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回顾:放下常人心,走出名利场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九月三日】编者按:法轮大法于1992年5月在长春公开传出,为什么短短七年时间内就吸引了一亿学炼者?从今日起,除了继续发表正法修炼时期的修炼体会和见证文章之外,本网站还将陆续刊登1999年7月镇压开始之前大陆法轮功学员写下的部分修炼心得体会。无论这些学员现在身在哪里、是否安康,他们当年和平时期的修炼经历和体会文章都不失为一段历史的真实记载和见证。

* * * * * * *

我是长春市一名中学教师,很喜欢自己的工作,尤其又在东北师大附中这样全国著名的中学教书,更觉的应该很好的施展才能、发展自己,所以名利心是很重的。我的写字台的一个大抽屉里,珍藏了我十几年教学科研的成果,有各类的荣誉证书、各级刊物上发表的论文和编撰的专著,装了满满的五个档案袋。我相当珍视这一切,认为这些最能证明我人生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所以,我白天教书、晚上写书,为的什么呢?名和利。在这名利场中,我陷的很深,也走的很远,当然,名利心也把我害的很惨。

由于长期精神紧张、过度疲劳,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神经衰弱、心动过速、美尼尔综合症、动脉硬化、关节炎、气管炎、肾虚等等,很长时间靠药维持着。一直到一九九五年夏天,又患了腰椎间盘突出,牵引后卧床休息了两个多月。那两个多月,我每一分钟都是在痛苦中度过的。腰刚刚见轻,直肠又出了问题,便脓便血还带着一块块的肉,几天之内人急剧消瘦,连站都站不住了。到医院检查,大夫马上决定让我做肠镜。看到丈夫严肃的表情和亲属们异常的神态,我开始怀疑。于是我弄到一些医学书,和我丈夫专门研究直肠那一段。看看书上说的,对照一下我的症状,我便给自己做了诊断:直肠癌。那几天,我丈夫耷拉着脑袋,灰着脸,整个家里真有大厦将倾的感觉。我妹夫在医院工作,一再逼着我做肠镜。我说:“是癌我活不了,不是癌我死不了,别让我多遭那份罪了!”妹夫看我说出这话,便也直截了当的讲:“既然这样,也不再瞒你,现在需要的是最后确诊。另外,发现的早,做手术还来得及。”我执意的回绝了。在几个月的病痛的折磨中,我不再有很强的求生的欲望。我拒绝最后的检查确诊,拒绝一切方式的治疗。我开始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什么?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我才四十岁呀,难道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痛苦绝望,然而又是极其平静的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就在这时,有人告诉我:“你学学法轮功吧。”于是我和大家一起看了老师的讲法录像。头几天,肠子里开始串气,后来就象煮粥开锅冒泡一样,一到第八天,肠的毛病全好了,腰疼也减轻了许多。两个月后,当我彻底放下有病的这颗心后,所有的病状全消失了。长期被病痛折磨的我,第一次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

是李老师救了我的命,是法轮大法拯救了我。我感谢李老师,感谢师父捧给我这样一部宇宙大法,我不仅获得了第二次生命,而且也真正找到了我自己,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要返本归真。从此我走上了一条艰苦的然而又是幸福的修炼的路。

我有幸参加儿童公园辅导站炼功和集体学法,对我的帮助很大,遇到问题功友们共同讨论、互相切磋,在法上悟、在法上提高,使我心性提高的很快。李老师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转法轮》)由于在常人的名利场中的争争夺夺,不仅搞坏了身体,而且还造了很多业,所以修炼后在去名利得失之心方面的磨难也比较多。

一九九五年末刚刚得法的同时,我接到了一个任务:中央卫星教育台要录制一套初中毕业总复习系列讲座,责成省电教馆制作,语文这科就找到了我。录制完以后,吉林省通过吉林教育台转播。一九九六、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将四十二讲讲座连播,一九九七年是每天播放两次,很多人看到电视。随之而来的就听到来自于不同方面的赞扬:学校的领导、同事、学生感到自豪,为学校争了光,创了牌子;中断了联系的朋友也打电话来表示祝贺;亲朋好友的酒桌上这自然是少不了的话题;有的索要讲座手稿;有的要买这套录像带;有的出高价请我上课;就连功友也短不了一些褒奖之词。要是当常人的时候,我会美的了不得,全国有多少万中学教师,有几个能在中央电视台上露露脸的,又有卫星播放全国和东南亚地区,多光彩,多有面子。当然了,这又是以后再求得名利的资本。可我现在是个修炼的人,在得到名利的时候,就看我是放下这颗常人的心,还是助长这颗常人的心。我记着师父的话:“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面对这样的考验,我做到了:别人说我好的时候不起欢喜心,在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常人看的重的事情我不稀罕。电视台连播了那么长时间,我一次都没看过。

然而在常人的名利场中经受的更多的是“失”的考验。一九九五年末到一九九七年六月份,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学校连续评了四次职称,这在评定职称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频繁,我觉的好象是师父为去我的执著心而特意安排的。在这四次评职称过程中,我对名利的执著及由此反映出来的各种执著心,在一层一层的去,一颗一颗的放。

