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中的元神离体案例


【明慧网2003年9月6日】在近期的美国《读者文摘》中,记录了几则发生在美国的元神离体故事。[1]

“那一定不对,这可是脑颅手术”

1991年夏天,Pam Reynolds女士,一个家住亚特兰大的三个孩子的母亲,得了脑动脉血管堵塞,有生命危险。医生告诉她必须做手术。为使手术成功,需要停止她的大脑和心脏的功能。当Reynolds女士处于麻醉状态时,有各种仪器在监测她的脑干的功能,以及她的体温、心跳、呼吸和其它主要的生命参数。她的四肢被固定了,眼睛也被蒙上了。

当医生打开她头颅时,Reynolds 女士感觉她“跳出”自己了的躯体,在高于手术医生肩膀的一个位置观察手术的过程。她发现医生拿着一个像电动牙刷的东西。一个女性的声音在抱怨病人的血管太小。Reynolds 女士觉得他们在给她的腹股沟部位做手术。“那一定不对”,她想,“这可是脑颅手术”。

但即使Reynolds女士的眼睛和耳朵被蒙上和堵上, 她所观察的真实发生了。手术锯确实像电子牙刷。手术确实发生在她的腹股沟,因为必须把她的心脏和“心-肺机”用导管连在一起。

医生把Reynolds的血液放干以便使她处于“休眠状态”。但从所有的控制仪器看,生命依然存在。Reynolds 女士发现她穿过一条通向光明的通道,在尽头,她看见了她的很久以前去世的祖母、亲戚和朋友。时间好像停止了。然后她的叔叔把她带向她的身体,并指示她回去。她像跳进了冰水中。当她苏醒后,Reynolds把她的经历告诉了医生。

“那不是我,那只是我的身体”

佛罗里达的内科专家,Barbara Rommer,在70年代早期遇到第一个“濒死经历”的病人。从1994起,她面谈了600多据报有“濒死经历”的人,并写成了一本书。下面是她记录的几个案例。

Robert Milham 在一次心脏病发作中心脏停止了,“痛苦消失了,我停留在我的身体的上面。我看着我的身体躺着,他们把船桨放在我的身上”。经过了一个自私的一生,他说,他的经历使他变成了一个慷慨的人。

企业家Ken Amick 在一次过敏反应中停止了呼吸,全身发蓝。“我可以看见颜色,我可以听到声音,我可以感觉到感情,如害怕和放松。那么,那个躺在桌之上的蓝色的东西是什么?那是我,我害怕看到他。但那不是我,那是我的身体。”

在2001年出版的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中,荷兰心脏专家Pim van Lommel 重新讲述了一个濒死现象的事例。一个44岁的心脏病患者,已处于临床死亡状态。救护车把他急速送到医院,医生用振荡器重新启动他的心脏。护士取走了他的假牙,以便使呼吸道管能插进他的喉咙。当病情稳定后,这个人被送到特护病房。

一周以后,这个病人看见了那个取走他假牙的护士,病人认出了他,尽管在前一次的相遇中,他是处于临床死亡的状态。

“你从我的嘴里取走了我的假牙。”她对护士说,然后准确的描述了他的“脱离肉体的他”看到的详细情况。

现代西方医学研究者已经不得不承认,“濒死经历”是由于大脑的功能紊乱引起的这一解释是不令人信服的,意识不仅仅只存在于大脑中。

英国的Southampton 医院的研究者们在杂志《Resuscitation》中撰文称,11%的病人回忆大脑有无意识阶段。6%的从心脏病救活的人有“濒死经历”。Van Lommel 和英国学者的研究结果显示了意识可以独立于活动的大脑而存在。

“濒死经历”迫使人们重新思考一下这个人们认为已有答案的问题:什么是死亡?意识在哪里?科学可能发现和证实灵魂吗?

资料来源

[1] Reader’s Digest, August 2003, page 12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