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多呵护 得法往回修


【明慧网2003年9月8日】我得法很晚,但受益很多。98年4月底,我才正式进到大法修炼中,这之前曾多次与大法擦肩而过。在此之前我曾学过其他一些气功,目的就是治病。我有多种疾病缠身,头疼、颈椎骨质增生、鼻炎、肺结核、心衰、腰疼、腿疼,从头到脚,都是毛病,做过三次手术,身上缺了几个部件。手术医生都诙谐地说:“看不出你还久经沙场呢。”

我从小到老没有别的嗜好,就喜欢看书,古今中外什么书都看。但50岁以后看书就比较吃力了,要先躺下,然后戴上眼镜,翻过来看一会,再翻过去看一会,坐着看不到5分钟,从脖子到腰疼得浑身冒冷汗。因此就很少看书了。站都很吃力,尝试过很多方法锻炼,吃过很多药、补品,都无济于事,未修大法前几乎不能在外面站着与别人聊天,一出门就找地方坐。后来发展到浑身痛,痛起来既不能坐也不能躺,站着扶着墙,真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无法形容,找气功大夫能看好,但维持不了几天就又犯了。找中医治,中医说你这病很杂不好治、脉象很弱,既不能补又不能泻……所以我炼气功的目的主要是治病。但都坚持不了几天,还总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97年发现我们附近有炼法轮功的,我过去看了一会,有个横幅上写着炼法轮功在小腹部位有一个法轮。我心里想:玄,成天坐那里,冬天冷,夏天热,就我这身体受得了吗?对我来说太难了,我从小腿就硬,踢毽子只能踢一个,再踢就不知毽子飞那儿去了,于是扭头就走了。

98年4月底,我有一个邻居从我身边匆匆忙忙经过。我问她忙啥呀?她说,“炼功,”“啥功?”“法轮功。”当时我觉得很难相信,她也炼法轮功?法轮功有书吗?她说有哇!她让我看书,非常热情地邀我进屋看书。“这一下得救了。”打开书一看,一下惊呆了,我被书中博大的法理深深的吸引着,思想上马上意识到这不是一般的书,头脑中出现“天书”二字。因为时间关系,我提出想带回家看,她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一回家,我就放不下这本书了,我边做饭边看书,吃完饭又接着看,当天就看完了《转法轮》。我心里豁然开朗,什么都明白了:这是真正的佛法修炼,还了《转法轮》,我又借来《转法轮(卷二)》,刚打开书马上感觉前额被狠狠揪了一下,很紧。第二天就让她带我去找炼功点,下午集体学法两个小时一瞬间就过去了,别人都走了我才知道到点了,以前身体里那些疼痛的现象也消失了,总想有更多时间学法、炼功。

从那以后,我决心把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修炼。刚开始时困难很多,以前习惯睡懒觉,夜里经常是整晚失眠。一直到凌晨5点,睡一下就起来,通常是8点过后才能起得来。但炼功点上是早晨6点准时开始。我必须把这一关过去,但自打修炼开始,夜里不失眠了,早晨一醒就是5点半,正好,因为还得走一段路,到那儿正赶上。偶尔起不来了,师父就叫,有时打门扣,但只有我能听见,声音很大。

有一次我想再赖一会床,马上听到一个声音告诉我“都25分钟了”,我一看钟,果然正好5点25分了。炼功之前,家里只要有一只蚊子,我首先能感觉到,炼功后从未听见蚊子叫。我们一家人,包括我丈夫、儿子一家都挂蚊帐。门都是开着的,就我一个睡在屋门口小床上,既没挂蚊帐也没点蚊香。可他们都让蚊子咬,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

有一天儿媳大叫:妈呀快来看那。我以为什么大事呢,原来她在收拾屋子时发现顶、墙上,密密麻麻都是蚊子。但有一次我感觉到了,那天吃完晚饭走了一圈,回来才8点过一点。我心里想,反正下午在点上已学了法了,早点睡吧。这样一想,惰性马上就上来了,刚躺下,蚊子马上就铺天盖地上来了,伸手就能抓着,根本睡不成,感觉是掉蚊子堆里了。很快我悟到,我得法晚,如不抓紧精进,恐怕是来不及了,是师父点化的。马上坐起身来学法看书,一切就平静了,看了一个多钟头,才又去睡,再也听不见蚊子叫了。