一九九五年末刚刚得法,就赶上了第一次评职称。由于没评上,心里感到挺委屈。因为我是后调到附中的,如果在原来的学校,一九九二年就能晋升高级职称了,而且在外校的我同期的大学同学也有不少评上的。但师大附中的情况较特殊,老师们学历高,业务能力强,在历史上遗留下来的问题很多,一到评职称时领导很为难。尽管有些委屈,但一想到为了名利我差点送了命,今天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能得这个法,明白了那么多常人不明白的理,有什么比这再珍贵的呢?于是,那种在得不到名利时委屈不平的心放下了一层。

不过,我还是总认为自己业务能力很强,职称是应该给我的,总有个不认命、不服输的劲儿。一九九六年教师节前评职称使我的这颗心又放淡了许多。那年省里有规定,青年教师可以突破,我校有些年青的老师突破上了高级。可我呢,从年龄大的这边要往后排,年轻的这边又过了线,哪边都靠不上,心里不平衡啊。学习《转法轮》时我才彻底的悟明白了这个理,老师说:“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没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当了干部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所以我悟到了,这就是去我那颗争强好胜的心,于是我的心很快就平静了。

一九九六年底评职称时,我已经修炼一年了,对名利已经看的很淡了,当磨难来时能从法上来认识,并能按照修炼人标准正确的对待了。这次还是照顾老教师,事后校长找我谈话说:“我正写年终教学工作总结,这里提到你做了很多工作,你没评上职称,我们心里很不是味,感到很遗憾。”我笑呵呵说:“这没什么,只要学生喜欢我,家长认可,领导对我的工作放心,评上评不上没有关系的。”校长听了很感动,说:“是不是你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有这样的胸怀和境界?”我于是向她讲了我修炼大法的体会。校长说:“你讲的太有诱惑力了,我也想尝试尝试。”

这次考验使我真正的悟到了这个理:“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转法轮》)通过这件事也真正检验了我在名利的得失面前能不能做到坦然而舍,有大法指导,我过了第二关。

但是一个修炼的人能不能真正的放下常人心,彻底走出名利场,这是提高的关键。一九九七年六月,我又经受了一次大的考验,本来我觉的对职称这个问题已经看的很淡了,报不报、评不评啊,都不往心里去了。但这第四次评职称的前前后后,来自于方方面面的舆论很多,时时都在检验我的心。其中有为我打抱不平的,有讽刺挖苦的,也有指责批评的,更有甚者说:“你不是炼法轮功吗,不炼还能评上,炼功就评不上。”面对这一切,我非常明白,这就是在勾我的执著心,在检验我对法悟到什么程度,名利心放到什么程度,这又是一次提高的机会。我想:一则,我是个修大法的人,不管常人说什么,修炼的人心一定要正,要摆正与人关系,所以,听到一切我都不往心里去;二则,这还是看我名利之心是不是舍尽,“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精進要旨》〈圆容〉);三则,这是在看我对法能不能坚定这个根本的问题,这小小的名利动不了我修炼人的心,我心中装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

经过这四次评职称的考验,才更深的体会到老师的这句话:“就是在这复杂的环境中,在摔摔打打中,在磨难当中你才能提高你那颗心,你才能达到高标准、高境界。”(《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要从这里脱颖而出,那才修的最扎实。”(《转法轮》)

我的这颗很重的名利心,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和工作环境中一点点、一层层的去掉的。

我承担两个班的语文课,工作量本来是不轻的,但经常还有别的任务往上加,象接待课、汇报课、百花奖课,无论是学期中间的,还是假期的,不管是有准备的,还是临时决定的,让我上我就上,就上好。还有搞语文教改试验,组织全校学生的影视配音比赛,指导青年教师上课,给有病的教师代课,当备课组长、带徒弟,让我干什么,我就干好什么。我们校长说:“咱校要有三分之一的人修炼法轮功,学校的工作就好干了。”学校工作是很紧张的,尤其是期中、期末,再加上一些行政事务,真是又忙又累的,但由于放淡了名利之心,心里是很轻松的。当然,有时执著心也往出冒:职称不给我,可是样样的工作往我身上压,你们可真放心!但当这些念头反映出来的时候,马上用法来衡量,问自己:“你是个修炼人,在这人世间的客店里你要什么?”“不就是吃点苦、挨点累吗?找这个机会还找不着呢!”“常人心不放,能修成佛吗?”所以,很快就把这些不好的念头消下去了,而且心也由烦乱变的平静了。

修炼之前,我要求自己做个好教师、好同事、好职员,但往往是为了名利、顾及脸面。现在不同了,我是个大法修炼的人,修炼是宇宙中最大的一件事,多么殊胜、多么伟大啊!那么师父对修炼人的要求就更高了:要不计名、不计报;要比常人中的模范英雄人物做的还要好;要成为完全为他人活着的人;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正在按师父要求的往前走、往上修。

回顾两年来我走过的修炼道路,我由一个被名利之心害的几乎送了命的人,到从名利场中一步步的拔出来,从常人的泥潭中一层层的升华上来,真心感谢李洪志师父来度我们,给了我们这部上天的阶梯——法轮大法。大法珍贵,得之不易,我要倍加珍惜这个法,学好这个法,彻底的去掉一切执著,勇猛精進,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