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藁城大法弟子路峰一家人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1月13日】

河北藁城百姓:

当我拿起笔,已泪流满面,就在我们身边,在表面被以人权美化,被以和平粉饰的中国,正在进行着一场灭绝人性的精神大屠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场迫害扼杀了人们的良知,摧残了人间的正义,绞灭了人类的道德,将教人向善的功法打成“×教”,把一个个只是追求“真善忍”的善良正义之士打成人民的公敌,各种媒体、报纸、广播、墙报,各种谎言、造谣、诽谤都栽赃给法轮功。在中国,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与生俱来的信仰自由被践踏,在江泽民指使的“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下,法轮功学员们被迫流离失所,受尽折磨,甚至失去生命。在我们身边,河北省藁城市增村镇果庄村就发生着这样的事。

大法弟子路峰与母亲都修炼法轮功。其母武秀琴,原来全身浮肿,糖尿病、妇科病等多种疾病缠身,经常卧床不起。得法后,疾病神奇地不治而愈。2001年7月,武秀琴突然右半身失去知觉,小便失禁,动不能动,说不能说,但是她就凭着对法的坚信,20多天后出现了奇迹,几乎每天一个变化,最后能下地走路了,还能干一些简单的家务。一天中午,增村镇派出所一帮恶警破门而入,有的甚至上了墙头、房上,随即在屋内乱翻,有关法轮功的书籍、炼功磁带被非法没收,不管家人的苦苦相劝,不考虑当事人的实际情况强行将人带走,非法关押到藁城市610洗脑班。在那里,学法、炼功是不可能的,几个背叛大法的人对着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分昼夜灌输毒素、谎言,最后武秀琴被迫害得身体出现病态,藁城市610为推脱责任,电话通知家人将其接回家。

大法弟子路峰是增村镇中学教师,工作一直兢兢业业,尽职尽责。一到敏感的日子(4.257.20或国家召开会议期间),校领导(有时教育局通知)就逼迫写“保证书”,逼迫放弃信仰“真善忍”,不写就以失去工作相威胁。在2000年半夜1:30左右,增村镇派出所7、8个恶警突然跳墙而入,翻箱倒柜,把屋内弄得一片狼藉。当时路峰说了一句:“你们可以找,但别把东西翻得到处都是。”马上就有一恶警恐吓:“怎么了,你还想不想上班,不想干了,啊?”

每个老百姓都有知情权,本着对生命负责的态度,2003年3月初,路峰向被谎言蒙蔽的学生放天安门自焚真相录音磁带,遭恶人举报。2003年3月7日,藁城市公安局和增村镇派出所一帮恶警来到增村镇中学,对路峰的办公室、宿舍非法搜查,并再次搜查了他的家,随后强行绑架路峰,非法关押到藁城市看守所。

一到里面,路峰就被一群犯人拖到厕所,没头没脑一阵毒打(管教常唆使犯人毒打大法弟子),还假惺惺说“洗澡”,实际上是将带有冰碴的冷水狠劲往大法弟子头上、身上倒(那时刚出正月,天还冷得厉害),冰冷得人喘不过气来。并强迫路峰剃光头,伙食只有两个小馒头、水煮萝卜汤(漂着几根萝卜丝),仅有的两个小馒头还被劳动号号长(也是犯人)扣掉一个。在藁城市看守所,恶警强迫大法弟子劳动,每天拣辣椒,手被辣得裂开了好多深深的口子,鲜血直流,手、脸等常常火辣辣的,眼睛被辣得睁不开。每天长时间劳动,只有吃饭才算休息,甚至整日整夜劳动不让睡觉。被褥不让家人送,强迫交200元买看守所里面的,否则就让冻着。政保科的恶警田安国还无耻地向家人索要2000元“取保候审费”,却将路峰转交至洗脑班。这时路峰的右腿已被迫害得不听使唤,没有多少感觉,即使这样,他在被送去洗脑班的当天就凭正念走出,以后被迫流离失所。

之后恶徒以开除公职威胁,硬逼着家人寻找路峰,多次非法闯入他家搜查逼问,通过教育局、单位多次向他的爱人施压(也是教师)。自此,家中再无宁日,家人的每根神经都像崩紧的弦,家中两周多的孩子一听说“警察”都吓得直哭。

2003年8月,恶警又来搜家,非法将他的母亲武秀琴投进看守所。一周后,武秀琴被迫害得出现严重病态,恶警为逃责任将人放回。

2003年11月3日,武秀琴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2003年11月6日,大法弟子路峰、黄文江在河北省邢台地区被藁城市公安局恶警田安国等人绑架,其中私人的摩托车、手机、现金、存单、衣物、经商的饮料(十几箱)、酒、做真相资料的复印机、胶板等物品,在没有出示任何证明的情况下被非法没收。路峰、黄文江再次被关押到看守所(2001年黄文江因集体学法被抓进看守所,差点被打死)并剃光头,每天还要参加无休止的奴役劳动。路峰曾绝食10天抗议,最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恶徒软硬兼施,路峰又开始进食,后来意识到不能向恶人妥协,于26日又开始绝食,并决心抗议到底。现在二人仍在魔窟倍受折磨。

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时时刻刻遭受着迫害,到目前为止,被迫害死的有据可查的就有800多人。而大法弟子每天仍在舍生忘死,一次又一次地向人们讲真象,清除人们头脑中被灌输的谎言。他们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

这些受苦受难的法轮功学员不求名利,与世无争,他们只不过是信仰“真善忍”,只不过在做一个道德回升的好人,他们只是坚持真理,却被强加上种种罪名,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四年多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他们血与泪的控诉。而以敲诈、勒索为乐,以虐杀人性为本的江氏集团,高举着凶器残酷地打压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却逍遥法外,它们终究逃脱不了天理道义的审判和法律的严惩。正义的人们啊,请擦亮您的慧眼,别再被谎言欺骗。

在此,正告那些至今仍在迫害善良的人,善恶到头终有报,多行不义必自毙。江泽民如今已被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多种罪名告上海外多国法庭。纵观历史,无论是希特勒、斯大林还是米洛舍维其、萨达姆,这些暴君都曾不可一世,但最终都逃脱不了自食其果的悲剧下场和正义的审判。在此起彼伏的正义呼声中,江泽民还能支撑多久?邪不压正,这是不可改变的天理。停止作恶,将功补过,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吧。

恶人榜:
田安国,藁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请藁城市大法弟子全面收集恶人信息)