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自己的路(译文)


【明慧网2004年1月11日】师父2003年“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我说,哪怕我度成一个,我的事也没有白做。“当我读这句话时,我更深刻地认识到,我们每一个人都肩负着很大的责任,修好自己和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哪怕是他自己一个人要完成的事。

学法

在学法时我碰到了困难,别人也一定碰到过的:学法时我会犯困或者精神不集中,以至最终把书放到一边,并没有真正学到什么东西。我认可了这种状态并且有一段时间认为在小组里学法就够了。但是时间长了就不行了,因为这样一来我每周只有一次真正的去学法。我必须找到一条路,在学法时意志更强些,克服在学法时的困难。

首先我开始抄写转法轮和一些经文。好处是我能清醒地接收每个字,不会轻易错过文字的内涵。这虽然是一个强化的方法,但是也有它的缺点:抄完一本书花的时间太长了。后来我找到了朗读的方法,因为用这个办法我可以最好地驱除我的疲劳。当我昏昏欲睡的时候,我会站着读书或者到树林里散散步,同时大声朗读着转法轮。就这样我开始深入到书中去并且和书产生了一种美妙的个人的联系。我从中得到的认识和我紧密相关,而且超出了我从别的学员的心得体会和理解中所得到的。用这种方式我大大加深了对转法轮的理解,加强了我修炼的信心。

正念

发正念时我发现,我虽然能经常整点发正念,但是感觉还没有充分发挥它的效力,因为我不能集中精神,特别是我做的太机械了。

于是我越来越多地尝试。我并不注重时间的长短,而是注重让所有的意念活动都静止下来。

我享受着这种生活中的“关闭“时间并且否定任何在这段时间中在我脑海中作怪的思想念头和各种打算。我发现,在这个时间段出现的任何一个念头都是一个该去掉的执著心。每次发完正念之后,我都会成为一个从内心改变了的人。我悟到,正念和日常生活中的正行和无求是分不开的。

举个例子:发正念或炼功时总是闪出一个念头,打电话给某某人告诉他这个或那个。当我意识到这个干扰而且很难排除这个念头时,我就完全放弃这个打算,不给他打电话。在随后的宁静中我就会发现那里有一个显示心,一种不安或者另一个执著驱使我去这样做。

这也让我更好的理解了发正念的意义,并且很大的改善了我整点发正念的质量。

发正念时的入静也提高了我讲清真相活动的质量。当我发现我自己的执著时,我就能放弃它们。当我意识到我在打坐中编织的很难停止的思想念头和计划时,我就在现实中也抛弃它们。一旦我把整个念头和计划排除掉之后,那个在背后隐藏的执著心通常就会显明出来。

互相配合

李老师在2001年致北欧法会的贺词上说:“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地找工作去做。”

我花了近两年的时间,直到我能把这句话明显的应用到我的大法工作中去。

在大法工作中培养起一定的独立性和责任感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一步。要尊重别人的工作,就算他和我的理解不同。我不再批评别人,而是发现我有责任提出我的理解或者自己完成某些事情,这样给其他人提供一个机会,参考这个意见而且按照他们觉得好的方式继续发展。

我想举个例子,就是我花了很大的精力和细心给国会议员写了一封信。当其他学员对我的草稿提出意见时,我能够轻松地对待,因为我可以从法上理解这些建议。通过别的同修帮我改写这封信,我放下了关于“这封信是我的”的那份执著。我感谢其他同修,他们帮我去掉执著补漏洞,从而完善了我的工作。

相反,如果我在同修那里看到了我认为不妥的事情,我想自己有责任从法上用他们能接受的方式指出,这样一来就可以进行建设性的对话,也使我认识到,为什么别人这样或那样做。

我也能更好地尊重同修的成绩,因为有些事情我承担不了或者不在我的任务范围之内,而他们的工作正是对这些事情的最好补充。

如果在某些具体事情上出现意见分歧,我总是首先看看有没有不符合法的地方,然后试着按照法理去解释有哪些方面不妥。如果有人批评我,我也试图这样去做,检查自己做的哪些事情不符合法。这样一来我就很容易地进行改进。对法共同理解是我们在正法中搞好合作的基础。我认为不必总是坚持个人见解或者自己的好恶,因为在这个宇宙中不同的表达方式都有他存在的理由。

法的力量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所以对法的理解也应该是我们的互相配合的中心。

谢谢大家。

(德国2004年新年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