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回顾:修炼法轮大法使我丢掉了双拐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九月四日】编者按:法轮大法于1992年5月在长春公开传出,为什么短短七年时间内就吸引了一亿学炼者?除了继续发表正法修炼时期的修炼体会和见证文章之外,本网站还将陆续刊登1999年7月镇压开始之前大陆法轮功学员写下的部分修炼心得体会。无论这些学员现在身在哪里、是否安康,他们当年和平时期的修炼经历和体会文章都不失为一段历史的真实记载和见证。
* * * * * * *

我家住山东济南,今年四十四岁了。以前我是个走路离不开双拐的残疾人,大法使我丢掉了双拐,从新健康的生活。通过两年来不断的学炼大法,我越来越体悟到大法的奥妙无穷,大法的威力无比,大法太神奇了。

我的腿是一九九三年六月八号中午在上班的路上被轿车撞伤致残的。经省中医院做手术,把膝关节打开修补,并取掉一块骨头。在我出院时医生告诉我说:你的腿已经废了,如果能好的话,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当时听到医生说话的口气,心就凉了半截。后来经过众多的名医、专家会诊,并用了许多偏方,都不见效,我的心彻底凉了下来。腿每天肿痛难忍,大热天套上棉裤,腿还是冰凉冰凉的,坐不下,站不住,睡不安,心也象针扎一样的难受,经常是痛的我眼泪直流。我度日如年,真不如死了好。为保住这条腿,家人天天陪着我围着济钢转两三个小时,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有缘得了大法。

一九九五年九月三十日,经同学介绍我开始学法轮佛法。刚学六天身体就有了变化。十月六日吃完早饭,当我双手捧起宝书时,突然感到高血压的症状又犯了,头痛的很厉害,双眼也看不见了。我知道是消业,可是心烦意乱,不知怎么办好。就在这时,我想:双眼黑黑的怎么能看大法呢?就这么一想,左眼突然能看见了,我就用一只眼继续读大法。老师说:“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话,带着这样一个浑浊的身体,黑乎乎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呢?”(《转法轮》)看到这里,不管身体怎么难受,我还是坚持看下去。两个小时后腿和头都不痛了。当时我又兴奋,又激动,心想大法太神了!我一定要学炼这个法。

第二天我拄着双拐来到炼功场。功友们用怜悯、复杂的眼光看着我。我想,我怎么办?退回去?决不,既然来了,我决不回去!我靠着墙炼。结果四套动功下来,我的腿痛的难以形容,由钻心的痛到麻木,最后没有知觉了。这九十分钟我是咬着牙一分钟一分钟熬过来的,就这样我每天坚持早晚两次炼功,后来我又参加了学法小组。老师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转法轮》)我这才明白了,我遭这么大的罪是我自己的业力所致,要消去生生世世的业力,唯有修炼。我更加刻苦的学法、炼功。两个月后,九十分钟的动功我就感到不那么吃力了。

从此我更信大法好。有一天我到老年组学法,一位功友说:“有一个组没地方学法。”我回家后就和丈夫商量:“到咱们家学行吧?”他说:“行!”就这样我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这个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来了。组上学完一遍《转法轮》后,需要看老师讲法录像,我们家没有彩电和放像机,功友们就搬来放。时间一长,我丈夫说:“咱不能光让人家搬。”我们就商量买了一台放像机,专门用来看老师录像带。到夏天很热,组上人又多,我们装上吊扇。有的同事到我家玩时,看见我们买了这么多小凳子,就说:“你家疯了,买这么多干什么?花多少钱呀?”我和家人都笑了。常人不会明白炼功人的。

一九九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晚上,我突然感到全身发冷、发抖。心里明白老师又一次给我消业,这是对我心性的考验。到了半夜,我发冷的身体盖上许多被子也不管用,头晕,双眼看不清东西,家人就给我读法。老师说:“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转法轮》)老师还说:“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业力阻;横心消业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听到这时,我的心平静多了,心想:无论关有多大,我一定要过去,并且要过好。就这样,我又听了一夜老师讲法录音,早上我仍坚持到炼功点炼功。在回家的路上,腿又疼痛难忍,我悟到是老师進一步给我清理身体,也不去管它。第二天肿的更粗,再肥的裤子也穿不上了,我形容不出来当时有多难受。可是我记着老师的话:“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我咬紧牙关挺住了,只见腿上的业力从大腿根渐渐往下消,黑紫色的皮肤变成白色了,而且消过的地方也不痛了。就在我过消业关的同时,又来了心性上的考验。

第二天晚上,我丈夫下班回来告诉我:“咱家定做的那个茶几给做的方不方、圆不圆的,颜色也是红不红、黑不黑的。”女儿一听就提醒我说:“妈妈,你在消业,要守住心性。”女儿一说,我想对呀,我要忍住,要守心性。可是我丈夫又说:“这个茶几拿回来吗?实在是太难看了。”他这样一说,我又忘了自己是炼功人了,就急了,说:“你看看能不能改或能不能退钱,你要是办不到,我就是拄着双拐也得去评这个理!”这一关没过去,下一关又来了。那茶几就那样没变动拿家来了。拿来后,我们又从新上了油漆,刚上好,不知怎的放在缝纫机上的一个打坐的垫子很奇怪的落到了茶几上。我丈夫急眼了,埋怨起我来,我没有守住心性和他干起来。这第二关没过去,第三关又来了。我丈夫说:“家里的沙发,还有几件东西,我答应给老家,可能要来人拉走。”我一听,没跟我商量就自己做主,火就不打一处来,又忘了自己是个炼功人。三关没过好,眼看着腿上的业力消到小腿不往下走了。我都看见了还不悟,我后悔莫及,含着眼泪看大法,抄大法。老师说:“你在长功的同时,心性提高的同时,你的业力也在同时消,同时转化。在遇到矛盾时,可能就会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心性魔炼当中,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它们就熔合在一起了。”老师还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我明白了,修炼心性才是关键的关键。我明白了这三关是我丈夫在帮我提高心性,好彻底消掉腿上的大业,可我没过去。但是我会牢牢记住这沉痛的教训。我的小腿还是很痛,可是我既然悟到了,我也就不管它。

二月一日早上坚持去炼功,炼功中,就感觉有法轮在托着我,身体轻飘飘的,就象没站在地上一样,根本没有消业的感觉,舒服极了。晚上做了一个梦,看到又宽又长的大马路上,我和一些人在一起跑,跑着跑着,我就跑到最前边了,我的腿象以前一样没有伤。醒来后感到真真切切,我悟到是老师点化我:拐杖该扔掉了。

二月二日早上炼完功在回家的路上,我无意中把拐杖提了起来,没用它。一个认识我的人说:“你怎么不用拐了?”我一看,是呀,我不用拐杖了!我含着眼泪一直走到家,一進家门,我一眼看到老师的法像笑眯眯的看着我,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个不停。我双手合十给老师鞠躬,感谢老师救我脱离苦海。

我丢了双拐,家人为我祝贺。女儿说:“妈妈,你要围着济钢转几圈,让人们都知道是法轮佛法救了你。”弟弟来我家,看我丢了双拐来开门,他也惊呆了,流着泪连声说:“大法真好!”当我丢了双拐,第一次稳健的走到炼功场时,功友们都用惊异的眼光看着我,接着大家都围过来,为我高兴,为我祝贺。我逢人便说:“是恩师救了我,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现在能和功友们一起去弘扬大法了。我能够丢掉双拐站在这里,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我要大声的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太好了!我希望所有有缘之士都能尽快入道得法,功成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