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怕见人 非法审判清华学子的地点秘密更换(图)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一日】针对清华大学大法弟子虞超、褚彤和王为宇的非法审判原定于1月9日上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因为丑恶行径被曝光,所以邪恶之徒们临时秘密更换审判地点,改在朝阳区看守所附近的一个法庭秘密进行。

* 非法法庭怕见人 谎言遮日逞几时?

非法审判的消息在明慧网上曝光,令邪恶之徒非常恐慌。他们十分清楚是在干一件见不得人的事。——非法审判过程中,法庭内外密布大量警察、便衣,如临大敌,据说不是防家属,是防“外人”。知情人说,是防不在他们掌控之中的敢报道真情、敢替受迫害的清华人伸张正义的人们。

内部消息透露,参与审判大法的弟子的那些人曾经收到海外大法弟子打来的真相电话,惊恐万状,并将大法弟子劝告他们不要迫害善良、停止助纣为虐的电话说成是“国外打来的恐吓电话”,可见邪恶恐惧的程度及其不愿改变的造谣本性。

目前本案尚无结论,所谓“法律程序”还没有结束。希望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和所有善良的人们密切关注这场非法审判,全力制止邪恶迫害。

*幸福家庭被拆散 非法镇压是祸患


上图:虞超、褚彤夫妇4岁的儿子虎虎

虞超和褚彤曾经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小家庭。丈夫虞超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是网络工程师,在北京一家外企担任主要职务,收入颇丰。妻子褚彤也是清华毕业,在清华大学微电子所任教。两人有一个可爱的儿子虎虎。

这个清华之家同时也是一个法轮功修炼之家。虞超当年曾两次参加法轮功创始人在北京、天津举办的学习班,他的妻子褚彤、姐姐虞佳、还有老岳父─ 一位部级劳模,都是修炼人,35岁的虞佳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师,全家在各自工作岗位上都是优秀人才。

1999年江泽民发动了这场非法镇压之后,褚彤、虞超先后于1999年10月27日、2000年1月25日到天安门打真善忍横幅,喊出“法轮大法好”的心声,被公安抓捕。期间,褚彤遭到警察的野蛮殴打,2000年年初秘密审判后,被判刑18个月。当局还吊销了虞超的户口,将其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判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2001年夏天褚彤出狱后,冒着被再次抓捕的危险,在明慧网上发表署名文章,以自己一年半的铁窗生涯,揭露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并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宣布由于高压迫害下所写的所谓「保证书」作废。

为了避免遭到进一步的迫害,褚彤、虞超夫妇曾被迫放弃待遇优厚的工作,带着儿子流离失所。2002年8月,虞超与褚彤在北京再次被国安和610绑架。

明慧网2002年10月报道,当时褚彤的父亲因抵制单位的强制洗脑有家难回,家中只剩下不修炼的褚彤的老母亲一人艰难度日。

一个令人羡慕的清华知识分子家庭就这样四分五裂了。褚彤、虞超一家的遭遇,是千百万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的一个缩影、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实写照。

*独子遭劫父母忧 在美亲人吁营救


上图:王为宇

王为宇,29岁,祖籍山东,天资聪颖,勤奋好学,从高中开始,一直成绩优异。91年临近高考时,他获得了包括清华、北大、中国科技大学、协和医大在内的5所著名大学的免试录取资格。最终他选择了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开始了他在清华大学整整9年的学生生活(从91年入校至2000年因修炼法轮功被迫离校)。

大学5年,王为宇曾获优良毕业生奖章、优秀学生奖学金、中国仪器仪表特等奖学金(首次授予本科学生)和飞利浦奖学金等多项奖学金,曾担任班长、科协副主席等职务。

1996年大学毕业后,王为宇被保送直接读博士,导师是著名的光学信息处理专家。勤奋努力加上名师指点,王为宇的博士研究课题进展很快,在进入课题研究一年多的时间里,在国内外学术杂志上发表了数篇论文,并获得一项研究专利(申请号:00103362.X。专利名称:获得稳定被动调Q激光器的增益预泵浦方法)。

王为宇不仅学业优异,而且为人真诚、善良。为宇昔日的同窗好友吴松说:“为宇并不善于言辞,但是从来都是任劳任怨,学习和工作都非常踏实,没有任何世故和圆滑,是一位品学兼优的人才。”

王为宇于2002年8月12日被中国国安特务绑架,家人为其安危心急如焚。王为宇的姐夫、正在美国辛辛那提大学攻读博士的李国强先生正在向媒体、政府部门及社会紧急呼吁,请大家伸出援手,营救他的内弟。

李国强先生向记者介绍,王为宇原是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因修炼法轮功,2000年其间被清华大学勒令休学。 其后几经艰难,在北京外企找到一份工作谋生。2002年8月12日,王为宇被单位派到上海出差,在赶往火车站的路上被中国国安特务绑架。

李国强先生说,王为宇遭绑架后将一年多来,家人多方打听,仍不知他的下落。他的父母非常担心他们唯一的儿子的情况。(明慧记者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