业状态我只想到可能只持续一两天就会过去,扛一下就行了,没想到越来越严重,嗓子都哑了,话都很难说出来,直到有同修提醒我应该发正念去除干扰时,我才惊醒:原来我一直都是站在人的基点上去面对,所以一再纵容了旧势力的迫害,正念出不来,不仅干扰了自己,也干扰了周围的同修。一旦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我立即就发正念排除干扰,第二天我就能正常说话了。

通过这次经历我对发正念又有了更深的理解,发正念不是常人中的什么手段,需要了就拿来用,不需要时就忘了,尽管很多时候发正念你是看不到直接的效果。表面上没有学员会说不信大法的,可实际我是不是完完全全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了?我又将师父关于如何发正念这一段讲法重新学了好几遍,对照自己做得不对的地方,纠正过来。

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到:“我可以慈悲众生,但是,哪个生命真的犯到了那一步的时候,是有法来衡量的,再慈悲就是无度的,就等于自毁了,那么这样的生命就被定作是淘汰的。”读到这一段,我越发感到修炼的严肃,魔难来时发正念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减少迫害,但很大一部分是师父帮我承受了。修炼中如一直不能做到事事对照,不检查自己的一思一念,心性得不到提高,那其实是自己对自己的修炼开玩笑。

一位同修修炼中出现了严重的干扰,另一位学员打电话想让我去帮忙,在电话中听到的声音让我觉得非常紧急,我立即告诉那位学员立即打电话叫救护车,我那时的一念就是不能让她有任何意外。送入医院后,她的情况有了明显好转,其他同修也经常去医院看望她,并发正念。但对我的考验并没有结束,一位同修找到了我,谈起了这件事,不经意他的一句话触到了我:“当时决定送去医院可能太急了一点,也许还有更好的办法。”

在我觉得自己做的决定完全对时,他的话让我觉得不舒服,我把我当时的想法跟他讲,虽然讲的都是师父在法里是怎么怎么说的,但我感到那位同修并没有太同意我的想法。

从哪看这件事本身都没错,为什么那位同修会有那样的想法呢?为什么我听了就有不舒服呢?是不是自己还有什么心在中间还没有发现,同修看见了在提醒我呢?

我试着静下心来向内找,我发现并不容易。我看到的都是那位同修的执著,可能有这个心,那个心,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问题。实在悟不过来,我决定先不去想这问题,先学法。师父说过:“法能破一切执著”。在学法交流中我一下看见了自己的执著:表面是帮助了那位同修,其实事情后面一颗证明自己做得对的心非常强。所有大家提出的方法都是为了那位同修着想,想让她摆脱干扰,那就没理由因一句话而不舒服,事情做得对并不就表明没有执著,执著不去,事情做得再多,做得再对也没用。

以上只是我在最近修炼中的一点体悟,望慈悲指正。

(2003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