恩师处处在呵护着我。一次我烧了一大锅开水,灌在一个12磅的暖瓶里,从灶台上把暖瓶往下提,刚提到两腿中间猛听呯地一声,当时还以为是楼下放大火炮,但提水的右手猛然轻了,才知是瓶胆掉地上了。低头看腿下,既看不见水也看不见碎玻璃,心想水和碎玻璃哪儿去了呢?到处找,才发现全部到对面的台板下面那个角落去了,人一点也没伤着,我知道这是恩师在保护我,恩师为我们承受了,心里真感激。师父为了度我们这些迷在凡间的弟子,不知承受了多大的魔难,而我们自己却不精进,千万年的机缘一旦错过,那是什么样的损失,用人的语言是无法形容的。

学法刚开始过病业关,几乎是一波接一波,以前压入身体里的病业师父要给我净化了,发烧、腹疼、鼻炎、腿痛之类瞬间过去的就不说了,太多太多了。举个例子:从我记事起我的脚在冬天从未暖和过。无论穿多厚,走多远的路,两只鞋脱下来都是冷的。30岁以后就是大热天,睡在床上大腿以下的部位好像在另一个世界,很冷。我还以为别人都这样,一直到90年代,偶尔有一次媳妇刚进家门,我出去扔垃圾,穿上她刚脱下来的单鞋(冬天),里面暖暖的,才知道自己不对头。但从炼功以后这种现象变过来了,98年冬天脚开始发热,已经12月了还穿着单鞋,走一点路就感觉脚热得不行,就在家坐着、不动脚也热。真是翻天复地的变化啊。

我在未修大法之前,心性很不好,正如师父在大法中提到的“张果老骑驴”,“八仙中张果老倒骑驴,很少人知道他为什么倒骑驴。他发现往前走就是后退,他就掉过来骑。”(《转法轮》)人从小到大是一个倒退的过程,小时候心灵很纯净,没有那些歪心眼,看到罪犯,就想,我决不会去犯罪。老师和父母都觉得我诚实,什么不好的事都不会与我联系起来。记得9岁那年夏天,一个中午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忽然看见了另外空间的建筑,看了很长时间,大约两小时。至今记忆犹新。随着岁月的流逝,社会的污染、无神论的宣传,心里逐渐滋养出很多不好的念头,遇到矛盾总觉得自己对,心里想既然人死如灯灭,不得白不得。给自己招来不少黑色物质,难怪多年来浑身没健康的地方。通过修大法,我猛然惊醒!悬崖勒马。师父告诉我们,人来一世不容易“你几百年得不到一个人体,上千年得到一个人体,得到一个人体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个石头万年不出,那个石头不粉碎了,不风化了,你是永远出不来,得个人体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人身难得,讲这个道理。”(《转法轮》)

由于师父的慈悲救度,我的心灵和身体都很快地得到了净化。常庆幸自己,觉得自己一生总有千般不幸,但能得到大法是万幸。过去的一切怨恨烟消云散。当然在修炼中也碰到不少心性关。但一想到师父告诉的凡事没有偶然,心里就能约束自己。过关过得好不好,向内找,找自己,这就是修炼。

师父反复强调通读大法。“人类的任何组织能超越于神佛之上吗?批评气功的人有能力指挥佛吗?他说佛不好,佛就不好了吗?他说没佛,佛就不存在了吗?”(《精進要旨》--为谁而修)7.20事件发生的时候,还是感到风云突变,心里有点紧张,但很清楚电视是在造谣。我打定主意要实话实说,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我的师父救了我。警察很快就来家了。他们问我看电视的感想,我说电视上说的不是真的,给他们讲了我炼功前后的变化,讲我们根本就不参与政治。他们自己也说:咱们地区800多人炼功没听说谁出问题,他们又问你们这儿还有谁炼啦,我回答说:别人谁炼我不管。他们又说我不配合,我回答,要是配合你们,我成什么人啦!

我们以后也经过了许多挫折,才慢慢地打开局面。迫害当初,有时还会用常人心去考虑问题。在证实法的进程中一步步走过来,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

开始我在社会上讲真相、发资料,对其意义认识不深,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好多平时我给他们讲真相的人都主动过来要求我多讲一点。他们另一面很想听。我认识到这是师父的点化,每一份传单、光盘、资料都不会白送。在这中间也曾被警察追过,跟踪过,进过拘留所。但坚信有师父在身边什么也不怕,正法一定能成。我写这份心得体会是想给师父汇报,也和同修们交流一下,再就是希望如果还有没走出来的同修,千万不要错失良机。大法在铺天盖地邪恶疯狂迫害中走过了四年魔难,弥天的阴霾已散,新的开端就要展现。在最后让我们同唱一首歌:

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
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
得度得度 切莫机缘再误
得度得度 切莫机缘再误

如有不妥,望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