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师父在,怕什么?”


【明慧网2003年12月20日】我是99年8月初有幸得法的。在得法前我的身体体弱多病,还有附体,整天挣扎在痛苦之中,对生活也失去了信心。有一天听一位法轮功学员对我说,修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让你知道常人不知道的理,知道人为什么要生病,教你怎样做一个好人。我想这正是我要找的,是我生命的归宿。

在当时法轮大法已在全国各地遭受迫害,别人都不敢炼,我说只要好我就炼,我让法轮功学员给我借本《转法轮》看。同修说你要炼法轮功就不能供那些狐黄的牌位。当时我把牌位都撕了。从那以后我通过不断地学法炼功身体逐渐地好了,精神也好多了,也知道怎么样做一个好人了,把那些以前不好的习惯也改掉了。以前抽烟、喝酒、赌博都改了。按着大法的最高标准真、善、忍要求自己,心性在不断地提高着,自己身心受益。我总觉得,不能自己好了不管别人,得让更多的人受益,所以我和亲朋好友讲我的亲身经历和大法的神奇。

在我学法一个多月时,村委的、镇政府的都来了,说法轮功都不让炼了,你怎么还顶着风炼呢?我说我通过炼功受益大了,病也没了,精神也好了,还让我们做好人,有什么不好?他们一看没办法,就说那你在家炼吧,可不能上北京。通过以后不断地学法提高,认识到大法受这么大的迫害,我不能只顾自己,真得进京上访证实大法了。

2000年12月25日,我跟同修一起进京,走到天津就被抓了。在被当地政府、派出所押回时,他们让我写保证书,说:你要写了就不送看守所,放了你。我说不写,要写我就不进京了。他们把我送市第一看守所。到那儿不几天,给我送洗脑班。那更邪恶,恶警利用那些犹大对大法弟子进行围攻,净说那些对大法恶毒攻击、造谣诽谤、无中生有的谬论,诬陷师父与大法。他们讲他们的,我也不听,我睡觉。

要过年了,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们绝食要求放人回家。邪恶之徒不但不答应,还让班长打我们,用脸盆往我头上打,把脸盆都打碎了,然后打嘴巴,往软肋骨上踢。后来恶管教叫来六七个犯人往死里按着灌食,我就觉得上不来气。当时想到有法在,有师父在,怕什么?放下一切生死,情况就不一样了,身体轻松。我知道师父替我承担了苦难。

有一天提审我,问以后还炼不炼了。我说炼。问我还进京不,我说法不正过来我就去。他们见没办法,硬的不行用软的。他们便利用家人来劝我,我说我没有错,为什么要向恶人低头呢?姓王的科长说,你怎么不写保证书?你没错你怎么被关押在这里。我说你们这是侵犯人权,你们这有《转法轮》你看一看,里面的话都是教我们做好人。他再没说什么就走了。他们后来又说别人当你面不写,背地里都写了。我说就剩我一个人,给我一个枪子儿,我也不写保证,坚持到底。

由于自己在魔难中始终坚持正念正行,终于在2001年4月3日堂堂正正地走出了邪恶的看守所,汇入讲真象、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