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怕心中一步一步地走出来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2002年,我在邪恶的洗脑班中被折磨,由于对法的理解不深,对正法没有正确的领悟,在被迫害中不能正确对待,导致被动的承受迫害,以至于人的一面感到已经到了极限,无法承受,屈从了邪恶,所谓被“转化”,又被邪恶利用我的怕心强迫我做了一些坏事,甚至出卖了同修。“转化”后,心里还是明白大法是好的,也感觉对邪恶无法承受,又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不配再修炼下去,一度颓废。甚至想:毕竟我修了这么长时间,是承受不了迫害才走了这一步,不至于还不如一个常人吧!自己找些理由为自己开脱,在阴影里走不出来,因此也想糊里糊涂的走过这最后时期。

2003年,同修送给我大法书籍和师父新经文,我学了之后,禁不住为自己的无知和心性差而惭愧不已,师父那么慈悲,总是希望我们能提高上去,而我却……。,自己无论怎么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也得用实际行动来弥补呀!承认邪恶对自己的约束,本身的心就是不正的。想到这些,我知道后悔自己所做的错事是没用的,不管怎样,把过去丢到一边,就当自己没修炼过,就当自己是个常人从头开始修炼吧!

悟到是悟到应当重新开始,但感觉怕心象山一样阻挡着自己,无法突破,学法炼功时,就时时有念头冒出:被邪恶发现怎么办?邪恶来问我怎么办?再把我抓走怎么办?虽然念头很多、很乱,但我坚持学法,学法中我坚定下正念,努力排除那些“怕”的念头,随着学法,那些念头越来越少,我有了正念,觉得不能这样被邪恶困着,应该走出来证实法。

一走出来,马上心里惧怕的念头又冒出来,例如上网时连线稍一被干扰就赶紧下线,生怕被监控,被追察;一有风吹草动赶紧隐藏自己的资料,生怕被发现。千小心万小心还是被同事发现我炼功,因为他们非常注意我,就告诉了我的主管,我的主管就把我找去问话,并讲我要出问题了(学法轮功被发现),单位的头头们会被全一锅拍死(全撤职),我要再学她只有报告上级,那样后果是严重的。我当时虽然怕心也冒出来,但我竭力抑制它,一边发正念,一边讲过去我被抓走是怎么被迫害的,所去的地方又是用什么样的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讲了我学法后的思想转变,如何明白怎样做个好人的道理。因为我虽然来公司的时间短,但工作认真负责,热心帮助同事,主管对我印象很好,她听了这些,非常的震动,说接触很多年轻人,没有象我这样优秀的(思想纯正),我如果在原来的岗位上,一定会有成就(我以前从事高端行业),我讲:“不是我不干原来的工作,而是受到迫害被剥夺了应有的权利。”主管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在屋里炼好了,可别到处宣传,出了事谁也担不起。“我一下心理轻松许多,感觉走出了一步。

从那以后,我继续开创周围的环境,给同事讲真相,虽然怕心仍时时出来,但不是那么强了,主管后来知道了,据说很生气,但也没给我讲什么,后来有一次给我说:“我看你脑子里都是法轮功了,我也管不了你了。”也曾有上级单位半夜检查单位里我用的电脑,看我还学不学,结果发现有大法资料(我当时电脑技术太差),把我主管叫去大发雷霆,我的主管还帮我说话,说是网上现在这类邮件多的是,这说明不了什么,后来此事不了了之。作为我来说,每次被人调查总是多少有怕心出来,但我都通过坚持学法,抑制怕心,发正念,而顺利走过。渐渐的,单位都知我还在学大法,他们也默认了,反正我在单位努力工作,乐于助人,表现也好,大家都不干涉我,认为这是信仰自由。

在单位有了较宽松的环境的同时,居委通知我去报到,(在国内,邪恶势力采取单位、街道、公安局、所谓的“法制学校”等多方管制的办法迫害大法学员),我的怕心又涌了出来,不自觉的就想是不是在单位洪法的情况被密报了?这下糟了,会不会抓我呀?抓我了可怎么办,工作又没了,又要被迫害了等等乱七八糟的都来,我的心当时乱的不得了,在杂乱的念头中,我努力打起精神,找到自己,坚定的认为讲清真相,抵制迫害的念头才是自己,抑制其它的念头。在去居委的路上,自己不知道要发生什么,觉得象上刑场一样。到了那里,两个人早已在那等候,他们要求我写份认识,我当即讲:我不想写什么认识,写你们爱看的我自己对不起良心,写真实的想法,又会给某些人找到迫害我的借口,给大家造成伤害。你们可知道我以前受的迫害吗?”我接着就讲了洗脑班是如何迫害大法学员的,也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们就没什么可讲的了,也说警察是不能这样迫害人的,法制健全时会受惩罚的。最后也没再要求我写什么认识,只让我签个名,表示见到我了,他们也好给上级交差。等我离开居委时,我心情特别轻松,我知道,我又战胜了自己的怕心,走出了一步。

怕心最厉害的一次,是我晚上出去派资料,回到家已是较晚了,门口的保安告诉我有数名警察来找过我,询问并要求保安登记我的行踪,等我没等到就要求我某一时间到居委去,因为我刚才派资料去了,不知是否被邪恶发现,我一下就感到了邪恶的压力,各种念头同时冒出,怎么办?跑?不是办法。第二天、第三天都被这种邪恶的压力及各种念头困扰,学法都不能静心。我定下心,决定哪怕明天被邪恶迫害,我今天也要把真相告诉世人。除了增加发正念的时间,我开始向门口的保安讲真相,向邻居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是因学法轮功而被警察调查,及大法弟子如何被迫害;我又约了我的领导,给他讲了我以前是如何被迫害的,现在警察又调查我。我的领导非常震惊,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表示要把这些给警察讲。为了避免邪恶将我秘密带走进行迫害,我请求领导和我一起去居委,领导同意了。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和领导去了居委,我一路发正念,结果邪恶竟没来,居委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也不来,就捎个话说没事别出这个区。我如释重负,知道这又走出了一步。

邪恶总是想钻我的空子,先后有公安局、派出所人员找过我,区国保人员找过我,区610人员找过我,每一次都是我感到修炼正顺利时突然来,每一次谈话前我都有或多或少的怕心出来,但我都正视自己这种不正的心理,抑制它,清理它,在与谈话人员交谈中或正面,或侧面的表达了自己对大法的认识,表达了江氏集团的邪恶与无理。现在,对我的修炼,他们基本上成了默认。

目前,我基本上已经给自己开创了一个宽松的修炼、正法环境,在自我修炼之余能积极用各种方法向世人讲真相,虽然还时不时有怕心出来,但很小很小了。我也很容易就能抑制它,清除它了。

我能从怕心中走出来,从家中走出来证实法,经历、克服了许多的干扰,我的体会是,一、要多学法,法会坚定自己的正念;二、要坚定的分清那个怕的心理是不正的,要抑制、消灭它,就按法的要求做,证实法;三、除了发正念之外,还要在行动上铲除这个怕,那就是去讲真相,或正面、或侧面的讲清真相,让他(她)明白法轮功是好的,修炼人是善良的,参与迫害是不对的。

实践中我发现,真的很多时候是自己的心在障碍着自己,突破这个心就发现环境其实并不是那么不好,只是自己的心理给自己造成恐怖而已,尤其在当前这种很多世人已经清醒,或多或少的知道一点真相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当然也有外部的邪恶,那也需要我们用发正念和讲真相方法予以清理。我也体会到周围环境是一点一点开拓的,修炼是一步一步提高的,当按着老师的要求去做,过一段时间回头一看,自己会发现真的是走过来了,周围也会有宽松的修炼、证实法环境。

我知道有一些学员还没能从转化的阴影中,从怕心中走出来,在此把自己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希望能够起到参考作用,希望同修们都能走出来,在正法最后时期能够真正对自己负责,同时也帮助师父救度世人。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